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魯魯米。

[金光]魆妖21衍生


※下戲趴囉

※劇透有



=防雷頁=




(一)

沒有這幕戲分的上官鴻信抱著紙箱經過現場,看見一群穿著戲服的海境魚圍在地上研究著什麼。他湊過去看,發現是一杯墨汁。八紘穌浥手裡拿著一杯墨汁,正在研究他潑出去的角度。

旁邊夢虯孫叼著不知哪來的薯條跟他解釋,因為鏡頭關係,往地上潑墨汁這舉動只有八紘穌浥做的到。

北冥皇淵比劃著看不見的弧線,八紘穌浥順著他手指的弧度潑墨汁,兩人研究的不亦樂乎。

夢虯孫和上官鴻信看了一會兒,四人背後突然遠遠傳來硯寒清的聲音,似乎正在質問史精忠他的薯條到哪裡去了。

「看到鬼!」把頭髮燙直了的夢虯孫拔腿就跑。

上官鴻信一直找不到合適時機開口告訴親暱靠在一起的兩條魚,沒有必要練習到兩次墨汁弧度都一樣,因為導演打算剪片重複。所以他就走了。


另一棚的立花雷藏正在看劇本,先前飾演春桃的少女正和重子聊著化妝品的事情。

「大哥,等你死掉之後想去哪裡?」

「……講人話。」

「啊抱歉,我的意思是,你今天要下戲了吧,之後會休息一段時間嗎?」

「廢話。不然醫院誰來顧。」

立花櫻數年前在這個劇組飾演過春桃,雖然長相不符合主流審美,但勝在演技和情感發揮到位,戲下又與劍無極交好,因此這次才又回到這個劇組。

聽聞立花櫻這角色也有個兄長,便直接罔顧他的意願,把大哥也給帶來了。

立花雷藏回答完妹妹,逕自又去翻劇本。

等這檔拍攝結束,劇情都演完了,似乎可以規劃一下旅行。去趟真實的日本不錯,或是去澳洲放鬆也很好。他眼睛裡看著劇本,腦袋已經轉到遙遠的國外去了。


等到連上官鴻信都走了,八紘穌浥突然停下與身邊人的對話。

「穌浥,怎麼了?」北冥皇淵疑惑地偏頭問他,冷不防被摸了一下臉。八紘穌浥還穿著戲服,塗成金色的拇指在他眼瞼上輕輕撫摸,力道輕柔,摸得他臉都快紅了,半句話含在嘴裡期期艾艾說不出來。

他覺得像是過了一世紀,其實才兩秒鐘。八紘穌浥收回手之後,拇指和食指輕輕搓了搓,面上表情絲毫未變。

「妝沒擦乾淨。」



(二)

雷藏死亡那集播出當日,網站上一大片鬼哭狼嚎。罵望月的、心疼雷藏的、對朧三郎粉轉黑或是路人轉粉的、心疼重子和櫻的,等等等等族繁不及備載。

同樣在錄東瀛劇情的小空把身上的毛毯和頭冠全脫下來,他衣物掉了一地,從門邊到內室,看起來像三流捉姦節目的現場。不過他一點也不在意,換好衣服後下了班,就去和東瀛線一干演員聚餐了,當然是為了慶祝雷藏下戲。


鬼祭貪魔殿外停著好幾輛車,望月咲最後一個到,她一身紅皮衣從重型機車上下來,倒真的很有壞女人模樣。

「望月~大明星啊~~」小空朝她揮揮手示意過來。

「唷、小子!」

他們併了好幾張桌子成一大張,公子開明聽他說要辦聚會又要包場,還數落過照他們這包場又不付錢的頻率,這家店每個月赤字都比熾閻天頭髮還紅了。不過想當然,完全沒有被聽進去。

位置只剩下重子和小空中間而已了,望月坐過去,第一個先關心重子被她在拍攝現場貨真價實毆了那一下有沒有事,重子搖搖頭表示不要緊,然後話題不知怎地神速變成最近的專櫃洋裝,連櫻都沒有逃脫這個話題,於是她們對話開始往各種專有名詞前進了。

那邊的朧三郎左側是立花雷藏,右側是月牙家的大兒子,膝蓋上坐著月牙家小兒子,四個人正在湊在一起看IPAD,裡面是這次的新劇集。他們拍完都還沒看呢,根本不知道出來的效果和畫面如何了。


幾乎算是半個地主的小空負責點單,他看看木魅的青醬磨菇鮮蔬義大利麵,和紅翎的紅醬藍帶起司豬排義大利麵,覺得配色上而言還是滿和諧的。

廚房裡的熾閻天聽他直接點單哦了一聲,動手就開始準備。今晚帝鬼和網中人都不在,曼邪音與蕩神滅窩在樓上看恐怖電影,試圖降一下體感溫度。公子開明在吧台上劈哩啪啦敲鍵盤,也沒什麼招待這群不付錢的客人的意思。

上杉龍矢、赤羽信之介及風間久護三人在研究酒水單,他們似乎沒有點餐打算,只打算喝個酒……喝很多酒。

小空想了想,確定了自己的確記得公子開明專屬酒櫃的密碼;劍無極在片場脫不開身,不過以他和立花雷藏拍戲拍出來的交情,私下再約也很正常。


餐點來的時候熾閻天還多送盤十六吋大披薩,與此同時觀影四人組發出各種各樣的驚呼聲,看上去似乎挺滿意的。

中原裔魔世籍現居東瀛的戮世摩羅小空看看這一片混亂,充滿化妝品和專櫃洋裝、拼酒豪語、觀劇心得探討、以及爭論到底是青醬好吃還是紅醬好吃的眾人,默默打開了臉書直播。

他一向是最受觀眾歡迎的直播王,這次也不會例外。名字就叫做,背骨囝仔聯盟。


评论(7)
热度(41)

© 時間逆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