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逆流

一隻魯魯米。

[金光]跟內褲沒有關係

※下戲俏雁


一天二肉陪你度過悲傷的藍色星期一(大練瘋話)


看完老闆這篇漫畫之後對拉燈感到悲傷,所以腦補了過程。

車走這


回頭發現400粉,真是嚇壞了。何德何能。

總之謝大家愛護。

就以這篇充當個400粉賀吧;)


[金光]廚師+內褲不見了

※第一屆俏雁俏群換糧會

※交換:小老闆

#雁俏 #現代架空 #R18


車走此

[金光]長夜半生

※原著背景

※角色死亡有,注意

※OOC的不忍直視

※師兄弟無差


=正文開始=


雁王聽聞武林近期出現一魔頭的時候,他已在尚賢宮裡休養了近半年,外邊的蒸騰夏暑被鵝毛般薄雪掩去,從天上簌簌落下的極寒凍氣對他剛痊癒的身體十分不利。

九算第五的凰后也死去之後,這座尚賢宮便真正人去樓空了。薄雪覆蓋的石道隱約可見乾枯蘚苔及地衣,蜿蜒頑強地霸佔了整座地宮。他披著保暖外氅走過鋪石道路,玄黑下擺在地上撕出條筆直而一無回頭的痕跡。

約莫半年前,雁王險些就死了。大抵他那師弟成長得實在太快,每失去一個朋友、每失敗一次,他就越來越像策天鳳,也越來越看清當年他與策天鳳所看清的事情。策...

[金光]魆妖17衍生

※內文無劇透

※但後記有劇透,注意

※鱗/魚無差


=正文開始=


數顆碩大的夜明珠在牆上發著亮,欲星移不聲不響走進來,探手將一碗甜湯放到北冥封宇案上,後者抬頭看他,略顯疲憊的臉上露出笑容,「師相。」

「王,辛苦了。」欲星移手上的水色玉如意在夜明珠照耀下顯得溫潤無比,倒似眼前人的神色。

海境鱗王端起那只八角水晶碗喝了一口,見對方表情,忍不住開口,「師相有煩心事?」

「沒有比王的煩心事多。」

北冥封宇轉眼去看案上處理不完的奏章,睜眼說瞎話道,「這些還稱不上煩心。」

「臣的事情也稱不上煩心。」欲星移又不瞎。只是他這麼說的時候,眼裡那些細微的情緒也散了去。

時已近...

[金光]

※雁/俏無差

※下戲趴囉


=防雷頁=


01.

史精忠第一次見到上官鴻信,約莫是在劍影魔蹤快要完結的時候。

那時默蒼離準備要下戲了,史精忠正和對方聊著往後的方向,突然想起劇內戰五渣的默蒼離,其實還兼任劇組的武術指導這回事。

「不知道之後會是誰來擔任這個位置。」史精忠原本只是隨口提起罷了,畢竟他對人事沒什麼決定權。

誰知默蒼離一如劇中那樣無所不知,「明天,你就會看到了。」

隔日,史精忠真的看到對方了。當時他對新來的武術指導愣了好半天,終於懂了昨日默蒼離去卸妝之前那個意味不明的淺笑。但也不只他,劇組的人都對著新的武術指導發愣,包...

[金光]無題五之三號

※現代趴囉

※師兄弟帶孩子,完

前一集


=防雷頁=


理所當然並且毫無商量餘地的,既然上官鴻信煮了飯,史精忠的任務就是洗碗。

理論上是隔壁屋的屋主默蒼離端著IPAD坐在沙發上,四個孩子圍著他看遊戲畫面,那個專注認真的模樣,還真有幾分自家師兄對付論文的影子;上官霓裳和冥醫正有說有笑切著水果,史精忠一面洗碗一面看著他倆手底下不停跑出來的星形楊桃、蘋果兔、雕花鳳梨、芒果盅、奇異果與火龍果拼盤等等,覺得上官鴻信的妹妹著實深不可測。

他不喜歡議論是非八卦,不過他們的確該是情敵吧。

「你太天真了。」上官鴻信拿過他洗好的碗擦乾晾著,隨口堵了一句回去,但就此毫無下文了。

史精忠沒惱他...

[金光]

※魆妖16衍生但並無劇透

※羽國捏造

※ONLY大雁


=防雷頁=


人未至氣息先至,上官鴻信一把將掌心裡的血抹在玄黑衣袍上,艷紅鮮血瞬間沒入黑夜般融進布料中。而後角落裡便轉出後頭跟著女侍的霓裳公主。

那年羽國梅花開得正茂,霓裳公主娉婷的身姿在紛飛梅花瓣中顯款款而來。

他的小妹抬眼將練武場整個打量過,又看了看兄長,眼裡浮出無奈,「皇兄,你是不是受傷了?」

「……沒有啊。」上官鴻信負著手面不改色撒謊,在他的旁邊,刀槍劍戟棍棒錘等兵器在架上排成一列。

霓裳公主靠近他,伸手從兄長背後的手裡接過雙叉。缺口甚多的雙叉刃明顯可見經常使用的痕跡,以及握柄上刺目得讓上官鴻信略感羞窘的血...

[金光]無題不知道幾號了

隨筆的師兄弟無差,斜線不代表攻受。

極度草稿流

ooc注意


=防雷線=


●布翁下戲雁/布翁下戲俏


紊劫刀和北冥封宇已經站在那邊無語問蒼天兩分鐘了,關鍵時刻該出現的斷雲石還無影無蹤。

下場戲才輪到他的俏如來奉導演之命轉往假山後面,看見一臉猶豫站在那裡的雁王,斷雲石在他身邊轉啊轉,悠哉的令人髮指。

「導演要我來看一下,你碰到什麼困難嗎?」

「俏如來……」雁王見到他後,皺在一起的眉頭紓緩開,「我沒有辦法用斷雲石打人,不能讓後製用3D特效做嗎?」

「這是為求逼真。」俏如來嘆了口氣,「畢竟凰后不在這邊,組裡能操縱斷雲石的只有你。」

和戲裡那個顧人怨雁王不同,下...

[金光]不知年

※原作向背景改寫/系列作最後一篇

※前作:「和平」

 

 

=正文開始=

1.

某年的夏季,十傑學生們又在尚賢宮重聚。

那日下了雨,少年俏如來外面走進屋裡時渾身泛著雨水的氣味,他伸手將那枝凋謝晚了的梨花插進石桌上瓷瓶裡,梨花上如珍珠般滴落漣漣雨水,引得一整桌埋頭寫策論的同門抬頭看他。

「你這是去哪裡淋了這一身濕?」上官鴻信看他渾身水氣,連桌子也因為伸手過來的關係而滴了一路雨水,有些意外地開口。

墨雪不沾衣從懷裡抽出帕子擦拭桌上的水,朝還沒回答上官鴻信的俏如來說了句「先換身衣服吧。」

鉅子的小徒弟點點頭,旁邊離門最近的硯寒清站起來,脫下自己的外袍給他。俏如...

[金光]夢虯孫!你堂哥帶零食來了!


於是,這是個祭品兌現無料。

完整無料PDF下載在此

百度不讓我進去了,所以這是GOOGLE地址。


#魆妖紀14衍生

#海境眾魚+鉅子+鳥

#下戲PARO


=正文開始=


夢虯孫才打開休息室,便被眼前疊得山一樣高的點心零食給嚇到了。用奧步早早下戲的欲星移站在裡面,正和早些回來的硯寒清說話,手裡還拎著知名蛋糕店的紙盒。

「臭墨魚,你吃壞肚子嗎?怎麼這麼多吃的!」

「你回來啦。」欲星移似是沒聽見他稱謂般泰然自若打招呼,將蛋糕禮盒放到已經沒什麼空位的矮桌上,懸著一半體積在外的蛋糕看起來十分危險,「這陣子辛苦了,這些是慰勞品。」

「這麼多,你想撐死我嗎!」

「欸,...

1 / 17

© 時間逆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