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魯魯米。

[金光]無題不知道幾號了


隨筆的師兄弟無差,斜線不代表攻受。

極度草稿流

ooc注意



=防雷線=



●布翁下戲雁/布翁下戲俏


紊劫刀和北冥封宇已經站在那邊無語問蒼天兩分鐘了,關鍵時刻該出現的斷雲石還無影無蹤。

下場戲才輪到他的俏如來奉導演之命轉往假山後面,看見一臉猶豫站在那裡的雁王,斷雲石在他身邊轉啊轉,悠哉的令人髮指。

「導演要我來看一下,你碰到什麼困難嗎?」

「俏如來……」雁王見到他後,皺在一起的眉頭紓緩開,「我沒有辦法用斷雲石打人,不能讓後製用3D特效做嗎?」

「這是為求逼真。」俏如來嘆了口氣,「畢竟凰后不在這邊,組裡能操縱斷雲石的只有你。」

和戲裡那個顧人怨雁王不同,下戲的雁王是會在奇怪地方有所堅持的人。俏如來看他固執的不放斷雲石出去打人,腦袋裡冒出個點子。

「這樣吧,你先把斷雲石對準盜俠,我來想辦法。」

雁王不明所以,姑且還是照他的話做了。

俏如來一把搭上雁王的肩膀,將嘴唇湊到對方耳邊,模仿他在劇中那顧人怨的語氣--反正他們長得像,聲音也挺像--低聲說道「你冰在冰箱裡要留給師尊的蛋糕,我吃掉了。」

假山外傳來紊劫刀毫無防備的慘叫,聲音之悽慘淒厲,連坐在旁邊嗑布丁的夢虯孫都不忍心地閉上眼。

「俏如來!」

「我開玩笑的。」俏如來見他臉上泛怒,笑得跟劇中一樣溫文儒雅,搭在對方肩上的手順著動作環住雁王肩膀,「師尊早吃掉了。看,這不是很成功的完成了嗎?」

紊劫刀的劇情之後,輪到夢虯孫上場了。

全程旁觀的夢虯孫看著俏如來將人從假山後面帶出來,嚥下嘴裡的布丁。後來那場他率領鰭鱗會對俏如來趕盡殺絕的戲,演技精湛出了個新高度。



●室友系列雁/俏


上官鴻信趁著史精忠離開座位去乘飲料的機會,將自己鍋裡的茼蒿、高麗菜、金針菇、小白菜全撈進師弟碗裡。

北冥觴坐在他對面,叼著一塊雞肉,對這舉動充滿疑惑。

那些菜葉類全進了史精忠鍋子後,上官鴻信的鍋子裡已經不剩下什麼了。

但他很有技巧,留了兩片沒有撕開的菜葉蓋住鍋子,而往師弟鍋裡扔的那些則是全往鍋底藏。

比起這舉動,蒼狼一邊偷沾上官鴻信的醬料,一邊想著把筷子伸進人家鍋裡真是不衛生。

然後他就被上官鴻信的調了太多辣油的醬料給殘害了。

「咳、咳咳咳--!」

「你還好嗎?」

北冥觴被他嚇了一跳,連忙遞飲料過去。上官鴻信姿勢端正地喝了一口水,對蒼狼投以「太愚蠢了」的憐憫眼神。

史精忠端著兌水橘子汁回來的時候,恰好撞上師兄與蒼狼隔著火鍋互瞪的畫面。「他們怎麼了?」他重回座位,對鍋子裡的異樣皺了下眉。

北冥觴聳肩,「沾錯醬料了。」

「哦。」

史精忠沒說什麼,將筷子伸進鍋裡繼續夾菜吃。


上官鴻信離開座位的時候北冥觴跟他一起去了,兩個人站在醬料區面對蔥花和沙茶醬。然後他終於明瞭了上官鴻信和史精忠短暫搬出去同居那段時間裡,前者遭受的非人對待。

「看不出來,他有那麼喜歡吃火鍋。」史精忠向來性情溫和,似乎也沒什麼執著。

上官鴻信對此存疑,他想起連吃了一個月的火鍋,以及若不是他每晚熬夜整理資料,也許還得吃第二個月的慘劇。


一直到回座位區,然後又吃完結帳,北冥觴才終於知道突兀感是什麼了。

「我是說,上官鴻信就這樣順著史精忠吃了一個月的火鍋嗎?看不出來他的愛這麼深。」

他對同在後座的蒼狼說道。

友人朝後視鏡看了眼,確定史精忠在開車,上官鴻信在和他拌嘴,然後才低聲說出事實。

「因為,他的卡被史精忠沒收了。」

「……喔。」



●室友系列雁/俏


很難想像史精忠這樣看起來誠懇溫善的人,會做出這種事情。

史仗義端著曼邪音的黑森林蛋糕和網中人的檸檬薄荷冰飲站在花牆邊,看著他壓根沒打算過去打聲招呼的大哥正襟危坐,手上叉子把面前奶油蛋糕上的那層奶油仔細刮起來,全都塗在對面上官鴻信的蛋糕邊。

蕩神滅將帝鬼、熾閻天及自己的餐點端回去,沒見到臭小子回來,扭頭就見史仗義正看著窗邊的情侶座位區。他走過去正想逮人,不其然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便也同樣看見了史家長子和……不認識的人。

「你在看你大哥和他男朋友嗎?」

「嗯……在你這麼說之前,我還不是認真這麼想呢。」史家二子將尾音戲劇性地轉了兩圈,「牛頭尊你看看,我那個人模狗樣的大哥竟然在做這種卑劣的事情~啊~真是世風日下啊~」

「我沒看出什麼問題。」

「轉一百二十度回去看曼邪音,你就知道了。」

他當真轉頭回去看在座位區的曼邪音。她點了個黑森林蛋糕,正將巧克力碎屑下的奶油全部刮除,抹到不在位置上的蕩神滅的咖啡蛋糕上。「……!?」等等,那是他的蛋糕嗎!比起減肥,竟然寧願拖人一起胖,太險惡了!

蕩神滅立刻飛奔回去,還順手把觀察著大哥與大哥男朋友的小空抓回去。


那廂上官鴻信若無其事把整坨奶油玫瑰送進嘴裡,他一面毫無顧忌吃蛋糕,一面看著史精忠略顯委屈的表情,忍不住覺得好笑。上官鴻信在手機上找了條資訊出來,倒轉放到師弟面前。

「今天晚上開始,你跟我去健身房吧。」

「你以為這是誰害的。」史精忠真想拿蛋糕糊他臉。

若非稍早他在住處絆了一下,壓到彎腰撿東西的上官鴻信,後者一副被壓扁的表情,他用得著介意到現在嗎。

「我說開玩笑的,你又不相信。」根本沒覺得是自己出問題,上官鴻信用叉子切了一塊楓糖布丁乳酪蛋糕,舉著叉子湊到師弟嘴邊,「吃不吃?」

史精忠看了他一眼,張嘴吃掉。


史仗義罔顧旁邊曼邪音和蕩神滅的小打小鬧,嘖嘖搖頭著將剛才拍下來的照片附註了一行「妨害風化」,接著發上家庭群組。

然後,他就關機了。




评论(8)
热度(60)

© 時間逆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