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魯魯米。

[金光]隨筆

※琉璃樹師徒

※現代趴囉




=正文開始=



等默蒼離被外面的嘈雜吵醒,大半夜趕到事發現場時,正好看見他的大小徒弟在地上疑似摔成一團,並且小徒弟把臉埋在大徒弟懷裡,大徒弟的手……默蒼離皺了皺眉。

「怎麼回事?」他的聲音很低很沙啞,如果上官鴻信和史精忠站得離他夠近,能很輕易判斷老師正低血壓。

但旁邊舉著手電筒工作人員不知道,以為他不開心,連忙解釋道、「默教授,營地裡鬧鬼了!」

「什麼鬼?」

猛一聽還以為不苟言笑的默蒼離講了粗話,工作人員頓了頓才反應過來,「可能要問上官先生和史先生,是他們兩個撞鬼了。」

從帳篷裡出來之前默蒼離看了錶,現在是半夜三點。四方山的枝葉在風裡蕭蕭響動宛如鳴叫,天上多雲,連點星都沒有,遑論月光了。

手電筒的光在黑夜裡一束束交錯,他穿過亂成一團的人,直接走到上官鴻信旁邊蹲下。他的大小徒弟看起來沒有受什麼傷,就是汗流了一身,臉有點髒罷了。悄悄在心裡鬆了口氣,默蒼離問起怎麼回事。

上官鴻信懷裡的史精忠顯然是暈了,背上有血,在白衣上亮晃晃的。不過那不是他的血。默蒼離執起上官鴻信的手查看,果然血是從這來的。手心裡被割出一道傷口,所幸似乎只是皮肉傷,還在醫療組可以負擔的範圍。

他邊看,邊聽大徒弟簡單描述事情經過。


上官鴻信和史精忠睡一頂帳篷,原本睡得好好的,半夜上官鴻信突然被搖醒,惺忪間聽見師弟問他有沒有聽見什麼。

「他說是有人走動的聲音。」上官鴻信道。

睏得要死的上官鴻信回答道只是有人起來上廁所而已,讓他別大驚小怪。史精忠不知道怎麼想,說那我也去上廁所。人就掀開帳篷走出去了。

結果換上官鴻信睡不好,翻來覆去覺得還是應該再嘲諷他兩句,跳起來也跟著準備去廁所。這才發現史精忠未免去的太久了些。於是他穿上外套走出去。

營地的廁所和他倆帳篷正好在東西兩邊,中間是守夜大燈,上官鴻信拿著手電筒,經過守夜的人,詢問後知曉他們只看見史精忠離開,沒見他回來。

他覺得奇怪,往廁所方向前進,一路走到快要出營地範圍之處,這才看見他師弟的身影。史精忠這人喜歡白色,頭髮天生白不說,衣服是白的、睡衣也是白的。

但上官鴻信看到的白影卻有兩個。一前一後。

他快步趕上去,才進一百公尺內,前頭的白影就不見了。上官鴻信覺得有異,跑得更快了點,邊叫史精忠的名字,邊拉住他的手。豈知史精忠身邊突然颳起風,好像風是從他前面傳出來一樣,風裡不知道混了什麼,把他手割傷了。

上官鴻信立刻把他師弟扯過來,結果史精忠冷不防直接暈在他身上,把他壓得跌倒了。手電筒滾到一邊,佛國製品就是耐用,燈光閃都沒閃一下,直直往前照,光線被吞沒在無邊黑暗裡。


他說到這,醫療組的人也包紮好他的手了。

默蒼離嗯了一聲站起來,靠到一邊讓醫療組將史精忠抬到擔架上。營地裡幾乎所有人都聚集在這裡,手電筒的光照來照去,卻似乎怎麼也照不進前方,好像那裡有一堵黑洞做成的牆,吸收了所有光線。默蒼離讓人去搬了大燈過來,往前照。

登時上官鴻信就開始敬佩起師弟的天運。雖然他不會告訴對方。

邊上幾個工作人員愣了下,待看清裡面是什麼後,尖叫和驚慌此起彼落。

史精忠和上官鴻信摔在一個大坑旁邊,坑裡滿是森白骸骨。

後來他們清點過,恰好四百九十九具。



一個教授帶大小徒弟田野調查順便拯救世界(?)的故事(???)


评论(19)
热度(47)

© 時間逆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