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魯魯米。

[金光]各種場合的師兄不高興

※魆妖19衍生

※只有一句台詞的劇透,介意者慎入

※師兄弟無差





=防雷頁=



【下戲師兄弟】

 

「別把我算進去,你的師兄會不高興。」

最近史精忠很常聽到這個句子。尤其在拍攝魆妖紀劇情時,終於來到最高點。

他一把抓住喊卡之後要離開的硯寒清,帶著一臉微笑將對方逼進角落,「硯仔,我們這麼多年交情,你一定會告訴我實情,對吧?」

「呃嗯……當然……不會。」硯寒清很困擾似的打槍他,直接伸手把人撥開,「你如果這麼在意,何不直接問他本人呢?」

「當然是因為我信任你啊,硯仔。」

「千萬別這麼說,我不想得罪你師兄。」

硯寒清很是誠懇這麼說,然後就走掉了。離開之前史精忠聽他朝遠方的夢虯孫叫喊,通知對方要上戲了,先把手裡的巧克力聖代放下。

難道真要去找上官鴻信,問他都對別人做了什麼?這太奇怪了,又不是不認識對方,這樣顯得很不信任他。

史精忠疑惑,史精忠困擾,史精忠糾結。最後他想,劇組裡的人也都只是當玩笑在說,誰也沒真的因此而離他遠點,這麼想通以後他便放下了。轉頭,眼角瞥見上官鴻信正在看劇本,後面飛淵在幫他梳頭,兩人看似相處融洽,他端起微笑,朝那邊走過去。

飛淵遠遠就見史精忠走過來,笑容燦爛拒絕了上官鴻信的提議。

「只是順路,不麻煩。而且你不是一直想吃那家早餐嗎?」

「可是……你的師弟會不高興啊。」

最近,上官鴻信很常聽到這個句子。尤其在拍攝魆妖紀劇情時,終於來到最高點。



【原著師兄弟】


「別把我算進去,你的師兄會不高興。」

凰后半掩著唇,輕笑風情萬種地從纖細指尖後面流出。

頭頂枝葉沙沙作響,俏如來的帽兜遮掩了底下神情,只有影子被拉出樹影之外,直指遙遠的雁王宮。

「五師叔的意思,是指俏如來開的條件不如師兄。或者是,你們之間有俏如來不明白的堅定情誼。」

「也許,是你們之間有我不知道的堅定情誼。」凰后頭冠上瓔珞垂珠被風晃蕩,發出清脆悅耳叮鈴聲,混在她的笑意裡,大暑天中顯得冰涼刺骨,「雁王的條件不是每個人都能接受,我以前認為他沒有想要的東西。現在……也許我猜錯了呢?」

「哦?」

「也許你身上有他想要的東西。不是鉅子的位置、不是墨狂,而是別的東西。」

現任尚賢宮之主在陰影中瞇了瞇眼。雁王想要什麼,俏如來再清楚不過。正因為他給不起雁王想要的東西,一輩子也不能給,所以才轉道尋求凰后合作。

不過……「沒能與五師叔達成共識,俏如來很遺憾。」

「嗯~別說師叔不照顧你,給你一個提示。」豔麗紅唇勾起一個魅惑無比的弧度,「雁王,永遠是站在你的對立面。」

俏如來聞言默不作聲,欠了欠身,轉頭就走。

到底是最後一個能留在尚賢宮的九算。雁王永遠站在他的對立面,所以只要他成為雁王、

「雁王,就會成為俏如來……嗎。」



【室友師兄弟】


「別把我算進去,你的師兄會不高興。」

「放心,他不吃紅豆。」

蒼狼代替史精忠回答,說完便伸手拿走史精忠伸到北冥觴面前的紅豆餅,拿去配蜂蜜檸檬茶吃了。他兩個室友看著他,又轉頭看看油紙袋,裡面只剩下兩個餅。

「這兩個是奶油口味和芋頭口味,你選一個吧。」史精忠指著用紅色素點出來的記號給他看。

「那我拿走奶……呃,史精忠?」北冥觴無語望著對方指尖用力,掐住油紙袋的袋口。

史精忠歉然地笑笑,「抱歉,奶油是留給師兄的。」

那你為什麼叫我選!?

北冥觴暗暗翻了個白眼,不想跟他計較,就拿走了芋頭餅。

上官鴻信還沒回來,那塊奶油餅就一直在紙袋裡,好在夏天暑熱,不至於太快冷掉。

蒼狼和史精忠、北冥觴窩在沙發上看影集,約半小時過後,上官鴻信提著眾人晚餐回來了。

三人放下影集一擁而上,瓜分了袋子裡的蔬食炒麵、土魠魚羹米粉、石鍋拌飯和烤雞翅包飯。

北冥觴端著米粉在位置上坐下,矮桌上的奶油餅存在感一下子顯現出來,他對上官鴻信說道「桌上那是史精忠留給你的奶油餅。」

「哦。」

上官鴻信拿走了那個奶油餅,從油紙包裡拿出來咬了一口,又彎腰傾過長沙發,將紙袋湊到史精忠嘴邊。後者毫不介意地咬了一口。又一口。再一口。

「你再吃下去就要沒了,師弟。」

「反正你又不喜歡奶油。」

……原來,是這樣啊。

北冥觴和蒼狼坐姿端正視角不轉,全心全意盯著電視機。



(完)

 


评论(6)
热度(101)

© 時間逆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