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魯魯米。

[金光]有這種官方還要什麼我

※標題說的是我

※CP大混雜就不特別標CP了

※\期中考摸魚/\準備大爆炸/


連結


有沒有人能告訴我這篇又敏感了啥:)


[金光]立冬

※俏雁

※立冬文


連結


起因是朋友說有些鳥夜盲,我就掛著遊戲大半夜寫了這個東西。

可見正確的時間、正確的地點、正確的氣氛(比如清完日常之後)還是很重要的。

[金光]魆妖31衍生

※劇透有

※含兔/獅注意


=防雷頁=


一、

未珊瑚帶著夢虯孫到海境縱橫家的根據地,那裡不比皇城輝煌、不比鰭鱗會破舊,只像個普通住所。她把夢虯孫放在屋子裡,自己去開機關。

夢虯孫剛才喝了太多茶想上廁所,找廁所的時候繞進一間芳香滿盈的房,裡面充盈胭脂水粉香氣及紙墨筆硯。

夢虯孫本想退出,結果在案上瞥見了幾個大字。秀麗端正的字跡用正楷寫在開頭,上書《海中紀》,後面還有數十行墨跡。

夢虯孫看了幾眼,越看越不對。他自然不喜欲星移,而後也不喜王城,但這描寫分明暗示著當今鱗王對欲星移的寵信是別有隱情……海境黑暗的英雄看得面紅耳赤。

身後傳來腳步聲,他一回頭,未珊瑚嫋嫋婷婷站在...

睡前打開嚇到,感謝厚愛。似乎應該開個點文?雖然不知道什麼時候會還債(一屁股都是債)就是了#巴掌

首則回應點文,首則沒有點的話就下則,我不寫的CP或寫不來的也下則(毆),以此類推WWW

請給我CP/tag描述
EX:琉璃樹師兄弟/在廚房裡削蘋果結果劃傷手(?)
期限到本週日。

不太會說好聽話,總之謝謝厚愛。

黑人問號.jpg

一早打開發現好幾篇文章被鎖,看了半天沒發現敏感詞,是在整我嗎WWWWWW
可以更專心沉迷遊戲了(不對吧)

[金光]魆妖30衍生4.5則

※劇透有,注意

※多人


=防雷頁=


一、海境

修儒把乾糧和水從包裡拿出來,千雪正在觀察地上那個泥濘的怪腳印,他總覺得形狀很似他那理論上不該出現在海境邊的兄弟,而俏如來一個人躲在旁邊,偷偷摸摸不知道做什麼。

將午餐擺好的修儒裝作沒看見俏如來趁他轉身,從包裡偷了一塊餅;千雪故意走的遠了一點,裝作沒看見白髮青年手上捧著的東西。

那是一隻半乾半濕的紅色鳥兒。出現在海境又是紅色的鳥,這個組合讓千雪和修儒都頗為感冒,不過既然對方理論上最大的對頭就在這裡,且並未發作,他倆也不好說什麼。

就由著俏如來每天自以為偷偷摸摸的養那隻鳥。也不知道他整日把人家悶在袖子裡,鳥會不會憋掉幾...

[金光]戰歌當起

※網/空無差

※原著背景


=正文開始=


網中人為戮世摩羅那一跪毀去了他和黑白郎君多年宿怨,也許日後多年他會後悔、也許當人族的戮世摩羅終究不敵老死時他會後悔,有千萬個也許網中人會後悔彼時彼刻那一跪,然而為了保下戮世摩羅,彼時彼刻的心情絕無悔意。

戮世摩羅很有一些小聰明,那是直來直往、大恨大愛的魔世人所不熟悉的細心和狡詐。比如有一次小子問道,『你們知道,為什麼修羅國度是三尊嗎?』

那時三尊及網中人還不服他,若非裝做沒聽見便是噤口不言,只有殺生鬼言叨叨絮絮拍著馬屁,說了些那是為了要襯托帝尊雄壯威武雄才大略雄赳赳氣昂昂等等的噁心話,那端他滔滔不絕拍馬屁,這端熾閻天拉住曼邪音的勾魂...

[金光]中秋節又吃肉

※2017中秋節賀文

※室友系列,OOC

※雁俏無差


=正文開始=


中秋節燒肉店的位置不提前一個月訂,根本就不會有位置。

蒼狼端著冰沙,喚來侍者請他再上五盤梅花肉,他對面的上官鴻信離開座位去拿飲料,旁邊的史精忠在滑手機一一回覆今年還是聚不到一起的史家人。

據說史艷文和羅碧帶憶無心去度假了,因為小空本來就鮮少回家過節,史存孝則是找了個打工陪老闆去魔世出差,而史精忠被課業和研究折磨得不成人型,偶爾蒼狼半夜出來上廁所,還會看到他在沙發上跟上官鴻信毫無形象的睡姿。通常他會走過去看看,幫他們兩個蓋毯子,隔天早上再起個大早看那條毯子最後是誰搶贏。

「北冥觴還沒來嗎?」...

[金光]楓紅時

※2017教師節短賀文

※琉璃樹師徒(有死人,注意)


=正文開始=


冥醫把落葉都掃在一起,烤了地瓜來吃。剛拿出來的地瓜鬆軟燙熱,他把地瓜從左手拋到右手,如此來回三四次,這才將地瓜剝開。軟綿綿的還有點甜,味道很不錯。他吃掉半個,剩下半個收進袖袍裡,往草屋方向走去。蕭蕭落葉在他身後紛飛撩亂,模糊了彼端的小徑。

他進屋正好看見默蒼離手上的書掉下來,顧不得袖袍中發著熱的半個地瓜,冥醫一個箭步上去,險險撈過落下的書。一抬眼,那人靠在椅背上,也許是方才闔上的眼又徐徐睜開,眼睫在光線照射下於眼底投出一片輕輕的陰影。

「你要睡覺就去裡面睡好不好啊,為什麼要在這裡睡,是有睡比較香喔?」...

[金光]魆妖紀28搶先看衍生

不對週三劇情負任何責任,一切都是我的妄想。

直到邊寫邊滴眼淚,才明白過來到底多希望看到這一幕。


=防雷頁=


未珊瑚入獄之前將視線上抬,無根水瀲灩的波光裡盪著大殿中的肅穆之音。她彎著嘴角輕哂,才跟著守衛向前走路黑暗中。

俏如來、狼主與修儒已經相偕離去,雨相逃逸無蹤,關外平定,夢虯孫、蜃虹蜺及北冥皇淵還在等候發落,昔蒼白的狀況也需要處理。但是這些,都還可以稍微緩一緩。


北冥封宇站在大殿外,無根水的波光照在他臉上,眼下發青的鱗族之王遙望皇陵位置發愣。北冥華早已下葬,北冥異自我禁閉關在宮裡等候判決,北冥縝與硯寒清還在忙著處理其他紛亂雜沓的事情。

他站在那裡,身旁響起腳步...

1 / 19

© 時間逆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