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魯魯米。

[金光]夢虯孫!你堂哥帶零食來了!


於是,這是個祭品兌現無料。

完整無料PDF下載在此

百度不讓我進去了,所以這是GOOGLE地址。


#魆妖紀14衍生

#海境眾魚+鉅子+鳥

#下戲PARO



=正文開始=



夢虯孫才打開休息室,便被眼前疊得山一樣高的點心零食給嚇到了。用奧步早早下戲的欲星移站在裡面,正和早些回來的硯寒清說話,手裡還拎著知名蛋糕店的紙盒。

「臭墨魚,你吃壞肚子嗎?怎麼這麼多吃的!」

「你回來啦。」欲星移似是沒聽見他稱謂般泰然自若打招呼,將蛋糕禮盒放到已經沒什麼空位的矮桌上,懸著一半體積在外的蛋糕看起來十分危險,「這陣子辛苦了,這些是慰勞品。」

「這麼多,你想撐死我嗎!」

「欸,一陣子不見,你胃口變得真小。如果不要,我就帶走囉?」

「等下!」眼看臭墨魚真的動手欲拿,夢虯孫連忙阻止,「給我的東西豈有再收回去的道理,禮物和心意收到了,你可以去見王了。」

欲星移頓了下,連連搖頭道:「這樣都能不被相信,我真是做人失敗。」

語罷他便離開了,硯寒清和夢虯孫一起目送欲星移的藍襯衫消失在門外。

「如果沒事,我也要離開了。」硯寒清道,「導演說要再加我的戲份,我要去抗議。」

「哦,祝你成功。」夢虯孫從零食山裡拎出芝麻蛋捲遞給他,「拿去,給你賄賂導演。」

「多謝。」硯寒清提著蛋捲,為了他悠閒的生活出征去了。

夢虯孫瞪著他再怎麼會吃都吃不完的點心,看了半晌,眼角忽然瞥見門外一道白色身影走過,立即邁步出去拉住對方,「俏如來,來幫我。」

豈料被拉住的白衣白髮青年抬眼看著他,眼神不帶什麼感情,「你確定要我幫你?」

「看到鬼!」夢虯孫倒退一步,鬆開那人袖子,「雁王!你又幫俏如來代班喔!」

「他睡過頭了,導演叫我先幫他上戲。」化著俏如來妝的上官鴻信頂著一頭白毛、穿著一身白衣,看起來……就是個俏如來。

「那你幫我帶這些回去給他。」還頂著道具角的夢虯孫走回休息室,揀了包五香口味的家庭號乖乖,塞進對方手裡。

消失了一包乖乖和一盒蛋捲,桌上的零食山看起來也沒有變得更少。

他抱著胸想了下,決定不能就這麼輸給這座山。


八紘穌浥正和昔蒼白對台詞,紊劫刀抱著兩罐可樂在旁邊喝。「加油啊,宗酋、蒼白老小!」他的戲分已經結束了,這會兒正在提前自己給自己慶祝。

「你不要在旁邊干擾我們,就比這聲加油來得有用多了。」昔蒼白年輕,看他那副輕鬆模樣就氣不打一處來。因為八紘穌浥龜毛,他們對這段台詞已經對了不下十次。其中七次是被紊劫刀打斷的。

「蒼白,不要分心。」然而八紘穌浥並沒有放過他。

當夢虯孫帶著夾心酥出現,並往他們手裡各塞一盒的時候,在場三人都有點怔愣。

「欲星移買太多了,我吃不完。」那個往他們手裡塞食物的青年嘴中還叼著一根巧克力捲心酥,見三人愣住的模樣,喀擦一聲咬斷餅乾,「怎樣?我不能來?入戲太深喔?」

八紘穌浥率先回過神,將夾心酥收進隨身背包裡。他拿到的是花生口味,「沒,沒有。只是你出現的太突然了。」

「我不喜歡酸的。」昔蒼白對粉紅色盒子皺眉。所以夢虯孫拿椰子味的和他換草莓回來。

「對了,刀叔。」

「是刀兄!」紊劫刀瞪著他,卻因為手裡拿滿了東西而無法巴他腦袋。

「都可以啦,」夢虯孫又往他手裡多塞一盒布丁泡芙,「這個幫我給玲姬。對了,順便說一聲,你還活著真是太好了。」

「我呔!你才是入戲太深吧!」


可能真是入戲太深吧。

夢虯孫叼著他的捲心酥繼續往前走,看見和狷螭狂站在一起的雁王、不對,他才剛剛看過雁王,所以這是──「俏如來!」

黑衣黑髮的人轉頭,臉上妝還沒有卸掉,那張陰狠的臉朝他露出俏如來招牌性的、堪稱溫和的微笑,「夢虯孫,你來了。」

「嘶──看到鬼!」夢虯孫看見狷螭狂和他同時抖落一身雞皮疙瘩,「你快點去卸妝,這張臉笑起來有夠可怕。」

「不急,還有些地方需和狷螭狂討論。」頂著雁王妝的俏如來溫聲說道,「倒是你過來這邊,莫非有要事?」

「喔對。」夢虯孫說著打開自己的斜背包,從裡頭抓出一大包家庭號洋芋片遞過去,「欲星移拿來太多東西,我吃不完,你們幫我吃。」

狷螭狂默默接過那包寫著苗疆烤肉口味的特大包洋芋片,眼角瞥到旁邊俏如來接過一大瓶鮮奶牛奶糖。用巨大奶瓶裝起來的鮮奶牛奶糖,包裝上還畫著可愛的乳牛及牛鈴。

「如何,很像雪山銀燕吧。」

「……俏如來會如實轉告銀燕。」

「俏如來,」狷螭狂終於忍不住出聲,「你還是去卸妝吧。」

這樣的俏如來太具衝擊性了。他從剛才就想講,但一直找不到合適時間提出,多虧了夢虯孫的插嘴才找到適切時機。

「好吧。」今早睡過頭的人輕輕嘆了口氣,「師兄的臉被嫌成這樣,我多少心裡有數。」

「看到鬼,你們長的相有八成相似,化妝之後根本沒有差別。」夢虯孫毫不客氣吐槽他,「他的臉就是你的臉。」

雁王妝的俏如來略顯憂傷地抱著奶瓶走掉了。


狷螭狂等他走遠,直到看不見黑衣黑髮的身影,才轉過去看夢虯孫。

「你應該不是只為了拿零食給罪者吧。」

「靠夭、你是入戲太深喔!幹嘛要自稱罪者!」

「你不也入戲很深。」狷螭狂拆開塑膠袋。

油炸洋芋片和烤肉香料的味道一下子在空氣裡擴散開,他將袋子湊到夢虯孫面前,後者毫不客氣抓了一把往嘴裡塞,喀擦喀擦嚼起來。

「說的也是。」頂著道具角的青年嚼著洋芋片,難為說話還能口齒清晰,「拍了這幾場之後就覺得,那些事情只是演戲,真是太好了。」

一下戲就能看見活跳跳的欲星移和刀叔、不管向俏如來或雁王遞出零食都能獲得友善回應、玲姬阿姨和他老母四姊妹都活著、八爪和蒼白也沒有陷害與背叛。

「罪者看法與你相同。」狷螭狂見手裡的家庭號洋芋片以光速消失,隱晦地笑了笑,「只是演戲而已,真的是太好了。」


全文完


感覺很久沒來,都在忙布翁的事情,累積的留言待我處理完搬家跟本子事宜再慢慢回覆><

评论(10)
热度(47)

© 時間逆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