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魯魯米。

[金光]吃午飯

※前短後長,因為前面是吃飯時候的摸魚

※現代趴囉歡樂向

※年操私設注意





=防雷頁=



‧西劍流

衣川紫做了一鍋蜂蜜蘋果咖哩,裡面有蘋果、馬鈴薯、紅蘿蔔、洋蔥、豬里肌肉,她在切豬肉的時候劍無極和史存孝總是跑進廚房玩,衣川紫只好讓抱著月曆排休的神田來拎他們出去。

赤羽和宮本老師出去了,去天宮伊織與凰后的聯合簽書會幫忙。

鬼夜丸去暑期輔導了,衣川紫的咖哩沒做很多,一小鍋四人吃得精光。

煮咖哩的蘋果還有剩,神田端著髒鍋碗鑽進廚房,留紫在客廳盯孩子們寫暑假作業。劍無極字醜但寫得飛快,寫完便彎著頭指點史存孝,不過對方不領情。紫拿起劍無極的作業檢視,揪著孩子的小馬尾回來,逼他正視錯誤百出的作業簿。

沒多久,神田端著盤子出來,上面是切成蘋果兔的蘋果。

史存孝小朋友嚴肅認真的寫完作業,又問衣川紫能不能借他盒子。

「是可以,但你要做什麼?」

「我想拿蘋果回家給爸爸、叔叔、大哥、二哥還有無心吃。」


‧魔世

曼邪音出門去了,她受邀在長琴無燄的演奏會上演出,熾閻天送她出門去參加合作商討,帝鬼回魔世去和應龍師開會。蕩神滅一邊切蒜頭,一邊回答史仗義關於「其他人去哪了」的問題。

小史仗義又問道「那網中人呢?」

「去不歸路了。」

「去幹嘛?」

「跟黑白郎君打架。」蕩神滅用奶油在鍋底擦了一圈,牛排放下去滋滋響,香氣霎時間撲面而來,「小鬼,你牛排要幾分熟?」

「八分熟。那他什麼時候回來?」

「架打完了就回來了。」蕩神滅控制著熟度,手朝小鬼伸去,「拿你要的鹽巴給我。」

史仗義從門邊搬來小椅子,踩上去拿放在櫃子最上層的岩鹽。旁邊的玫瑰鹽是曼邪音的、海鹽是熾閻天和帝鬼的,蕩神滅喜歡原味,他喜歡岩鹽。

旁邊的小鍋子裡是水煮花椰菜,小史仗義匡匡噹噹翻出盤子和碗,還有胡麻醬,與蕩神滅合作無間地將午餐盛裝好端進客廳。

「我回去之前,網中人會回來嗎?」嚼著牛排的史仗義又問道。

蕩神滅要被煩死,「我怎麼會知道。你很急著找他嗎?」

「他欠我一場勝負。」史家二兒子用叉子叉起淋著胡麻醬的花椰菜,「我現在是一勝一敗,三戰兩勝,輸的要請吃冰淇淋。」

魔世的人崇尚強者,史仗義在遊戲上各贏了這間屋子裡所有人一輪,於是獲得了不被當作小孩子的尊重。顯然他還想更得寸進尺。

但這也是他和網中人的事了。蕩神滅把午餐吃完,又電話交代了工作上的事,回頭看見小史仗義正把他沒吃完的牛排用保溫盒裝起來。

「我要帶回去給小弟吃。」他是這麼說的。


‧琉璃樹

博物館的吸音地毯有效接住落地的筆,史精忠彎腰撿起筆,湊到玻璃前面看仔細說明,但他還很矮,看不見。上官鴻信見他如此,便把自己的筆記本斜給他看。上面記著玻璃櫃中銅鏡的來歷。

史精忠快速抄下,然後抬手對他比了個OK的手勢。默蒼離站在他倆身後,等他們逛完整間展覽室,也早就過了午餐時間。

萬幸冥醫不在這裡,否則大概又要念他小孩子吃飯要準時了。默蒼離帶著孩子們走進人潮已散的餐廳,侍者來點菜的時候,那兩個孩子還興致勃勃討論著研究作業的事情。

「從始朝歷史開始寫好不好?這樣就可以把全部的東西都寫進去了。」小史精忠在本子上劃出一條線,又拉出好幾條線標明他們在展覽室裡見到的各種文物。

「始朝資料還不齊全,從盛朝開始吧。放棄一些也沒關係,這樣主題才會集中。」小上官鴻信把他的線砍斷,又補了幾個史精忠沒見過的文物上去。那是他和默蒼離上一次來的時候展出的文物。

侍者忍不住去看那兩個還在念小學的孩子。

「兩份兒童餐,一個要素食的。再一份清蒸魚套餐。」默蒼離對侍者說道。

「老師!你覺得哪個比較好?」史精忠在侍者離開後問他,「始朝還是盛朝?」

「這種小事自己決定,不要來拿問我。」

默蒼離拿出IPAD,冥醫傳來的「記得準時吃飯」那條訊息已讀很久了,他現在才慢悠悠傳了條「吃了」回去。

也許吃飯習慣是會傳染的。默蒼離慢條斯理挑著魚刺,看史精忠給上官鴻信剝蝦殼,上官鴻信給他剝毛豆,不是很能理解小孩子的邏輯。

他們倆最後討論的結果是以始朝的神話故事當引言,主要論述集中在盛朝上面,這樣兩個人都滿意了。

侍者來送菜的時候兩個孩子正好敲定方案,把他唬得一愣一愣。

兩個孩子替對方剝完蝦殼和毛豆殼,又將一半的蝦子與毛豆放進默蒼離面前的小碟子裡。後者從魚身上抬眼看他們,倆孩子嘿嘿笑。

冥醫在博物館要關門的時候來接他們,劈頭就念了默蒼離一定沒有好好讓他們準食吃飯。

「你沒看到。」

「我不需要看也知道好不好!」

「所以你沒有證據。」默蒼離悠悠哉哉坐進副駕駛座,冥醫翻了個白眼。上官鴻信和史精忠抱著小書包進去後座。

於是他們回家了。




评论(15)
热度(77)

© 時間逆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