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魯魯米。

[金光]再續‧狐狸精

[金光]續‧狐狸精的續作(

※鱗/魚無差

※實力ooc(x





=正文開始=


小魚乾在眼前晃了兩晃,藍狐狸欲星移的眼珠也跟著轉兩轉,尾巴了甩一下,弄得蹲在他前面那個人類嘴角彎出好看微笑。以狐狸的審美觀來說當然是不明白多好看,就如同人類也不會知道每隻狐狸確切的長相一樣。

「你要是喜歡,就送你了。」人類溫和說道,「多謝你救了觴兒,這點謝禮希望你能喜歡。」

欲星移站起來向北冥封宇身後走,毛澎澎的尾巴在人類小腿上擦過,無視人類拿在手裡的小魚乾,轉而叼起一大布袋漁貨,那雙茶色的眼珠直直望著妄圖用一條魚乾打發他的人類。

繼默蒼離以狐狸精之姿被人類蠱惑化人以後,緊接著鐵驌求衣也成天跑給下面那個村子的棕色青年追,一點狐狸精該有的樣子都沒有。但拜他們所賜,在山上的生活是越發好過了,不論尚年幼的雁王和俏如來,欲星移和凰后對人類的敵意也確實下降不少。

叼著裝滿漁獲大布袋回家的欲星移思考著,現在應該尚賢宮裡的狐狸,大概是凰后吧。今天不輪鐵驌求衣打獵,所以他的工作是去山下把小狐狸們帶回來吃飯,或是去叫默蒼離把小狐狸放回來吃飯,讓他的人類克制一點不要總摸狐狸毛摸到忘我。

 

但很可惜他都猜錯了,今天尚賢宮裡只有凰后。對水影舔毛皮的凰后告訴他,鐵驌求衣被棕色的小獵人帶走了。欲星移將布袋放好,用長鼻子推推凰后,意思是吃飯時間到。原本該熱鬧不少的破落尚賢宮忽然變得有點冷清。

欲星移最近帶食物回來的效率好到嚇人。

歸功於山下那個好心的人類。那日欲星移去挑戰獵人對他一身水色毛皮的執著度,卻不想碰見了個小鬼。

修煉到他們這個層級,使點幻術不在話下,老獵人也都明白狐狸精的套路,兩方交手各自知根知柢。唯有那個人類小鬼在他放幻術起大霧時懵懵懂懂入山,被困在山裡兩天半,最後是他看不下去,主動解除幻術,還差點被老獵人抓到狐狸尾巴。

 

已經和默蒼離的人類混得很熟的兩隻小狐狸告訴他,那是商人北冥家的大少爺。聽說北冥老爺誕辰將至,便想給他做一件狐裘,聽說山裡最稀罕的是藍狐狸,就想自己弄到手,以表孝心。

欲星移邊將魚刺吐出來,邊後悔當初怎麼就這麼好心一回呢。

午飯吃完了,日頭正高照,雁王和俏如來又跑下山去找默蒼離及杏花君。凰后與鐵驌求衣不曉得跑哪去,欲星移在尚賢宮中無聊,又下山去了。

然後他在山道口見到小鬼他爹。

 

北冥封宇原本和人談商業往來之事,見到自己後很親切的揮手打了招呼,欲星移沒想和別的人類有太多交集便閃到草叢內,結果北冥封宇對面那人回頭甚麼都沒見到,臉色流露出畏懼,連帶對北冥封宇的眼神也奇怪起來。

他們的事情很快談妥,欲星移等到人走了才現身。他跳下山石坡道,輕巧落在北冥封宇腳邊,尾巴綿綿地掃著他的腿。

「我們又見面了。」

欲星移嗚嗚兩聲來回應人類的微笑。貿易水路的業內龍頭北冥老爺蹲下,小心翼翼摸了兩把藍狐狸的毛。村中獵人的目標他是知道的,也覺得他們的直覺及執著很正確。這油光水滑的毛皮,摸起來確實舒服。

「上回漁獲吃得慣嗎?那些漁獲從雲州運來,這個地方不常見。」

欲星移給他的回答是讓他繼續嚕毛。

山道邊人跡罕至,不管北冥封宇及那個人類為了甚麼原因在這裡談生意,或只是剛好遇到,都不太正常。作為修煉已久的狐狸精,欲星移一眼就看出那個商人身上的氣息有問題。

不過話說回來,泰然自若對狐狸說話的北冥封宇也很有問題。

也許是雁王和俏如來頻繁的拜訪已經影響了這個村子的人,更可能是默蒼離對這村子裡的人幹了甚麼,讓他們自然而然接受狐狸的存在。想起從前默蒼離的教育手段,後者可能性更大些。

 

當天夜裡欲星移難得沒有窩在尚賢宮睡覺,而是悄悄下了山,循著氣味找到北冥家。他才靠過去,就見數名蒙頭蓋臉的黑衣人藏在黑影裡,顯然來者不善。他摸進家宅內,找到了北冥封宇。那人類還未就寢,點著燈在看帳本,欲星移靠過去,見北冥封宇一臉意外,開口說出人話。

「老爺真有閒情逸致,外面那麼多訪客。」

「……原來你能講人話啊。」

「……」欲星移覺得自己白操心了。他不比人類五感,當下早已感受到外頭混進許多不屬於黑衣人的氣息,怕是北冥封宇早有準備。

「既然老爺已有安排,那我走了。」

「請留步。」

欲星移沒理他,轉身就要走,若說這帶點尷尬意味在或許算是公正的。他沒料到北冥封宇見挽留不成,心急之下竟直接把他整隻狐狸抱起來。

 

翌日,大夫杏花君被北冥異請到自宅去,給扭到腰的北冥老爺醫治。

「怎麼人好好的,突然就閃到腰了。」

「父親連我們也不說原因,您這樣問,我們亦回答不出來。」北冥異答道。倆人無視了在旁邊篤定道絕對是昨晚刺客害父親閃到腰的北冥華。若刺客能害北冥封宇閃到腰,必須得是飛的吧。昨晚那些人可是連大廳都沒能進去半步。北冥觴和北冥縝代父出門去處理昨晚的問題,想必會為父親討回公道。

狐狸是沒有人類某些觀念的,於欲星移這樣的大狐狸來說,對自己的重量毫無概念,十分正常。

不過北冥封宇也非毫無收穫,至少兩三天後的夜裡,他便在半夢半醒間瞧見一名藍衫男子在房裡照看自己。此人丰神俊朗、英姿勃發,還有一對好看的茶色眼睛。

 

评论(32)
热度(136)

© 時間逆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