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魯魯米。

[金光]狐狸精

※快樂的森林動物小劇場

※含不太像默杏的默杏




=防雷頁=



01.

寒冬大雪重新自天上落下來覆蓋萬物之時,尚賢宮裡的狐狸群們已經死的差不多了。那年冬天太冷,許多狐狸都沒能活下來。

凰后是少數活下來的尚賢宮狐狸之一。大雪停止後,她從尚賢宮破敗的門口探頭出來,松樹上的積雪因風吹過而簌簌落下,她機靈地跳開避過天災,但避不了地上濺起的雪沫,飛雪還是潑了她一臉。

鐵驌求衣是第二個探頭出來的狐狸。他是隻大狐狸,四肢健壯修長,牙齒銳利、跑得也飛快。他出來的時候凰后正在舔被雪沫沾濕的毛,貴氣的暗紫色毛皮濕漉漉,鐵驌求衣看了一會兒,甩甩尾巴過去,也跟著舔起凰后的毛。

第三個出來的是欲星移,他是隻好看的藍狐,一身皮毛光滑漂亮,成為山腳下獵戶們的頭號目標很多年了。欲星移出來時凰后的毛已經舔乾淨了,三隻狐狸坐在尚賢宮門口,大尾巴拖在身後,望著被枯草遮掩起來的山道。

幾刻鐘過後,默蒼離從山道盡頭緩緩走回來。

青狐默蒼離沒有帶回兔子或樹果。他嘴裡叼著一團雪、背上背著一捧血。

三隻狐狸走過去看個究竟,發現他嘴裡的雪是一隻小白狐、背上的血則是一隻小紅狐。默蒼離將兩隻幼狐放下來,用嘴拱拱他們。兩隻小狐狸怯生生看著三隻成年狐狸,不多時又黏回默蒼離腳邊,只有兩條尾巴露出來。

鐵驌求衣、欲星移、凰后望著默蒼離紅銅色的眼,明白他的決定了。

好吧,養就養,不過是兩隻小狐狸,不致於耗掉太多糧食吧。


02.

小白狐和小紅狐是默蒼離在路邊撿到的。

這座山林木茂盛,生活其中的動物不知凡幾。小白狐俏如來似乎是和家人走散了,這種天氣,隨時有可能落大雪,幼狐放在外面未免過於危險;小紅狐雁王則是被默蒼離在一團草叢底下發現,當時他路過一處血跡斑斑的平原,殘留下來的氣味說明了曾有熊羆之流的猛獸在此進食,然而不知道是不是已經吃飽了,躲在草叢下的小紅狐沒有遭到被吃下肚的命運。

默蒼離一度以為他身上的紅色是被血染成,十分想弄掉那顏色。只是無論他多努力舔,小紅狐身上的顏色都不會褪去。看來是天生的啊。他望著雁王身上如血似的皮毛,思考他若被獵戶們發現,價格不知道會否有超越欲星移的一天。

俏如來是隻活潑好動的幼狐,離了家人雖然很是掛念,卻也相當豁達地在尚賢宮生活。他有時會和雁王到外頭去,兩隻小狐狸玩把對方埋進雪裡的遊戲。

等到他們玩得渾身雪沫,默蒼離會出來把他們都帶回乾燥隱密的尚賢宮。

被雪沾得濕漉漉的骯髒皮毛要先舔乾淨才能進去更裡面,默蒼離在舔雁王毛皮時,俏如來也會幫忙。偶爾小白狐幫忙得太認真太用力,會把雁王整隻舔到翻肚。肚子毛是白色的,和俏如來很相似。每當這種事情發生了,接下來雁王也非要把這隻小白狐舔到翻兩圈才滿意。

通常默蒼離打理完他們就不管了,放著兩隻幼狐在地上滾成一團,像顆紅白相間的球。


03.

欲星移和鐵驌求衣出去打獵那天,叼回一隻獐和一隻鹿。四隻大狐狸與兩隻小狐狸吃得肚子圓滾滾,趴在石造地板上懶洋洋甩著尾巴不想動。

凰后毛蓬蓬的大尾巴看起來很舒服,俏如來和雁王試圖趴在上面,沒多久就會被甩開,然後他們又扒上去,幼狐精力總是旺盛。凰后優雅趴在地上,甩著尾巴當釣竿玩他們。

出去打獵的欲星移傳回來山林裡動物間的消息,說是前年從捕獸夾裡救過默蒼離的那個人類已經很久沒進山採藥了。

大狐狸鐵驌求衣看著若有所思模樣的默蒼離,眼裡的勸告意味不言而喻。

但若默蒼離會聽勸,他就不是默蒼離了。

幼狐們玩膩了凰后的尾巴,又去抓欲星移的,被他一尾巴掃出去,兩隻毛團撞在一起滾圈圈。

默蒼離趴在地上看他們打鬧,腦子裡不知道在想什麼。

青狐默蒼離和其他狐狸都不一樣,他是尚賢宮狐群之中最聰明的狐狸,也許還是這座山方圓百里含人類在內最聰明的動物。

聽聞這座山地底有龍脈經過,精氣極旺,歷年來修成許多地仙妖鬼。以默蒼離的資質,早該能夠化為人形了。但不知為何他卻遲遲不願修練,只是領著尚賢宮眾狐一起生活。狐群都不明白為何他執意如此,但也沒什麼狐想好言相勸。默蒼離要是能聽勸、食肉動物都能改吃素。


04.

那日晚上,默蒼離特別仔細將兩隻撿回來的幼狐好好梳理一番。

小紅狐雁王逮到機會,在他舔完俏如來時撲上,一把將小白狐推到地上,兩隻幼狐又玩起來了。

默蒼離慢慢踱出這個擺有十張椅子的房間,他經過正在對地上水窪舔自己毛的凰后、經過正在玩骨頭的鐵驌求衣、經過甩著尾巴看天空的欲星移。

他走過凋零破落的尚賢宮大門,朝山下走去。

翌日、再翌日,默蒼離都沒有回來。小狐狸們每天在尚賢宮門口等他,卻總是遲遲不見熟悉的青色身影出現在山道彼端。

也許默蒼離不會回來了。

初春時分,鐵驌求衣開始帶著雁王打獵的時候,他們都這麼想。

俏如來一直沒有與他的家人相見。有一回欲星移帶回消息,說山陰處有一窩白狐狸已經向南邊離開了。也許是俏如來的家人吧。季夏之際,欲星移帶著俏如來學抓魚,覺得小白狐似乎也不太執著要回去。

凰后負責狩獵那天,默蒼離回來了。

那時,寒冬大雪自天上落下來。

一襲青衫的清瘦青年懷裡抱著暗紫色的凰后,略顯艱難地慢慢走上被雜草枯葉掩蓋的獸徑。在他身後,當年救過青狐的人類嘮嘮叨叨問著「蒼離啊,你確定那條狐狸真的住在這裡嗎?」

名喚默蒼離的青年默不作聲。

他懷裡的紫狐毫不反抗任他抱著,長嘴甚至親暱地在他懷裡拱了拱。


05.

那建築龜裂崩毀得看不出原樣,似乎遠古以前應該是磅礡大氣的建築。杏花君看著他半年前認識的友人相當熟悉走上小道,腦子裡忽然閃過該不會這是一窩狐狸精吧的念頭。

但他很快又搖搖頭,將這個無稽的想法甩出腦海。

孰料,這回他還真沒猜錯。

默蒼離停住腳步之後,杏花君從他身後探頭,見紫狐飛快跳下青年懷抱,幽暗處浮出淺淺的影子,不正是好幾隻狐狸嗎?棕色的大狐狸、藍色的獵戶們頭號目標、貴氣的紫狐狸、快要成年的白狐與紅狐。

「我說蒼離,牠們到底是……?」

默蒼離站在狐群中,垂著眼。頭頂的積雪被山風吹得簌簌落下,恍然有瓔珞琉璃之聲。

他們……


「是我的家人。」



(完)


评论(45)
热度(163)

© 時間逆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