一隻魯魯米。

[金光]太初之道‧拾遺

2018 布可一世 無料釋出

完整載點

▲完整內文:太初之道‧拾遺

▲前文→狐狸精續‧狐狸精再續‧狐狸精又續‧狐狸精



※ ※ ※



默蒼離匆匆趕到風逍遙家時,暮春即將要結束。

他來的時間點不太湊巧,風逍遙和荻花題葉都不在家,只有玲瓏雪霏和無情葬月蹲在花圃裡,替二哥的植栽澆花除草及施肥。這四個外地人住所離杏花君家有小段距離,在靠近山邊的地方,院落裡有幾圃花卉與草藥,雖沒有大夫杏花君的藥草田那麼齊全,倒也兼具食用和實用。

盈曦本正和飛溟低著頭聊天,不想聽到腳步聲略為急切地靠近,她抬頭起來,見是借宿在杏花大夫家的青衫書生。對方面上毫無表情,呼吸卻有點兒急促。

姑...

【本宣】《太初之道》

【刊物名稱】《太初之道》
【作者】水離灕
【封面】灰夜
【刊物性質】狐狸化paro
【衍生作品】金光布袋戲
【刊物字數】1w7
【CP特註】默杏默無差、鱗魚、微軍兵
【試閱】狐狸精續‧狐狸精再續‧狐狸精又續‧狐狸精
【參場】04/29 布可一世
【預訂】無預定



極久沒上來了,被稿子/報告/拓荒追著跑的日子,還沒結束……。

[金光]旅

※豪/藥無差

※17衍生

※要當18似乎也可以

※涉及劇透慎入


=防雷頁=


「別郎,你認為,我應該出手制止嗎?」

「詩兒,冷靜。你不認為這樣很好嗎?」

岳靈休和鴆罌粟都沒有聽到他們的談話,一者是沒聽見,一者則假裝聽不見。那個當下,天下第一豪正在逼藥神喝藥。

天上白雲飄飄、腳下輕舟搖搖,岳靈休手裡的碗中湯藥卻紋絲不動,滿到快要溢出來的紫黑液體彷彿就此凝固似的。

鴆罌粟滿船躲著他,面上嫌棄之情如同湯藥即將漫出那樣的溢於言表。以岳靈休的武功要追上他輕而易舉,但他偏不,就這樣端著碗滿船亦步亦趨隨在鴆罌粟身後。


他本就愛說話,這下更是沒完沒了,...

[金光]閻王夢

※鬼途17衍生

※豪/鴆無差


=防雷頁=


01.

岳靈休醒來的時候已經是閻王鬼途覆滅之時了。

聽梟獄說,狼主聯絡了萬濟醫會所有認識的大夫過來,但凡沾到一點邊的都要攀親帶故去磨人家來救他,磨不動的就開苗疆國庫去商量車馬費,好說歹說請了不少人來討論。

據說那日苗王宮門檻幾乎要被一大群藥師大夫之流踩爛,把守門口的衛兵不夠用,還是軍師特地從鐵軍衛調了一批人過去幫忙,場面熱鬧得彷彿東瀛慶典。

不過這些岳靈休都沒那麼關心。他還記得被閻王翎刺中時想到的。

遙星旻月和休儒,宛如被一股漩渦拉扯似的離他而去,身影和記憶逐漸變得稀薄而陌生,最後閃過腦海的是、「小鴆...

[金光]葬禮

※雁俏 車

※原著背景

※承上,極為ooc


零零荒的交換文,過久沒開車產生了車禍。


正文


pivix

[金光]敬

※鬼途14衍生,劇透注意

※岳/鴆


=正文開始=


天下風雲碑認證的第一豪,實在太過抬舉他了。岳靈休站在碑下,仰面望著巍峨入雲端的石碑,那過於強大的氣勢劈面壓至,彷彿千變萬化世間裡唯一的永恆。

與他同道的還有黑白郎君,此人大概也是世間永恆之一,無論俗世如何變化,黑白郎君始終是黑白郎君。


對於身邊的人來來去去,岳靈休始終存著寬闊胸襟,卻從不掩飾失望和失落,如稚子一般坦率磊落。幽冥君以前打趣他,這樣的人,即便不習武,也是能可長命百歲的。鴆罌粟的看法截然不同,他覺得岳靈休太傻了,又傻又衝動,假若不習武,肯定會被人半路圍殺而後棄屍荒郊野外。妻子歡慈聽得笑盈盈,興致高昂地又進...

[金光]初二

※競日/蒼狼

※初二文


=以下正文=


苗疆一直是信仰虔誠的地方,尤其蒼狼的父親更是對大祭司的預言信任非常。千雪王叔曾告訴自己,他的友人說過,任何的預言都只是對未來太過準確的臆測,或者是對未來太過恰巧的分析。

年幼王儲蒼越孤鳴聽得似懂非懂,他還想多聽點--他正處在對甚麼都很好奇的年紀--然而千雪王叔抬眼看看天色,接著把他抱起來,用毛茸茸的毯子給他倆一起裹上,伸手撣掉兩人頭髮上的落雪。

『明天要帶你去見王叔,要是感冒的話,我會被王兄扒皮。』


由於父親的影響,年幼的蒼狼對大祭司和預言者抱有同等敬重。競日孤鳴恰好符合了他稚嫩心靈對預言家的所有想像。

比如說...

[金光]再續‧狐狸精

[金光]續‧狐狸精的續作(

※鱗/魚無差

※實力ooc(x


=正文開始=


小魚乾在眼前晃了兩晃,藍狐狸欲星移的眼珠也跟著轉兩轉,尾巴了甩一下,弄得蹲在他前面那個人類嘴角彎出好看微笑。以狐狸的審美觀來說當然是不明白多好看,就如同人類也不會知道每隻狐狸確切的長相一樣。

「你要是喜歡,就送你了。」人類溫和說道,「多謝你救了觴兒,這點謝禮希望你能喜歡。」

欲星移站起來向北冥封宇身後走,毛澎澎的尾巴在人類小腿上擦過,無視人類拿在手裡的小魚乾,轉而叼起一大布袋漁貨,那雙茶色的眼珠直直望著妄圖用一條魚乾打發他的人類。

繼默蒼離以狐狸精之姿被人類蠱惑化人以後,緊接著鐵驌求衣...

[金光]短篇數則

※綜合驚喜包,有車有糖有鈍刀有劇透

※各種筆力大死亡


=正文開始=


#俏雁 #原著向 #學步車

中原沒有元旦放煙花的習慣,與之比鄰的苗疆也沒有。可是羽國有。雁王同他說道。

不僅放煙花,還很盛大。羽國高地多山,一個個煙花炸在山巔之上,陰影同光一起籠罩整個山頭。

他說這些話的時候,指尖在俏如來背上抓撓。修得圓潤的指甲在白皙背脊上劃下紅痕,也不管是不是會被看到。俏如來端著他的腰一下一下頂著,雁王體內緊緻溫軟,耳畔是他的汗濕吐息和斷斷續續輕喘。

他說內戰還沒開始前,他和父王、小妹、師尊、冥醫去看過煙花。過去和未來都在那些光裡,過往逝、前日明。

俏...

金光IN養成手遊

※感謝灰夜ㄉ陪同討論


可達成結局有(一)事業結局(二)愛情結局,週目制,每過一個週目可開放供略不同年齡階段的角色。

新手教學可從以下兩人之間選一個:(A)元邪皇、(B)缺舟一帆渡。

選(A)元邪皇的話,新手關卡一個月時間都在跟他聊天喇賽和旅遊,根據原作一個月後元邪皇會死,就是結局了。他老人家喜歡清新清純又可愛無心機的乖孩子,所以通關全線可獲得「善良值」。

結局對話:「多謝你,OOO,你讓我想起很重要的人。再見了。」

(B)缺舟一帆渡,新手關卡一個月都在跟他泡茶聊天講佛法,根據原作一個月後缺舟要去阻止大智慧了,所以結局。他老人家喜歡可以跟他一起辯論大智慧正確與否的人,通關全線獲...

1 / 22

© 時間逆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