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魯魯米。

[金光]魆妖23衍生三則

※劇透有,注意

※梗來自噗浪上朋友

※8/25新增一則「魆妖紀仙山23」





=防雷頁=




(1)北冥華


北冥觴曾經悄悄向弟弟透露,他想去陸地上遊歷。

那個時候他還年幼,北冥華也很年幼,三弟北冥縝尚是條舉槍會東倒西歪的魚苗,四弟北冥異偶爾還會尿床。

『可是皇兄,父王說,只有歷代師相能上岸遊歷。這是規矩。』

『那本太子就要打破這個規矩。』北冥觴眼神閃閃發亮,隔著一層無根水的陽光透進來,將他被水氣帶起的衣袍吹得翻飛,『欲星移不也打破陳規嗎?本太子一定也可以!』

北冥華歪著頭想了想。他還只有七八歲,不是太明白這些事情。

那時候三王之亂方結束不久,玲姬皇姑失蹤好一段時日了,最喜歡皇姑的北冥華每夜每夜都在哭,是皇兄把他帶進太子東宮,花了許多心力安撫。

太子東宮裡有很多好吃好玩的東西,皇兄還跟他說,玲姬皇姑一定是去找母后了。『那我還能見到皇姑與母后嗎?』

『將來一定可以見到!』

『父王也可以嗎?』他想起偶然間看到的,在海皇椅上面露愁思的父親,忍不住又問了這句。

北冥觴老成地拍拍胸口擔保,『一定可以!』

皇兄最好了,皇兄說得都是對的。

最後北冥華用力點頭,『我相信皇兄,也會幫你!』

『不愧是我的好華弟!』北冥觴用力拍拍他的右肩,細心避過拿著糖葫蘆的左手,沒有把糖拍到地上。

但北冥華還是有問題,『可是如果皇兄走了,那我怎麼辦?』

『你當然要幫本太子照顧其他人啊!』十來歲的北冥觴展開雙臂,高崖上的風和光一下子將他籠罩住,『我不在的時候,還有父王、縝弟和異弟、和其他的皇弟皇妹,還有左將軍跟右文丞,華弟幫我照顧他們,不要被欲星移欺負了!』

『好!』

沒等到北冥觴離開海境,他就開始執行皇兄交代的任務了。

北冥觴總有一天會繼任鱗王,那他就要當最大的助力。三弟不善與人交際,他就帶著一大群弟妹去幫他慶生;四弟長袖善舞,那他就幫忙保守小時候尿床的秘密;父王責任與壓力很大,他便對父王在御書房內欺負師相的事情守口如瓶。

他最喜歡的皇兄待他極好,對無暇顧及他的父王忠誠、對子民懷有關切、對海境未來抱有期許。北冥華一直謹守著皇兄的囑咐,直到那人過世為止。

然而有些事情做了十幾年,就沒辦法再輕易割捨。

體內鮮血流盡之前,北冥華首先想到的是必須保護異弟。畢竟他已經用自己的聰明才智保護弟弟妹妹們那麼久了,最後關頭可不能放棄。

皇兄一定也是這樣吧。

為了保護父王、為了保護自己重要的人──那大概是他這輩子,最像北冥觴的時候了。



(2)硯寒清


灶上的鍋內已經沸騰了,水煮滾後便是一大把的藥材和藥包通通扔進去,原本透徹的水快速被藥材漫漶出的顏色染成清黑。

硯寒清將原本駐守在御膳房內的其餘人請出去,盡顯內斂卻依舊華貴的衣袍沾滿了藥味與蒸騰汗味,他稍顯生疏地翻弄牆角一簍簍裝有乾燥植物的竹簍,從裡面揀出合適的幾味藥,到一旁的小鍋上去煎。

海境之內能讓他親自忙成這樣的事情屈指可數,首要大事當然便是欲星移清醒過來了。

封閉許久的浪辰臺再開,重新迎回它的主人,這事在朝堂上掀起股巨大波瀾,無數勢力重新忖度局面,其中尤以鮫人為最。

但如今,這些都不是硯寒清關心的事情。御膳房內濃重的油煙混入藥苦味,使他彷彿回到一切都還沒有改變的彼時。

那時候鱗王仍舊忙於政事、鰲千歲成天關心今天點心吃什麼、表妹在鋒王身旁、右文丞時不時會來找自己求救,也不管自己是否還忙碌著;那個時候,龍子還會進御膳房偷吃東西。

後來京王對他起興趣的時候也會來,但皇子教養良好,便不像夢虯孫那樣身手逮著什麼就吃。只是每當京王風風火火而來、風風火火離去後,桌上總會少去幾樣東西。

數刻後,硯寒清將鍋蓋掀起。

令昏昏欲睡者都能醒神的氣味飄散出來,他面露滿意神色,取過備在一旁的瓷碗就要將藥裝進去。

背後傳來輕微腳步聲。

硯寒清停頓的動作細得幾近看不見。

那腳步聲緩慢前進,最後停在試膳用的桌邊。那裡放著一碗他原本打算當消夜吃的晶珠涼。

硯寒清猛地回頭、剎那間京王與夢虯孫的身影在眼前閃過。


然而,怎麼可能。


視線那一端,溜下床的欲星移正望著他。

硯寒清這才想起,距離京王及夢虯孫還活著的那段日子,十數年如電抹。



(3)魆妖紀仙山沒有直播的23


北冥華左手邊坐著北冥觴、右手邊是一盒沒剩下幾塊的素心軟。他看著銅鏡中的畫面,一邊嗑素心軟,一邊哼哼哼說著他果然是最優秀的二哥,「異弟哭成那樣,就是本皇子優秀的證明!」

「華弟確實十分優秀。」北冥觴拍拍他的肩膀,把最後一塊素心軟留給弟弟。將鏡子借給他們看直播的默蒼離眼見時間差不多了,緩步從後面走過來,在兄弟倆身後站定要回他的銅鏡。

豈料北冥華跳起來,指著他的鼻子就大聲道「大膽刁民!本皇子借用你的東西是殊榮、」後面不管還有幾句,都被撲上來的北冥觴給掩住了。

已故的鱗族太子神速把弟弟藏到身後,不住向面無表情的默蒼離道歉,「舍弟年幼不懂事,還請先生不要見怪,哈、哈哈哈……」

跟著默蒼離一起過來的冥醫噗嗤笑出來,拍了拍友人的肩膀,「蒼離啊,上次看到你被嗆刁民,應該是在羽國了吧。嗯嗯嗯,那時候你還很年輕啊。」

「杏花。」

「嗯?……不要叫我杏花!」

「你太多嘴了。」默蒼離接過北冥觴遞來的銅鏡,轉身就走。仙山徐徐和緩的風揚起衣袂,如此地滿山滿眼的植栽。

從他附近路過的是風間久護。真正的那個。在北冥華抵達此處之前,他還對著鏡子中的小兒子大呼小叫,邊喊著『我家的始真帥啊!你看到沒有、那是我兒子!哈哈哈哈哈!』邊狂打身旁邪馬台笑的肩膀,新來的立花雷藏重重哼了一聲。

作為弟弟失禮的賠罪,北冥觴又多向冥醫透露一項御膳房的點心食譜。他不特別愛好此道,但夢虯孫非常喜歡。有時會拖著他進御膳房,然後在上面怪罪下來時把他推出去。如此也不能怪他把夢虯孫當作託付姑娘終身之人了吧。

剛死亡的弟弟就和他生前一樣朝氣蓬勃,有活力的稍顯過頭。向他說了一大串縝弟及異弟的壞話、將試膳官硯寒清稱為愛卿、用力唾罵關外想害父王的鰭鱗會和朝中想害異弟的眾臣。

北冥觴沒跟他說這些自己都知道。

直到同胞二弟問及母后及皇姑似乎不在這裡。

「本太子來的時候,就沒有見到母后和皇姑了,她們兩位一定是,先去投胎到好人家裡了。」

「這樣啊!」北冥華點點頭,一副理所當然,「母后和皇姑都是少有的優秀女性,一定還會投胎到鯤帝家族的。」

這個……之後再慢慢跟他說明,也可以吧。北冥觴自幼代父職關懷幼弟幼妹習慣了,絲毫沒有發現自己的溺愛傾向。

數尺之外,默蒼離拿著自己的鏡子窩在老地方滑,沒有對新來的鱗族皇子發表意見。冥醫靠在琉璃樹幹另一邊,笑著說道這下又要更熱鬧了。



我以前沒有特別喜歡阿華,還覺得他很煩很吵很白目,但當他以這種方式死去時,帶來的影響大到這個程度,是我始料未及。

评论(16)
热度(50)

© 時間逆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