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樹師徒粉。

金光布袋戲新刊《此去經年》印調暨既刊《太初之道》再印調查+試閱

1018更新.

統一回覆下通販的問題><

《此去經年》十一月台灣only首發,通販走同人誌中心,海外通販會等台灣這邊結束以後再行處理。

-

十月跟十一月學校忙爆,薛丁格的本子和天窗。TAG隨意上意思到就行。

前面有留言的太太我都有看到,等我忙完再慢慢回……(死亡)


■《太初之道》資訊:
    https://tandpear.weebly.com/3732920809/4433093

■《此去經年》
【作者】水離灕
【封面】灰夜
【刊物性質】現代向PARO偽考古
【刊物字數】2W餘,可能增加
【CP特註】琉璃樹師徒組,師兄弟無差
【參場】11/17 英雄風雲碑-金...

[金光]信件

(寫在前面)

前半部分是之前就發過的短篇,為了呈現完整一併搬過來。

沒有意外大概會是這次本子的試閱,大概吧,可能吧,沒窗的話,吧。


一個教授帶大小徒弟田野調查順便拯救世界的故事(X)

一個教授帶大小徒弟田野調查順便不停撞鬼的故事(O)


=防雷頁=


九界博物館裡那把墨狂是默蒼離和廢蒼生一起挖出來的,那一次同行的還有鍛神鋒以及鋒海團隊。那個時候他還在唸博士,但已經是頗有名氣的學者了,有一年夏天突然接到廢蒼生的電話,讓他立刻到鋒海一趟,有事情得借助他的力量。廢蒼生跟默蒼離雖有交情,但卻不大喜歡他,會需要借助他的力量十分罕見。

鑒於那年夏天杏花君去羽國參加...

[金光]君無戲言

※騎神鹿06衍生

※喵疆軍臣組


=防雷頁=


蒼狼對於自己的話傷到榕桂菲一事多少有所感應,但他仍然將那些放對方自由的話說出口,即使被打斷也沒有收回成命。戰兵衛、撼天闕和父母的悲劇不該重演,儘管對榕桂菲不太好意思,也無可奈何。更重要的是,他無法就這樣接受御兵韜的建言。

從前到現在,他對御兵韜的建議可以說是言聽計從。對方是墨家二師者、一手創建了鐵軍衛、從軍長到軍師,始終在他身旁輔佐。他極為信賴這個左臂右膀,自此人還是鐵驌求衣的時候開始,到他化名軍師御兵韜之後,都沒有任何理由不去相信他。

--直到他建言讓榕桂菲與自己成親為止。


「孤王有種直覺,如果答應軍師的建言...

[金光]煙雨

※慕容叔姪

※私設+OOC


=正文開始=


慕容勝雪回家那一天,天上飄著鵝毛般細細軟軟的雪花,落在階梯上化成水漬被他一腳踩過。

天劍慕蓉府又大又宏偉,白雪中屹立在山巔之處,曾經遺世獨立卻又野心勃勃,如今只剩下厚重的古樸和寧靜。他執著傘一階一階往上走,沒有使用輕功,也沒有請轎夫送自己。

寒氣越來越濃重,呼出的氣息成為裊裊白煙,浮上眼前氤氳開來,後頭是十三叔斯文挺直的身影。除了慕容寧以外,誰都不在。

那道聲音穿透雪花,好像山風一樣逕自撲面而來,「勝雪,你回來了。」

「十三叔。」

「先休息吧,一路上你也累了。」

慕容寧這個人似乎從未說過肯定句以外的話。他說的都是事...

[金光]兩個奇怪的師兄弟腦洞

※十分腦包的兩個短篇

※極端OOC 慎

※有子情節注意

※〈一〉和〈二〉毫無關聯


=防雷頁=


〈一〉

出於許多考量和綢繆,雁王和俏如來姑且達成協議,住在同一棟屋子裡。此屋位在中苗交界某山的西南處,半山腰人跡罕至、環境清幽秀麗,山腳下有個不大不小的聚落,姑且算是生活不虞。

建屋委託了風間始,但傢俱採買則苦於無人答應幫忙,兩人只得自己下山動手採買。有時會來看他們的劍無極和風逍遙偶然碰見他倆,見其相處模式後對此嘖嘖稱奇,某個面生的採蔘客更是三天兩頭跑過來,直到面生變成面熟。


譬如說,碗。

雁王吃飯那隻碗是俏如來挑選的,看著是普通白瓷碗,上頭以簡單...

[金光]行山過水

※微豪藥豪

※主罌粟/修儒

※死亡有


=正文開始=


「我又不是冥醫,你不用防範得如此嚴密。」

隨著這句輕飄飄的話落下,修儒輾磨著藥杵的手頓了頓。聽見了茶水注入杯中的聲響,他身後那個人應是倒了茶,卻不知有沒有喝。

「你也是,榕桂菲也是。一個兩個都這副模樣。」

「榕姑娘也是擔心你。」少年的聲線已經不像從前稚氣了,帶著一點成年人的沙啞,卻仍清亮明朗,「畢竟前輩是她非常重要的師父。」

「要是她在這裡,一定不會同意這句話。」

榕桂菲那姑娘,說她好臉皮薄也行、好面子也行,她能對自己的師父極盡挖苦,能明知故犯做危險的事,卻聽不得一句溫軟話。

鴆罌粟低頭看手裡的...

[金光]天劍府叔姪四則

※寧雪

※叔姪過往編造有


=正文開始=


●糖

慕容勝雪從小討厭吃糖。

倒也不是慕容煙雨教育方式太過嚴格,只是少府主就是討厭吃糖。李子糖、麥芽糖、花生糖,一概不吃,見別人家的孩子快快樂樂舉著糖葫蘆,吃的滿嘴都是,小臉上總帶著輕蔑。

「可是少府主更小的時候明明很喜歡吃糖。」負責照料他的侍女說道,「十三爺出去外面,總是帶好多糖回來給少府主,從粗糙的花生糖,到精緻的糖雕都有。怎麼突然就不喜歡了呢。」

偶然路過花園,聽見這句話的慕容寧露出微笑,晃了晃手上的扇子,那時候還不是鐵扇。


『寧叔,還有糖嗎?』

『有,但不能吃太多。』

『為什麼?為什麼不能吃太多?這是誰的規...

[金光]一輛無照駕駛的寧雪車

如題。


※寧雪親叔姪開車 慎入

※ooc


車的連結

[金光]早餐

※現代趴囉

※甜膩膩師兄弟 無差


=防雷頁=


上官鴻信很擅於挑撥離間,這是個沒人能否認的本事。他甚至作這事的時候比平時還要誠懇,字字句句都帶著真心似的。也許正是因為這樣,與平時的他有差別,史精忠打從認識以後就很少被騙。某些地方能夠物理性的體現上官鴻信這特質,比如說作早餐。

熬夜做完翻譯的史精忠抱著昨天夾娃娃夾到的巨大憤怒鳥抱枕,黑眼圈窩在沙發上,聽上官鴻信在廚房裡用鍋碗瓢盆發出聲音。

端上來的早餐盛在繪有紅色小花圖案的餐盤上。

漂亮完整的太陽蛋、捲成玫瑰狀的煎培根被青花菜簇擁著、切片番茄上撒著碎起司和黑胡椒、還有一球用薄荷葉點綴的香草冰淇淋。

史精忠一眼就看出來了,這...

[金光]齊神籙01衍生

※關懷空巢老人你我有責


=防雷頁=


千雪孤鳴拜訪還珠樓的當下恰逢午時,他聽御兵韜說了鳳蝶和劍無極一起離開的事,很是擔心神蠱溫皇,他怕他把自己給餓死了。

畢竟鳳蝶自幼就在他身邊服侍,這孩子心靈手巧,擅煮飯洗衣灑掃不說,園藝和木工也熟能生巧,交際往來和管帳支出一手包辦,完美的挑不出缺點。

正因為鳳蝶這麼能幹,溫皇才能過著像是爛泥一樣的滋潤日子,千雪想像了下溫皇一個人生活的模樣,不知不覺加快了腳下的步伐。

以前競日孤鳴還在的時候,給他說過一個懶惰鬼的故事。

某氏生性懶散,總是如磐石般閒臥榻上,有一天某氏妻子因急事必須回娘家,便做了個大圓餅套在某氏脖子邊,心想丈夫應...

1 2 3 4 5
© 時間逆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