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魯魯米。

[金光]軟綿綿的

※雁/俏無差

※雙性轉注意

※沒頭沒尾注意






=防雷頁=



史精忠前所未見的震驚表情很好的娛樂了上官鴻信,以至於他直接忽略眼下詭異至極的情況。

他的好師弟眼睛瞪得極大,一張嘴張張合合,在答辯場中謙遜而銳利的口舌此刻彷彿失去作用,連串可能是質疑可能是探詢可能是驚慌的話語破碎在嘴裡,最後滾出來的只剩下無數個「你、你、你……」

「冷靜一點,師弟。」上官鴻信好整以暇拉拉棉被,胸口多出來的沉甸甸重量、腿間消失的某個部位、以及拔高些許的音調有些不習慣。他打量了下師弟,從那張變得稍小點的臉到窄小不少的肩膀,最後停在被垂落白髮蓋住的隆起胸口。

嗯,目測A罩杯。

意識到對方視線停在哪裡,史精忠一把扯過他手上的棉被蓋住自己,卻又瞬間錯亂地放下被子,然後又扯起來蓋上。

眼見師弟似乎陷入沉默的混亂,上官鴻信攬過對方吻上去。手掌底下碰觸到的肌膚細膩柔滑、貼在嘴上的唇瓣無比綿軟,他將舌頭伸進對方口中,捲著那條不知所措的軟舌翻攪戲弄,黏膩的唾沫相接聲響如昨晚情景重來一遍。

史精忠被吻得似乎是冷靜了點,手裡被子也放下來。他習慣性地去攬上官鴻信,身體貼上去剎那卻碰到一個前所未有的阻礙,逼迫他回到現實。

唇舌分離發出啵的一聲,史精忠低頭看著那對昨晚絕對還沒出現的雄偉胸器,覺得好不容易平靜下來的腦子又有隱隱沸騰跡象。男人嘛,誰沒看過小片子。他敢肯定上官鴻信現在的胸圍絕對不比他還是男人時小,目測……至少有E吧。

「上官鴻信……」

「嗯?」

「我一定在作夢,借我打一下。」

上官鴻信靈敏避開「師弟」冷不防襲到面前的攻擊。他時機抓得非常精準,不過向後仰的時候卻忘了他現在多出對沉甸甸大胸,是以史精忠襲擊他的手猛然一巴掌按在巨乳上。

瞬間沉默籠罩整個室內。

史精忠僵硬了會兒,過了數秒,他忍不住收緊指尖,在「師兄」的胸上抓了兩下。

超軟。超大。一手掌握不住。

「還喜歡嗎?」生理上從師兄變成師姐的上官鴻信直起身體,將胸更送進他手中,俯身在史精忠耳畔輕笑問道。

生理上由師弟變成師妹的史精忠收回手,震驚到反而冷靜下來了。

他肯定在作夢。否則不能解釋眼前這個一絲不掛的巨乳女人何以是上官鴻信、而自己又何以是史精忠。




评论(29)
热度(50)

© 時間逆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