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魯魯米。

[金光]魆妖31衍生

※劇透有

※含兔/獅注意




=防雷頁=


一、

未珊瑚帶著夢虯孫到海境縱橫家的根據地,那裡不比皇城輝煌、不比鰭鱗會破舊,只像個普通住所。她把夢虯孫放在屋子裡,自己去開機關。

夢虯孫剛才喝了太多茶想上廁所,找廁所的時候繞進一間芳香滿盈的房,裡面充盈胭脂水粉香氣及紙墨筆硯。

夢虯孫本想退出,結果在案上瞥見了幾個大字。秀麗端正的字跡用正楷寫在開頭,上書《海中紀》,後面還有數十行墨跡。

夢虯孫看了幾眼,越看越不對。他自然不喜欲星移,而後也不喜王城,但這描寫分明暗示著當今鱗王對欲星移的寵信是別有隱情……海境黑暗的英雄看得面紅耳赤。

身後傳來腳步聲,他一回頭,未珊瑚嫋嫋婷婷站在那兒,笑得令魚心底發涼。

 

二、

最近軍營裡人心惶惶,詭奇之事頻繁發生,小七來回奔波於各營地之間獲得訊息、收攏情報,忙得不可開交。

鐵軍衛裡頭鬧鬼這種事情被軍師壓下來了,說無須讓王上更加擔心,儘管軍長和他都認為此等動搖軍力的事情不往上呈報似乎不太好,然而有人的酒被扣著、有人的薪餉握在他者手裡,最後他們還是誰都沒敢多言。

只是近來軍營中已經罕見軍師身影了,倒是不知怎麼收到消息的苗王來到,坦言孤王聽說了軍中異事,已將軍師請入宮商討對策,望鐵軍衛上下一條心,勿失軍氣。

小七那個感動啊,跟風軍長一起送走了年輕有為的苗王。

他哪裡知道從前的軍長鐵驌求衣、現在的軍師御兵韜,正被苗王軟禁在宮內呢。

 

三、

月牙誠受到御魂笑光輝言語蠱惑成為同盟才過去三天,他就開始後悔了。感謝父母對他的教導,他沒有做出不告而別這種失信於人的事情,不過也可能是御魂笑光輝沒有給他這個選擇的機會。

他們這個小到可憐的聯盟裡有個叫做天兵君的傢伙,諂媚阿諛奉承得可怕;有個叫做網中人的傢伙,紅得跟花一樣,實力深不可測;還有御魂笑光輝,除了口才好以外,心機也重。這個聯盟小歸小,還是教了他很多別的事情。一些過往在西劍流時,大人不告訴他的事情。

比如說,曾經有一次他撞見阿爹騎在阿娘身上,跑去問義母,義母慌忙地臉都紅了,跟他說那沒什麼,小孩子不要多問。

而今他站在石頭後面,一邊看著縫隙裡御魂笑光輝跟網中人交纏的身影,一邊聽天兵君如何坦然地說那是帝尊跟妖神將的日常。


四、

『一千七百四十三人,這是戰死者,你該講的,是對不住。』

『你沒有想出更好的方法,所以他們是你害死的。』

很多很多年以後,在一個極其偶然且意外的情況下,雁王與俏如來交換了當年師尊教導他們時的話語。彼時他倆之間的氛圍很奇異,流轉著一種理解彼此傷痛的同理。

不過這也不能改變俏如來爾後走在暗道裡,出口光芒乍現雁王身影時,心中冒出來的極端情感。好像燃燒過後的餘燼、好像大風颳過後的殘沙。

許多年前他在海境改變了夢虯孫,爾後十數年周遊九界,他改變了更多的人。彷彿凋零花葉最後只剩殘枝,許多人都離開他了。

越來越麻木,越來越捨得。

『一千七百四十三人,俏如來,你犧牲了這麼多人來阻止內戰,這樣划算嗎?』

『翎縣地方萬九人,剩下的一萬七千兩百五十七人,他們安全了。』

他說這話的時候,雁王罕見地愣住了。俏如來同他一樣愣住。接著隱身於黑暗裡的鉅子露出一抹笑,平靜的,毫無喜悅的。

「我比你先跟上師尊了,師兄。」

雁王沒有說話。對一個他又要失去的人,沒什麼好說的了。


(完)



沉迷劍三月餘,更新越來越少,慌張著也荒廢著。

评论(8)
热度(26)
  1. 火星人黑米時間逆流 转载了此文字

© 時間逆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