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魯魯米。

[金光]東皇戰影仙山沒有直播的35

※雁俏雁有

※各種情侶




=正文開始=



月牙嵐在漫天花瓣裡,終於撫上愛靈靈的臉,神色混合著歉意與濃厚愛意。

「我終於,為你報仇了。」

「嵐……」他的妻子哽咽著,纖細手指握住他的手腕。

他將愛靈靈抱進懷裡,沒有發現自己的聲音同她一般哽咽。「對不起,丟下你一個人;對不起,丟下小誠一個人。我已經請劍無極照顧他,但是現在的我,沒有資格作他的父親了。」

「嵐……」愛靈靈指尖環上他的背,聲音細細地傳入耳中,「你永遠,是我的丈夫。」


宮本總司按住月牙淚的肩膀,阻止他衝上去痛揍弟弟。

「淚,讓他們靜靜吧。」雖然對信有些抱歉,但他相信,淚其實對於能再見到弟弟,終究還是歡喜多一些。

玄之玄從旁邊晃過去,轉頭看見入口處摟摟抱抱的月牙嵐和愛靈靈,霎時間覺得有些眩目。他站在原地思考原因,並且離默蒼離的樹離得遠遠的。

此時的仙山正值午後時分,天清氣朗、萬里無雲。


莫前塵等靈界人迎上牽著月牙嵐的愛靈靈,正在對著前者滔滔不絕叨念;默蒼離在他的樹下擦鏡,冥醫從不遠處朝他過去,手裡端著兩盒糕點;一步禪空和法濤無赦正打坐,錦煙霞與梵海驚鴻在旁邊拌嘴,被一步禪空看看、笑笑,倆人又同時安靜;稍遠些的地方,天海光流及邪馬台笑親親密密靠在一起打牌,他們對面是分享同一個酒瓶的撼天闕及戰兵衛;再往後是常欣正擺弄她的花花草草,玄狐拿著澆水器蹲在她旁邊,學著分辨花種。


更過去的地方,西經無缺、蕩神滅及北冥觴聊著遺留人世的心上人;這麼巧,隔壁的玲瓏雪霏、聆秋露與茹琳也在聊心上人;再隔壁的荻花題葉和顥穹同樣在聊差不多的事情。東邊被那群人占據了。

西面白日無跡和女暴君姚明月不曉得在爭執什麼;南方是一片海(叫作仙山為什麼會有海),帝女精國的魔伶和羽國的上官霓裳並肩坐在海邊,漫漫說著喜歡上墨家鉅子的酸甜苦辣──對,絲毫不管前任鉅子就在附近。


玄之玄突然領悟了。

這是一個對沒有情人之人不友善的死後世界。



嬰兒雁俏車


评论(8)
热度(15)

© 時間逆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