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魯魯米。

[金光]跨年倒數中


接續[金光]約會這篇。


※內含物:大量雁俏無差、存在感甚重的觴淵、背景一提玄欣



=正文開始=



 

史精忠左手提著超市袋子,雨水打得他半邊肩膀都濕了,從傘緣落下一漣漣雨珠令T-Shirt連帽沉沉的壓在肩上。他稍微往持傘人那邊靠近點,上官鴻信偏頭看他一眼,將傘側過去些。

只是這樣一來,就換成上官鴻信半邊肩膀濕掉了。

果然不該相信天氣預報說的降雨機率小於百分之三十。史精忠微微抬眼去看上官鴻信手上的灰色雨傘,在心裡思考要如何向常欣與玄狐致謝。如果不是方才常欣將傘借給他們,自己和玄狐共撐一傘回去,他和上官鴻信就得在超市裡等到雨停了。

不過、「你在超市做什麼?上官鴻信。」他瞥了一眼對方提在手上的袋子。因為不透明的關係所以不知道裡面裝什麼。史精忠的袋子裡是泡麵和罐頭,研究室裡的備品快要吃完了,這個月輪到他補貨。而上官鴻信的袋子則不清楚。

「你猜。」

「我才不要猜。」對話間有輛車從旁邊駛過去,史精忠為了閃避水花又往右邊靠了一點。上官鴻信索性和他交換位置,自己走在靠馬路那側,省得車輛疾馳而過濺起的水花又潑到史精忠身上。

回到宿舍時雨勢越來越大,由於大半的傘都給了對方,上官鴻信半身幾乎都濕了,以至於一回到家他便丟下雨傘直奔浴室。

狀態尚可的史精忠懷裡跳出一團毛球。

他把濕漉漉的傘收好,又拿拖把拖了一地水漬,然後將兩個袋子裡的物品通通歸位,冰品進冷凍庫、泡麵和罐頭收在常用的背包裡後天帶去研究室。

而杏花君的貓乖巧窩在上官鴻信常坐的椅子上盯著他忙碌。

貓在超市外被他倆撿到,推測是出來散步忘了回家,見牠蹲在超市外的長椅上眼神悠然,兩人決定在牠被淋得渾身濕搭搭前把貓帶回去。天鳳仔一路上有史精忠用外套擋風、有上官鴻信用傘擋雨擋水花,此時的毛依然乾爽蓬鬆,絲毫沒有被淋到分毫。

外面滂沱大雨越發恣肆落下,沒多久,在嘩啦啦的雨聲和隨之而來的寒冷氣溫中,北冥觴與蒼狼也回來了,進門時還將一沓各種粉色系的信封信紙扔在桌上。

「哈、」史精忠拿紅鳥娃娃逗著貓玩──但貓沒理他──看見那沓信紙忍不住笑出來。

剛踏出浴室的上官鴻信瞥了他一眼,隨手把擦乾頭髮的毛巾扔他臉上。天鳳仔輕巧躍開,跳到蒼狼旁邊的扶手上趴下來。

蒼狼將包包放妥後動手整理那疊信,頭也不抬,「上官鴻信,你還是不看嗎?」

「我還想呼吸。」

「那我就原樣放回默蒼離老師的辦公室信箱了喔。」

北冥觴偏頭躲過因上官鴻信伸手格檔而飛過來的娃娃,隨手把那隻紅色肥鳥撿起來放回桌上,幫著蒼狼將信疊好。自從他們的帳單都設定自動扣款後,已經頗久沒有做過收信這麼充滿復古涵義的動作了。

「喔,這是寫給史精忠的。」他把那封指名給史精忠的白色信封放到一邊,又陸陸續續從裡頭挖出幾封同樣的示愛信。

「你看,這裡還有給默蒼離老師的。」蒼狼將另外一封拿給他看,然後疊到第三疊上面。

在上官鴻信和史精忠的例行活動結束之前,他們便將信都分類好了。寫給上官鴻信的愛慕信就放回辦公室、寫給史精忠的等會兒放他房間讓他自己慢慢回信、寫給默蒼離老師的──經他本人同意──冥醫老師不同意然而並沒什麼用──就交給樓上冥醫老師。

至於躺在他們師生三人共用的學校信箱裡面那些,就讓他們自己處理吧。

「你認為這會持續到什麼時候?」

「期末吧。」蒼狼側頭回答他,天鳳仔恰好也歪頭看著他倆,一人一貓動作意外重疊起來。

等到期末考卷出來──甚至無須成績出爐──那些大學部的學弟妹就會知道,學期成績與教授和助教的美色之間,就如同魚與熊掌只能二選一。當然特定能達到默蒼離要求的學生除外,只是那種學生……並不多。目前成功辦到這件事情的只有兩個人,而那兩個人正在他們旁邊同門相殘。

 

約幾個月之前蒼狼收到一張鳳蝶轉寄的照片,印在上頭那個穿著酒紅色絲質襯衫、戴著暗紅色耳機、在疏落樹影中半垂著眼、微笑對筆電敲鍵盤的人,明顯就是上官鴻信。照片拍攝角度非常好,將他拍得疏離冷淡。他之笑容彷彿最美麗的謎題。

後面那行是照片旁標註的文字。

『這應該是你室友沒有錯,已經在大學部引起騷動了喔。』鳳蝶的文字一條條跳出來,『默蒼離老師這學期替人家代了一堂選修,上官鴻信擔任助教對吧。有許多人決定要去旁聽了。』

蒼狼只發了一條問句,『是你把情報賣給他們的吧?』

『能做的生意為什麼要放過?』鳳蝶在句尾附上一個真誠的笑臉顏文字。

也就是說,現在提醒他已經來不及了。

於是蒼狼把照片轉給旁邊的北冥觴和飛淵看,飛淵驚呼那聲「是我拍的照片」解釋了一切。道域風格的文字和熟悉的構圖,還有關於誰能靠上官鴻信那麼近拍照,卻沒有被他攆走的謎團都解開了。

蒼狼看著北冥觴,神色真摯,「我保證不告訴他,但是距離被猜出來也不遠了。」畢竟默蒼離師生三人都彷彿有讀心術。

北冥觴仰角四十五度,憂鬱非常。

事後上官鴻信突然多了大量愛慕者,慕名而去的學生才猛然發現到照片主角本人比起冷淡不如說是冷漠,但該堂授課教授的清冷氣質更甚上官鴻信,他倆之外的史精忠則是性格溫潤令人舒適。

那三人迥然不同的氣質造就了堂堂爆滿的現狀,也造就了後來信箱同課堂一樣爆滿的情況。

 

天鳳仔軟軟地喵了一聲,脖子上的新項圈發出叮噹聲響,牠跳下扶手逕自走到門邊,回頭望著屋子裡的四個人,意思昭然若揭,快要打起來的上官鴻信與史精忠停止鬥嘴去幫貓開門。

時間越來越晚,外頭的雨逐漸停止。

牆上的指針幾近重疊時,北冥觴從上官鴻信提回來的袋子裡取了幾盒微波食品去廚房,蒼狼正在收拾桌面,好把他們帶回來的酒和滷味擺出來。不久後飛淵和常欣、玄狐踩著極限跨門而入。

北冥觴將撲過來的飛淵抱了個滿懷,「我還以為你們趕不上了。」

「路上車太多了,幸好本小姐有練過!」

「……我就不問你都練了什麼,總之有趕上是最好不過了。」北冥觴親親她的頭髮,滿臉眷戀溺愛。

其他人紛紛泰然自若地把視線轉開,上官鴻信拿著遙控器打開電視,鳶飛魚躍之九界聯合跨年晚會──羽國上官家與海境北冥家主要出資──的節目正在上演,此時由中原梅香塢頭牌歌姬聆秋露上場友情贊助演出,鏡頭轉過剛好帶到旁邊微笑著的萬雪夜。

不多時樓上的默蒼離和杏花君師徒也出現在門外,手裡同樣提了些吃食和果汁。貓被默蒼離抱在懷裡衝著他們喵了聲。

史精忠和蒼狼把食物從廚房裡端出來擺滿桌子、一邊常欣舉著手機接通了和夢虯孫的視訊,那端劍無極、史存孝、鳳蝶在跨年演唱會現場朝他們揮手。整群人吵吵嚷嚷,聲音混在電視裡等待時間的倒數中顯得無比熱鬧。

時間倒數的最後幾十秒鐘裡,史精忠悄悄站到上官鴻信旁邊,把自己手裡那盤切片鵝肉塞過去。後者挑眼看著他,似笑非笑,「什麼意思?」

「你猜。」

「我不要猜。」

「那好吧,」史精忠無所謂地坦承,「我把你電腦裡誤芭蕉小姐和北冥觴的照片都刪掉了,手機記憶卡、移動硬碟、雲端備份的照片也都刪掉了。抱歉。」

「你破解了我的密碼。」

上官鴻信不只沒訝異,看起來還挺愉快。這使得史精忠略顯得無措,他不得不想起自己破解密碼時的尷尬。

「用我的生日當密碼是你最大的錯誤。」

「我喜歡失敗的第一步。」他羽國來的師兄仍然一派悠閒,「來猜猜看我的下一步?」

「這樣就能讓你放過北冥觴的話,好吧。」

史精忠在心裡嘆了口氣,心想替北冥觴解決問題怎麼這麼難。不想上官鴻信趁他開口說話時,猛地塞了一片鵝肉到史精忠嘴裡。

「素的。」他趁這個吃素的師弟抱怨前開口,「我去買的。」

史精忠嚼了兩口發現還真是素肉,於是邊嚼邊看著上官鴻信等他下文。

電視上的倒數計時只剩十多秒。

「不用著急,我們還有很多時間──」他的師兄在機械揚聲器傳出的倒數中壓低音量,略略沙啞的嗓音中帶著些微笑意,「明年再說吧。」

聞言史精忠吞下那口肉,忍俊不住也笑出來,「好,明年再說。」

 


北冥觴永遠都不會知道那張差點害他遭到報復的照片裡,上官鴻信究竟在做什麼,才會笑得那麼令學弟妹們傾心。

『貓糧要吃完了,你回來的時候順便買一下。』

「別讓我覺得給你副卡是白費力氣。」

『太少的量他們不外送,而且得讓「老師的貓」換換口味。』

「……要買哪一牌?」

『別重複就行了。還有,不要用信用卡付帳,超市的刷卡機壞了。』

「那麼你必須自己去買了,師弟。」

『上官鴻信你是生活殘障嗎……』

「只對你。」上官鴻信修長的食指在鍵盤上一按,將這句充滿挑釁意味的話送出去,嘴角勾起微笑。

飛淵神速按下快門。



(完)


评论
热度(61)
  1. 涅槃·凤舞時間逆流 转载了此文字

© 時間逆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