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魯魯米。

[金光]戰歌當起

※網/空無差

※原著背景



=正文開始=


網中人為戮世摩羅那一跪毀去了他和黑白郎君多年宿怨,也許日後多年他會後悔、也許當人族的戮世摩羅終究不敵老死時他會後悔,有千萬個也許網中人會後悔彼時彼刻那一跪,然而為了保下戮世摩羅,彼時彼刻的心情絕無悔意。

戮世摩羅很有一些小聰明,那是直來直往、大恨大愛的魔世人所不熟悉的細心和狡詐。比如有一次小子問道,『你們知道,為什麼修羅國度是三尊嗎?』

那時三尊及網中人還不服他,若非裝做沒聽見便是噤口不言,只有殺生鬼言叨叨絮絮拍著馬屁,說了些那是為了要襯托帝尊雄壯威武雄才大略雄赳赳氣昂昂等等的噁心話,那端他滔滔不絕拍馬屁,這端熾閻天拉住曼邪音的勾魂、曼邪音抓著蕩神滅的手臂、蕩神滅扯住熾閻天的後領,三隻魔好一通努力,才沒有衝出去在年少帝尊面前把殺生鬼言拍成灰,雖是不服戮世摩羅,鬼璽的威信仍在,他們絕對服從鬼璽。

人世有許多修羅國度沒有的東西,像是瓜果蔬菜,戮世摩羅本是人族,有時也讓下面送些果類上殿,並賞賜給他們。那個時候年少的帝王說了個「一根牙籤一折就斷、三根牙籤折不斷」的故事,『以前啊,人族的大人最喜歡講這種感人小故事了,啊呀~我那時候天真無邪可愛動人,聽得好~感動,所以也分享給你們聽聽看,是不是這麼無稽愚蠢。』而後他將案上的木籤拿起來啪擦一聲折斷了,並嗤之以鼻。

三尊鬆開揪住彼此的手面面相覷,不知道戮世摩羅又想做什麼。一邊殺生鬼言吹捧馬屁已經上了天,成為背景的一部分了。

只見得鬼祭貪魔殿之主又拿過三根木籤,將一顆蘋果插到上頭,然後倒著放下來。分明是細得要命的木籤,卻好端端將蘋果撐在半空中,穩穩當當、毫不動搖。

『這個蘋果呢,就是修羅帝國。三角的形狀只要任一邊不塌,就是最穩妥的形狀。就跟三尊一樣啊。』


很難說當年戮世摩羅嘴裡說著修羅國度的三尊時,心裡是否想著中原史家的三兒子。

當然這是極為後來,網中人在東瀛遊蕩……不,尋覓魔世中人時才莫名冒出來的念頭。東瀛和中原相似又不同,在網中人眼裡,除了都是人族以外,不該有什麼不同。然而他確實是稍微注意了這些如螻蟻似的短命人類。

終日碌碌於安穩生活,也許因為壽元不長,因而特別重視血脈。人類裡儘管有個別存野心者,格局也太小、太小了。

不若從前三尊常常掛在嘴邊的沉淪海廣袤無邊、魔世藍月升升落落映在水面上泛著的藍光、海水彼端的強大威嚇,旌旗飄搖而戰火喧囂,硝煙戰鼓響徹撼搖了天;干戈鐵甲與屍身堆疊中,繼帝鬼而立的年少帝王領著他們,踩出一條征伐的路。

不得不說戮世摩羅掌握或說收買人心的手法相當不錯,比如黑瞳;魔心亦然,比如三尊,雖然粗糙卻穩紮穩打。當年三尊不服他,但彼此間的情誼無比深刻厚重,只要將三角的一點攻下,餘下二角不破自塌。

就像當初戮世摩羅折毀的那根木籤,就像當初戮世摩羅吃掉的那顆蘋果。他確確實實領著修羅國度殺出了未來榮景。

東瀛這個地方太小了,人類的格局,也太小了。

網中人在東瀛的那些時日裡,日復一日留下記號。蛻變大法讓他的年歲太過漫長,漫長到根本沒有想過如果東瀛毫無魔世之人怎麼辦、漫長得沒有想過如果戮世摩羅死了要怎麼辦。


幸而後來網中人還是再見到戮世摩羅了。

當時那人穿了一身繁複貴氣的衣袍,頭上頂了座鬼祭貪魔殿那麼高似的冠,手執摺扇且臉上覆著面具,渾身狡詐陰險的斯文味道。

他說愛將啊,愛將你來了啊。

網中人差點把他折斷。但說真的,戮世摩羅掌握人心的手法相當不錯,魔心也是。他說他要帶資源回去修羅帝國,他說他要復興修羅帝國,他說他要讓修羅帝國更加強大。他這麼說的時候,網中人能很清楚看見金紫相間的面具後露著熠熠閃耀的光。那是他們修羅帝國的帝尊。

於是網中人又是他的妖神將了。

他們該當披荊斬棘;而年少帝王凱旋復歸時,戰歌當起。


(完)


這搞不好是我第一次寫原著向的空/網。

謝謝上一篇留言的眾位大德,待我回來再一起回><

评论(9)
热度(46)

© 時間逆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