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魯魯米。

[金光]光棍節吃冰

※內含物:默杏默、軍兵、觴淵、只在背景出現的尸琴、戀愛中毫無理智的阿觴(比心)


推薦BGM:單身狗


=正文開始=


 

學校餐廳的冰品店今天掛了個牌子,上書「寡人孤家,吃冰半價」。

北冥觴和飛淵牽著手路過這家冰品店,看見老闆充滿惡意的告示牌,倆人湊在一起交頭接耳,認真考慮了會兒是否先分手個三十分鐘,最後他們商量好了吃完冰再復合。事後結帳時工讀生轉達老闆要收他們雙倍的錢。

和他們一起去吃冰的蒼狼不能理解他倆又不差這點錢,為什麼跟著瞎起鬨。

「過節當然要共襄盛舉啊!」飛淵咬著粉紅色塑膠湯匙、面前桌上擺著粉紅色的草莓刨冰,但這完全無損她滿臉正氣凜然。北冥觴毫無主見地點頭附和,然後沒義氣地從蒼狼盤子裡挖走一大球香草冰淇淋。

蒼狼不想理他們。他邊吃冰邊把特價消息發給史精忠和上官鴻信。

過節嘛、當然共襄盛舉。

才剛發完訊息,下一秒便收到來自風逍遙的電話,說是要約去唱歌。蒼狼感到有點茫然。並不是他和風逍遙不熟,其實他倆處得還不錯。只是因為和風逍遙去唱歌聽起來實在太奇怪了,有種去了之後會被鐵驌求衣訓話的錯覺。

而且……「這個時間,你不是應該在上班嗎?」

『那個不重要。老實跟你說,其實是為了墨雪啦。』

蒼狼暫且無視了那句不重要和它的嘈點,「墨雪怎麼了?」

『墨雪失戀了,這可是大事啊~』

「墨雪失戀?」蒼狼大感意外,「墨雪喜歡誰了?」

『你們學校之前不是請那個魔世的長琴無焰去開音樂會嗎?墨雪不小心就愛上她啦。』風逍遙在電話那頭的聲音停頓了下,估計在喝酒。

蒼狼當然知道長琴無焰,因為長琴無焰來表演是史精忠牽的線。他記得那位女性的模樣,氣質平穩沉靜像塊沉澱了美好歲月的玉。「可是長琴無焰……」

『結婚啦。』風逍遙一派輕鬆,『我已經帶墨雪就定位了,等你啊。』

他說完後沒等蒼狼應話就收線了。蒼狼抬頭想尋求幫助,但對面那兩個分手中的情侶已經把頭靠在一起,一人戴著一邊耳機不曉得在聽什麼,模樣親暱甜蜜,顯然已經進入兩人世界了。

「……」為了過節,也是挺認真的。他不無消遣地想,然後認命把吃完的盤子端去放好,前往風逍遙指定的地點。

 

鐵驌求衣打開包廂門之前已經作好心理準備。

這世上很難有什麼事情能嚇到他或令他不知所措,然而直到今天他才發覺,眼前的景像可以算是其中一件。

墨雪一臉憂鬱地捉著麥克風,深情低沉的歌聲在整個包廂裡迴盪;孤鳴家族的繼承人用手背在抹臉,雖然動作含蓄拘謹但顯然哭得厲害也醉得厲害,尤其旁邊散落一地的空酒瓶讓這個推論更加無懈可擊。

在「明日黃花~凋萎伴異鄉客~~盪闊~曾豪氣燻野染雲霓~~」的歌聲中,他伸出手,精準地逮住發現情況不對、正要開溜的風逍遙。

「胡鬧!」

鐵驌求衣的聲線威嚴凌厲,但此時此刻完全被音樂、歌聲、以及蒼狼唱和「明日黃花」的聲音給蓋過去了。手裡的下屬兼同居人歪了歪頭,露出一個討好的笑容,「老大仔,你都來了,不一起唱嗎?」

「……」

「你看你這麼嚴肅,偶爾也要重溫一下青春啊!不過老大仔你有青春過嗎?嗯……很難想像……」風逍遙抱著手臂,行看似思考實則耍賴之舉。

鐵驌求衣不理他。

上頭墨雪閉著眼睛──以至於沒發現他的存在──很入戲地唱,下頭蒼狼照著拍子搖搖晃晃──喝醉了,顯而易見──跟著唱,天花板上彩球燈光五顏六色旋轉著,整個空間十分失控。

他把手裡的風逍遙扯出包廂,對著那個乖乖站好但仍沒個定型的傢伙扔出自己的錢包,「去結帳,然後打給鉅子的學生,叫他來接人。」

「老大仔你要幫我們付錢喔?怎麼這次這麼好心?」

鐵驌求衣掃他一眼,毫不客氣,「從你下個月的薪水扣掉。」

「唉,好吧,就當作是替墨雪付錢吧。敬失戀~乾杯~~」

若非知道風逍遙是喝不醉的,鐵驌求衣真想拿盆水潑醒他。

 

同一時間,北冥觴和飛淵邊分食後來加點的冰淇淋──花生醬巧克力口味,加上小熊軟糖、堅果碎片和兩根巧克力餅乾棒──邊晃著腦袋把那首歌學會了。

「你不覺得很應景嗎!」飛淵握著拳頭十分興奮。

「你說的都是。」北冥觴毫無理智地應和。

於是當上官鴻信和史精忠一人一邊扶著蒼狼踏進家門時,便看見北冥觴抱著吉他在那兒哼哼唱唱。

老實說蒼狼已經酒醒得差不多了,只是暈得厲害。左邊上官鴻信的論文今天上午才被默蒼離好一通「指導」,去接人時臉色介於「我要被你蠢死了」和「我來看好戲」之間,蒼狼也不好多說什麼;右邊史精忠好一些,不過顯然他也被指導教授批評得不輕,心情約和上官鴻信不分上下。

他們三個花了好一些時間才聽清楚北冥觴唱的是什麼,於是臉色都變得不太好看。

「問君能有幾多愁啊、你還沒有女朋友,抽刀斷水水更流、你還沒有男朋友……」

上官鴻信冷笑一聲,鬆開扶著蒼狼的手,用平時只有對史精忠才會用上的輕柔語氣說道,「你可以唱給他聽,他會喜歡的。」他用下顎點了點蒼狼的方向。

北冥觴沒理他,雙目低垂盯著吉他,腳丫子跟著和絃打拍搖晃,繼續唱著,「舉杯消愁愁更愁、你還沒有女朋友,路見不平一聲吼、你還沒有女朋友……」

史精忠配合上官鴻信的動作鬆開蒼狼,笑得溫溫和和。連上官鴻信都不會選擇在此時忤逆他。

而被他們鬆開的蒼狼心想。

反正我現在喝醉了。

於是他走過去,笑得溫文儒雅,「我知道,我是條單身狗。」

默蒼離的兩個學生在他出拳去揍北冥觴的瞬間撩起袖子加入戰局。

 

修儒撥給史精忠的電話沒有通,他只能推測對方和上官鴻信也許在離開默蒼離教授的研究室之後又去了別的地方。他抱著書包和默蒼離乖乖佔位,而杏花君則去排隊買冰。

這個時間點正好下課,人多得要命,其中還有不少學生把他給認出來。邊和學生打招呼邊往前擠,杏花君好不容易才排到櫃台前,結果被工讀生轉達老闆把他的名字列在拒絕半價付款的名單上。

「蛤!為什麼!」

「我想是因為,冥醫老師怎麼看都不像是單身吧。」打工的女學生軟軟地笑著打槍他,杏花君又不好對無辜人士發作,只好摸摸鼻子付全額,並接過點單的兩碗抹茶紅豆冰和一碗鮮奶煉乳冰。

他不忿地端著餐盤走到座位旁放下,邊將湯匙分別遞給佔位的默蒼離和修儒邊抱怨,「那個老闆一定有問題。」

修儒漫不經心應和他的話。眼前煉乳鮮奶冰在下午的陽光下閃閃發亮,他舉起湯匙正準備要吃,結果被端著盤子的路人不小心撞到手肘,湯匙啪一聲掉到地上。想要轉頭尋人卻發現對方也許逃跑了、也許沒注意到,反正根本不曉得是誰。

他準備站起來,「我去重新拿一支湯匙。」

「太麻煩了,我這把給你啦。」杏花君把自己還沒用過的湯匙遞給他。

「那老師你要怎麼吃?」

回答他的竟是默蒼離,「我和杏花一起吃。」

「不要叫我名字!」

不對、重點在那裡嗎?修儒有些汗顏地重新坐下,他看著眼前倆人把冰碗靠在一起,默蒼離滑IPAD的時候杏花君便吃冰、杏花君若是開口和他說話,默蒼離便放下IPAD吃冰,默契無比且熟練萬分。修儒舉著杏花君的湯匙吃冰,心想難怪老闆不肯半價賣你

劍無極端著一杯鳳梨冰沙從人群裡擠出來,憤怒地從他們三人後面走過去,他正對史存孝大聲嚷嚷那間冰品店一定有問題。他手中的鳳梨冰沙上插著花俏小雨傘、兩根餅乾棒、和扭成愛心形狀的吸管,怎麼看都是情侶專用款,但這卻是冰品店在今天特別推出的單身聖品。聽他的抱怨,這是工讀生強力推薦他的品項。

「我像是單身的人嗎!啊!?」

「但是你也還沒正式和鳳蝶交往啊?」

「笨牛你到底站在哪一邊啊!」

默蒼離把最後一口冰用湯匙刮起來,塞進杏花君手裡。

「有一件事情你說對了,杏花。」

「啊?哪件啊?還有不要叫我名字!」

他習慣性無視友人的抗議,泰然自若繼續說道,「那間店的老闆的確有問題。」

 

鳳蝶端著茶走進客廳時神蠱溫皇還懶洋洋地躺在榻上,她把茶杯碰地擺上矮几。

「還珠樓的業務什麼時候擴張到冰品業去了?」

「欸~業務當然是多多益善啊,不然怎麼能讓鳳蝶你過好日子?你說是吧?」

「您說的是,那不如再開間幼稚園吧,您就當第一個學生如何?」

 

 

(完)


大家光棍快樂(*´∀`)~♥ 


评论(6)
热度(39)

© 時間逆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