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魯魯米。

[金光]他等一下就來了

※雁/俏師兄弟無差

※第三人稱視角

#OOC #意識流 #死亡




=防雷頁=




「雁王在哪裡?」

「他等一下就來了。」

現任鉅子每日出門前,總是要回上這麼一句話。

他的師尊端坐蒲團上,大殿裡的枷樓羅香裊繞盤旋,將佛像與師尊的臉模糊成煙白氤氳。那串水晶佛珠無聲捻動。是不是數完一零八顆珠子,罪孽就能因此清淨。

俏如來嗯了一聲,輕輕迴盪在大殿裡如宏鐘暮響。

他於是闔上門扉,將師尊留在裡面。

 

前任鉅子第一次問他這句話時,他還沒有反應過來。

等到他反應過來了,傳說中的雁王的掌已經襲到眼前、帶著崩山裂海的氣勢與勁道,他後頸的汗毛直直豎起來,冷汗在剎那間浸透全身,身體同雙眼般僵直,無法做出任何反應。

是俏如來的輕咳將他自恐懼中拉回。

彼年雁王身後黑色外衣輕輕落下如巨大烏鴉收起的羽翅,九界禍首早已收回掌,正背著手立在他面前,眼裡的打量和玩味令他感到自己有被猛禽盯上的錯覺。

「雁王,你嚇到他了。」

「這樣可當不了鉅子、也殺不了你啊,師弟。」

「但我才是鉅子,而不是你。師兄。」

俏如來銀白的身影從那片漆黑樹蔭中走出,步到他身旁前還撞了一下雁王的肩膀。後者明明能躲,卻是不閃不避。

他開始覺得,墨者內部流傳鉅子與雁王交惡的傳言,也許屬實。

 

前任鉅子第二次問他這句話時,他隱約感到不對。

那年他隨著俏如來前往海境,走到一半師尊就不見了,他在客棧裡找了三天三夜都沒見到,只好單獨前往海境。

縱橫家重新插手攪和的海境極為符合暗潮洶湧這字眼,他在一點頭緒都沒有的情況下,誤打誤撞跑進與皇城方為敵的組織,憑著三寸不爛之舌說服對方收留他。

要解決階級制度衍生的問題,沒有耗費數十年是不會成功的。他想,當年俏如來見過的景像可能比現在更糟,所以這是師尊給他的另一個課題。

他在這個組織裡交了個在混戰中救他一命的波臣朋友,對方伶牙俐齒的模樣簡直和師尊相差無幾,他因此覺得這條魚真是倍感親切。

然而等到他想起俏如來那個輕飄飄的問題,已經來不及了。

他的新朋友在他眼前走向代表縱橫家及皇城的那方,而在無數珊瑚枝枒的陰影中,他聽見雁王嘲弄的笑。「看到俏如來的徒弟這麼愚蠢,我就放心了。」

 

前任鉅子第三次問他這句話時,他已經做好心理準備。

那年他們在苗疆,與正值壯年的苗王商議妖界通道重新再開的問題。俏如來在會議中問了這個問題,卻不是針對他,而是對整個計畫提出疑問。苗王蒼越孤鳴看上去是個和藹可親的王,聽見這個名字也是沉下了臉。

後來他在王宮後花園裡抱著苗王子玩耍,卻在走到花園隱蔽處時聽見欄杆後邊雁王的聲音。

以及師尊。

「再開妖界通道對你有何好處?」

「這麼多年了,你毫無長進。一定要有好處才能這麼做嗎。」

俏如來哈了一聲,「師兄教訓的是,這件事情何以見得沒有好處呢?」

「嗯?」

「令俏如來感到棘手,不就是雁王的好處嗎。」

「吾可以收回方才那句話了。」

他趕緊抱著苗王子離開這個充滿語言的烏煙瘴氣之處。

 

前任鉅子第四次問他這句話時,他就和第一次一樣沒有任何準備。

那個時候,雁王已經過世滿一年了。

下一任的鉅子候選人因這句話而注意到自己對羽國計劃中,雁地那個王儲的疏漏之處。

 

前任鉅子第五次問他這句話時,他已經做好心理準備。

對道域的方針毫無遺漏,備案多到可以填滿月凝灣。

 

前任鉅子第六次問他這句話時,他隱約感到不對。

那個時候俏如來正吃桂花糕,突然停下動作冒出這句話。陪師尊吃糕的現任鉅子放下手裡糕點,思索半晌,謹慎答道「他等一下就來了。」

他仔細觀察俏如來的表情,師尊沒有說話,又不聲不響吃起糕點。

 

前任鉅子第七次問他這句話時,他還沒有反應過來。

雁王死去的第五年,俏如來正式退休。正氣山莊唯一還在世的繼承人變賣家產,在九脈峰邊購置一塊地,過起閒雲野鶴的退休生活。

「師尊,你還記得五年前的上個月,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你是指你邊走路邊吃東西,而後從橋邊摔下去,落在水底暗礁上斷了右臂這件事,還是你吃了我的桂花糕這件事?」

是了,果然還是那個俏如來。

他怎麼可能會不記得雁王已經死了。

 

俏如來當然不會忘記雁王已經死了。

因為俏如來就是雁王。

 

即便到現在,雁王仍看著繼承止戈流的師姪似乎永無盡頭瘋著。

他仍然能做好鉅子的工作,他只是忘記了,忘記是自己親手殺死俏如來。就像策天鳳錯看上官鴻信一樣,俏如來也錯看這個徒弟。

枷樓羅香的氣味裡,手中那人的遺物不聲不響轉動;一零八顆佛珠數完,弒師的罪孽就會清淨嗎。

不過也許,俏如來並沒有錯看他。雁王嘴角彎出一抹嘲弄的笑,裊繞煙霧模糊了佛祖的臉。

那人臨死之前做的最後一個佈計,是以自身為餌跳進雁王殺局裡,在漫天遍地的死路中撥動絲線,讓他的徒弟成為行刑人。

 

『師尊、師尊我做不到──』

『你漏了一件事情。』

『什麼……?』

『事情走到這一步之前,雁王在哪裡。』

『他在、』

『你要記住,沒料到這一步,我,就是你害死的。這就是你的最後一個課題。』

彼時雁王如旁觀者般站在陰影裡看著一切。

看他的師弟如何在與他同道之前被殺死、看他的師姪如何在撕心裂肺的狂慟中見到相貌和俏如來無異的自己,繼而瘋去。

 

他們之間的勝負,終究是俏如來贏了。

雁王永遠站在俏如來的對面。

俏如來逼瘋了他的徒弟,他便反著他的師弟,從掌握歷史命脈的墨家鉅子手裡護了天下數載。終究,還是俏如來贏了。

 

(完)


评论(34)
热度(59)

© 時間逆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