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魯魯米。

[金光]楓紅時

※2017教師節短賀文

※琉璃樹師徒(有死人,注意)



=正文開始=



冥醫把落葉都掃在一起,烤了地瓜來吃。剛拿出來的地瓜鬆軟燙熱,他把地瓜從左手拋到右手,如此來回三四次,這才將地瓜剝開。軟綿綿的還有點甜,味道很不錯。他吃掉半個,剩下半個收進袖袍裡,往草屋方向走去。蕭蕭落葉在他身後紛飛撩亂,模糊了彼端的小徑。

他進屋正好看見默蒼離手上的書掉下來,顧不得袖袍中發著熱的半個地瓜,冥醫一個箭步上去,險險撈過落下的書。一抬眼,那人靠在椅背上,也許是方才闔上的眼又徐徐睜開,眼睫在光線照射下於眼底投出一片輕輕的陰影。

「你要睡覺就去裡面睡好不好啊,為什麼要在這裡睡,是有睡比較香喔?」

「嗯。」

冥醫沒好氣把書拋還給他,連帶半個地瓜也拋到他面前。

「吃吧,晚餐還要一段時間才煮,你先止餓。」

「我並不是沒有餓過的經驗,杏花。」默蒼離將書放到一邊,取過那個地瓜緩緩地道。

「又不表示你每次都要餓。」藍衫的醫者抬起腳步,從木門的縫隙中往內走去了。留下默蒼離一個人坐在餘暉滿室的小廳裡,垂著眼睫吃地瓜。


等到他們踏上山道,天色已經是溶溶的藍。

俏如來左手邊是雁王,右手邊是漫山遍野的楓紅金黃。他倆併肩走著,沒有多餘諷刺和交談。事實上,剛才在交岔路口碰面時,他們就已經達成臨時停戰協議了。

「雁王,你覺得師尊會高興看到我們嗎?」

雁王斜斜看了他打破沉默的師弟一眼,嘴角彎出弧度,「你倒是越來越膽小了,師弟。」

「膽小才能活下來啊。」俏如來絲毫不對他這番言語起波瀾,腳步卻倏地輕快不少,彷彿這樣與他說話,便能增強心裡的某些意念。

「那就用這個勇氣去面對師尊吧。」雁王拍拍他的腦袋,加快步伐往前走。留下俏如來一個人頓住腳步,站在半道看他。那個拍頭簡直與雁王整個人都相違和,他這輩子都沒見過雁王能有這麼毫無攻擊性的時候。

俏如來沒能停頓多久,又抬著腳步追上去,「師兄,等等我。」


他們把俏如來與雁王的葬禮一起舉辦了。

墨家鉅子及九界禍首如此身分違和的葬禮,並排在一起卻沒什麼怪異。現任鉅子將手裡白花遞到微微隆起的墳塚上,楓紅葉片落滿頭。師尊同師伯一起死去已數月有餘,待他能替他倆辦葬禮的此時,已是這種節日了。

他這感傷著,一邊的修儒前輩提著茶水,倒在不飲酒的俏如來墳前。

「替我看一眼師尊吧,俏如來大哥。」


冥醫打開門正好是默蒼離將最後一口地瓜嚥下去的時候。

藍衫醫者看著眼前的兩個人,突然明白過來何以友人總是喜歡待在小廳了。

他對那兩人笑了笑,側過身子,讓他們師徒三人得以擁抱。


(完)


沒有踩線成功,可惡QQQQQQ


评论(12)
热度(44)

© 時間逆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