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魯魯米。

[金光]

※魆妖16衍生但並無劇透

※羽國捏造

※ONLY大雁



=防雷頁=


人未至氣息先至,上官鴻信一把將掌心裡的血抹在玄黑衣袍上,艷紅鮮血瞬間沒入黑夜般融進布料中。而後角落裡便轉出後頭跟著女侍的霓裳公主。

那年羽國梅花開得正茂,霓裳公主娉婷的身姿在紛飛梅花瓣中顯款款而來。

他的小妹抬眼將練武場整個打量過,又看了看兄長,眼裡浮出無奈,「皇兄,你是不是受傷了?」

「……沒有啊。」上官鴻信負著手面不改色撒謊,在他的旁邊,刀槍劍戟棍棒錘等兵器在架上排成一列。

霓裳公主靠近他,伸手從兄長背後的手裡接過雙叉。缺口甚多的雙叉刃明顯可見經常使用的痕跡,以及握柄上刺目得讓上官鴻信略感羞窘的血紅,「皇兄,你擦了手裡的血,可是沒有擦到這裡的血哦。」

面對小妹捉狹的目光,上官鴻信轉開視線,「又不重要。」

「那什麼才是重要的呢?」

霓裳公主身後女侍垂著頭,她這句輕飄飄的話語落在梅花裡。

分封為雁王的上官鴻信從她手裡取回雙叉,回身俐落地掛回兵器架上。

霓裳公主見狀脫去外袍、從架上揀起一桿銀槍,當場就和執著鉤的皇兄對練起來。梅花被凌厲凜風切成兩辦,更多的梅花碎成片,瞬間練武場上彷彿被純白花海包圍起來。

與上官鴻信同胞而出的霓裳公主開始懂事時候,羽國的內亂正如欲來風雨般醞釀。即將成年這幾數載,局勢更是發展到只差一層薄紙就捅破的程度。

即待她成年,戰火煙硝已紛沓而至。

羽國的鎮國寶典寰羽詔空神卷中,修煉至最高層是神物任化,即能使斷雲石變為各種兵器對敵,為此,熟知十八般兵器是首要之事。

他們從過午一直對練到陽光西斜,霓裳公主手中的劍抵在皇兄頸邊、上官鴻信手裡的爪按在小妹心口,澄紅色餘暉灑在他倆之間,兩人同時收回武器。

女侍拉開公主的華服,服侍她穿上。

年輕雁王的聲音從少女背後傳來,「羽國人民。」

是回答早先那句「什麼才是最重要的」吧。霓裳公主回頭,對他微笑。

上官鴻信的目光柔軟下來,「……還有妳。」

要完結戰爭,最好的方法就是成為贏家。要讓小妹幸福,最好的方法就是完結戰爭。

為了成為贏家、為了羽國子民、為了小妹,他必須練成神物任化。


只是爾後神物任化練成那時,他的小妹早就不在了。



16集帥成那樣,那麼厲害的一隻鳥,當初也是目標是仁王吧。結果鑄心失敗,苦練的一切成為破壞世界的基石了。

评论(7)
热度(23)

© 時間逆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