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魯魯米。

[金光]萬聖節吃派之後

 [金光]萬聖節吃派這篇的發展。


※內含物:

一點默杏默、一點空網、劍蝶牛友情向、自由心證的俏雁俏。



=正文開始=



夢虯孫在超市裡遇到上官鴻信時他正在冰品櫃前面,右手臂被某個夢虯孫沒見過的年輕女性挽著。

對方年齡看上去和上官鴻信差不多大、或許再小一點。從後面可以看見她歪頭和上官鴻信說話時的側臉,看起來兩人相談甚歡──那個上官鴻信和人相談甚歡?他硬生生忍下一句「看到鬼」,從口袋裡摸出手機,總之先拍照存證了。夢虯孫躲在零食架後面,一心二用的邊往籃子裡扔零食、邊觀察那兩人。最後上官鴻信拎著滿滿的冰淇淋和冰棒去結帳、手臂依舊被年輕女性挽著。

「看到鬼。」夢虯孫最後還是沒忍住這句話,等到他們離開超市了,才提著零食已經搖搖欲墜的購物籃去結帳,拿的還是欲星移的信用卡。

 

史精忠發現他和上官鴻信衣衫不整的照片傳到史豔文手裡時,簡直恨不得那天下手再狠一點,直接把這個師兄宰了一了百了。

「希望現在殺了他還來得及……」他直接推開上官鴻信本就沒關好的房門,怒氣沖沖對上他師兄同樣陰摯的神色。但僅僅這一眼,他看清楚了房間內的情況,也立刻發現事情超出控制的部分並不在自己或對方手上。史精忠感到腹部又開始疼痛了。

上官鴻信讓開身體,語氣不善,「進來。」他甚至懶得去裝平日面對史精忠時充滿嘲諷意味的沙啞聲線。

史精忠想想這事確實需要閉門密談,於是從善如流走進去,並裝作沒看見上官鴻信關門前,路過走廊口的北冥觴一臉「我什麼都沒看見」的表情。

雖然其實也沒什麼好密談,照片既然能傳到史艷文手上、必定也傳到羽國的上官家手上。亦即眼下他們要面對的是來自兩邊家屬的問候──模樣端莊地坐在他師兄椅子上的年輕女性向他頷首,笑得相當溫柔優雅。

「初次見面,我是上官霓裳。你就是那個脫我哥哥衣服的史精忠嗎?」

「……是,我是史精忠。」果然還是應該把上官鴻信打死,一了百了。

面對房內的師弟和親妹妹,此時上官鴻信覺得臉上隱隱作疼,那當然是被史精忠揍出來的。但這不能讓妹妹知道,於是他裝作沒有事情的樣子,並不著痕跡偷眼去看他的師弟,發現史精忠的表情和他一模一樣──也就是毫無表情──因而放下心。顯然他給對方腹部的那一拳效果也相當不錯。

上官鴻信知道史精忠泰半的黑歷史,就好像史精忠也知道他的黑歷史一樣。畢竟他們每週到同一個教授那裡去報到、每次都從同一間研究室千瘡百孔的回到同一間宿舍、然後用同一種心情面對似乎永遠達不到默蒼離要求的論文。

只是他從未想到自己會有被史精忠黑歷史波及的一天。

 

夢虯孫坐在宿舍裡想了半天,最後決定把照片寄給劍無極。他喀嚓喀嚓咬著草莓POCKY,老覺得最近他轉發照片給劍無極的頻率似乎有點高。沒等他思考個結論出來,欲星移的電話就到了。

 

劍無極點開夢虯孫的發過來的檔案,在速食店裡將可樂噴出來。

他對面的史存孝本能偏頭閃過可樂攻擊,一臉莫名其妙看他,鳳蝶相當嫌棄地遞了面紙過去。劍無極隨意擦了下臉,還低頭在手機上按了一會兒,之後才抬頭,「笨牛和蝶蝶快看照片!」

「啊?哦,我看看……啊、這!」史存孝大驚。

「這不是史精忠的師兄嗎?」鳳蝶從腦海裡撈出照片中男性的身分,接著才去看照片裡的另外一人,「旁邊這位女性是?」總覺得長得和史精忠師兄很相似。

她才要猜測這是對方的親戚,劍無極就壓低聲音,並用極富神秘性的音量吐出那兩個字……「外遇。」

史存孝一拍桌、「他真是太過份了!」

「嗯?!」鳳蝶回過神想阻止時已然來不及。

史存孝把照片發給了他二哥。

……等等、這模式怎麼似曾相識?

 

史仗義在吃烤肉的空檔撈過手機,發現是小弟發送了檔案,於是便點開照片,且繼續未讀史豔文傳來的所有訊息。

曼邪音伸長筷子準備從熾閻天的碗裡偷撈牛肉,被蕩神滅也用筷子阻止了。然後他們就用筷子打起來,而熾閻天忙著往每個人碗裡扔烤好的肉片。

只有網中人注意到史仗義隱隱顫抖的肩膀。

「小子,怎麼了?」

「沒,沒事。」史仗義放下手機,心情大好地把自己碗裡的肉都撥給網中人,「我親愛的大哥很快就會體會到史家人的親情了~~」

他實在太過愉快,以致於連付帳回來的帝鬼都不明所以。

 

史艷文的字典裡沒有消極怠工這四個字。

不過羅碧把手機拋過來時說了句「是小空」。於是他立刻就丟下工作,在胞弟鄙夷的目光中接過手機並點開叛逆期二兒子訊息中夾帶的檔案。

羅碧順手接過史豔文的檔案繼續做下去,感覺這畫面似曾相識。上一回讓史豔文打開照片停頓了至少三秒的,是史精忠那小鬼和他師兄兩人衣衫不整的畫面,這次不知道又是什麼。

 

上官鴻信的妹妹特地從羽國坐飛機來到九界大學探視哥哥,當然不會是為了那張極富欺騙性的照片。她是來找策天鳳、或者說,默蒼離的。

「霓裳暗戀策天鳳很多年了。」

「那叫做暗戀?」

「你有任何意見?」

「……沒有。」

史精忠捧著香片,和上官鴻信一起坐在杏花君家裡,看上官霓裳繞著導師打轉,神色無比甜蜜如同熱戀中的少女。杏花君似乎挺喜歡她,連端給她的點心都比他們大塊。也許對他來說,只要不是默蒼離的敵人就都是好人。

按照上官鴻信的說法,霓裳的暗戀光明正大且非常頑固,當年的策天鳳無論說了多少話都無法改變她的想法。即使直到現在,杏花君和策天鳳這麼明顯的互動都無法令她打消念頭。

實乃女中豪傑也。

史精忠的手機發出接收檔案的提示音。

「是父親。」他打開那張已經被轉手過好幾次的照片,而後陷入沉默,連杏花君的貓跳到他的膝蓋上都沒有知覺。

 

「師兄。」

「嗯?」上官鴻信有不好的預感。史精忠每次喊他師兄,如果不代表他正準備嘲諷自己,就是心虛。

「抱歉。」他的師弟充滿歉意地將畫面展示出來。

看到史豔文傳給兒子的檔案和充滿關懷的問候,還正好接在那張不堪入目的誤會照後面,上官鴻信油然而生一個念頭。

──那時候就該把史精忠打死,一了百了。


(完)



朋友說上一篇沒有史家人,所以我把史家人寫出來了( ´・ω・`)(不

以及太腦殘所以就不標TAG了( ´・ω・`)

评论(9)
热度(28)

© 時間逆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