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魯魯米。

[金光]悲歌當泣

※魆妖27劇透有

=防雷頁=

風間久護的大兒子還年幼時喜歡吃甜食,特別喜歡糰子。紅的、白的、綠的三種顏色串在一起,配上一杯茶,加上一片櫻花林,就能和幼弟開心上好幾天。

這些都是風間久護講給他聽的。

那日的月光及夜色照進簷廊裡邊,將東劍道之主鍍上一層溫和銀色。

影子方自外回來,抬頭便瞧見風間久護舉著酒盞坐在廊邊。他沒有披任何衣物,左手持著酒擱在彎起的膝上,右手隨興擺放身側,深青色的髮束在腦下,原本正注視天上圓月的琥珀色眼珠轉了過來,彷彿埋藏在洞穴深處熠熠發光的寶藏。

「恩人,我回來了。」

影子俯身行禮,眼中望著地上的薄草,耳邊只聽得那人拍拍身側地板,語氣中有幾分閒散醉意,「正好,你...

[金光]大夢復醒

※魆妖26衍生,有劇透

※狷螭狂主

=正文開始=

『武丑,你醒了嗎?』

狷螭狂勉強睜開眼睛,在一片模糊中看見北冥觴的背影。鱗族太子站在他簡樸的小屋門口,光線從外面打進來,將影子拖到榻前。北冥觴從門口探頭進來,也許他的模樣很不得體,年輕太子臉上露出一個憋不住的笑意,「真稀奇,沒想到武丑也會賴床。」

「是罪者失態了。」

「本太子沒有怪罪的意思。」北冥觴見他沒有驅逐自己,便從外面走進來,熟門熟路開了窗。光像是跟著他一起進來般,灰暗的屋裡乍然亮起。狷螭狂瞇了瞇眼,從榻上下來準備漱洗。

「武丑還沒吃早飯吧?這是本太子去附近買的,上一次夢虯孫把這家包子誇得天上有地下無,但本太子覺得攤位上的姑...

[金光]師生戀+百靈油

※第一屆俏雁俏群換糧會part.4

※交換:季珣

#俏雁 #正劇背景 #R18

作曲家+節拍器(雁俏)的後續。


連結


最後一篇解禁,謝謝大家(下臺一鞠躬)

[金光]相去復幾許

※美國時間七夕賀!

※師兄弟無差,薛丁格的攻受

※原著背景


我覺得可能會被吞所以上連結保險一點

可愛死了我何德何能(大哭)

ʕ •ᴥ•ʔ:

(终于赶上了!!)

设定来自 @時間逆流 太太这篇超可爱的文!! http://kao1205.lofter.com/post/3388a7_10d94379 

p1 尾巴软软的大狐狸苍离&呼呼大睡的杏花 

附带:迷迷糊糊中被师兄压着尾巴的俏球x1 好像不小心踩到师尊的毛茸茸陷阱里了的雁球x1

p2:这个冥医杏花君好像是个不得了的人类?!

p3:超大只的健壮狐狸军长!好想被他的尾巴扫脸啊(脸大概会肿吧哈哈)


感谢太太的授权!祝大家和自...

[金光]魆妖23衍生三則

※劇透有,注意

※梗來自噗浪上朋友

※8/25新增一則「魆妖紀仙山23」


=防雷頁=


(1)北冥華


北冥觴曾經悄悄向弟弟透露,他想去陸地上遊歷。

那個時候他還年幼,北冥華也很年幼,三弟北冥縝尚是條舉槍會東倒西歪的魚苗,四弟北冥異偶爾還會尿床。

『可是皇兄,父王說,只有歷代師相能上岸遊歷。這是規矩。』

『那本太子就要打破這個規矩。』北冥觴眼神閃閃發亮,隔著一層無根水的陽光透進來,將他被水氣帶起的衣袍吹得翻飛,『欲星移不也打破陳規嗎?本太子一定也可以!』

北冥華歪著頭想了想。他還只有七八歲,不是太明白這些事情。

那時候三王之亂方結束不久,玲姬皇姑...

[金光]作曲家+節拍器

※第一屆俏雁俏群換糧會

※交換:零零荒

#雁俏 #原著背景 #R18


走這


對,這麼現代化的題目,我拿來寫了原著向。

嘖嘖。

[金光]倖存者日記

※梗來自噗浪小遊戲,背景設定是喪屍橫行的世界

※無CP傾向


=防雷頁=


第一天,萬雪夜和獨眼龍不見了。

冰劍在破屋裡撿到萬雪夜的日記本,上面的記載只到他們消失前一晚,最後一行字是「他們來了」。

晚餐是狼主從外面抓回來的,沒有受到感染的兔子。


第二天,冰劍失蹤了,和她一起不見的還有萬雪夜的日記本。狼主認為她去找萬雪夜了。

外面的情況太危險,沒有人能冒險出去找她們。

晚餐是昨晚吃剩的兔子。


第三天,出去狩獵的藏鏡人撿回來一個神蠱溫皇。

神蠱溫皇帶著許多藥物,並且轉告鳳蝶和七巧已經被咬死了的事實。

藏鏡人不讓神蠱溫皇進安全屋,他說不能確定神蠱溫皇...

[金光]一翦梅

※寫給老闆的遲到生賀

※無CP傾向

※主欲星移硯寒清師徒


=正文開始=


硯寒清從宮人手中接過那枝花時,俏如來已經離開海境了。

與花一同送到他手上的還有一個油紙包,他展開來查看,復又收進懷裡。硯寒清轉身將灶上小鍋的蓋子打開,嗅了嗅氣味,從旁邊小甕中抓出一把藥材添加進去,小鍋中的湯藥陰沉濃稠,那把乾枯藥材像失事漁船般咕嘟咕嘟沉沒進去,奇妙味道蔓延開來。

那枝花被硯寒清擱在注了清水的六角紫晶碗內,雪白色澤及暗香隱隱沖淡了充盈整個御膳房的苦澀氣味。等待熬藥的時間裡,硯寒清挽起袖子開始清理滿地狼籍,他是刻意做給方才守在外面的寶軀看,明知那寶軀是誰的眼線,但正因...

[金光]軟綿綿的

※雁/俏無差

※雙性轉注意

※沒頭沒尾注意


=防雷頁=


史精忠前所未見的震驚表情很好的娛樂了上官鴻信,以至於他直接忽略眼下詭異至極的情況。

他的好師弟眼睛瞪得極大,一張嘴張張合合,在答辯場中謙遜而銳利的口舌此刻彷彿失去作用,連串可能是質疑可能是探詢可能是驚慌的話語破碎在嘴裡,最後滾出來的只剩下無數個「你、你、你……」

「冷靜一點,師弟。」上官鴻信好整以暇拉拉棉被,胸口多出來的沉甸甸重量、腿間消失的某個部位、以及拔高些許的音調有些不習慣。他打量了下師弟,從那張變得稍小點的臉到窄小不少的肩膀,最後停在被垂落白髮蓋住的隆起胸口。

嗯,目測A罩杯。

意識到對...

1 / 18

© 時間逆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