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魯魯米。

[金光]元宵節吃元宵


※內含物:室友四人、修儒、不知羞恥默杏默





=正文開始=



01.

知名廠商出了一款新的抹茶元宵,據說人氣扶搖直上。

蒼狼想起這件事情,把架子上的抹茶元宵拿下來放進提籃裡,上官鴻信撈出那盒冷凍元宵丟回原位。

「……」他無語地望著對方。

「那個不好吃,」史精忠在蒼狼另外一邊道,「只是香料和色素而已。」

「我覺得你們不能一直用冥醫先生的標準來看待世界。」蒼狼正色地把那盒元宵放回提籃裡,然而上官鴻信又一次把它丟回原位。

「誰告訴你我們用冥醫的標準看待世界。」

「是用老師的標準。」史精忠把新鮮的蔬菜放進提籃,顯然在這件事情上面他和他傳言中不合的師兄會放下彼此成見,連成統一戰線維持生活品質。

蒼狼忍無可忍,發了條訊息給脫隊到甜食區挑選巧克力的北冥觴,讓他拿兩盒元宵去結帳。

在外生活還嬌生慣養的人真討厭啊。

他毫無自覺地攏了攏祖叔叔特地給他寄來的高級保暖圍巾,這麼想著。

冥醫的抹茶湯圓是手工製作,雪白綿軟的糰子裡面包著貨真價實抹茶膏,咬一口後濃而不澀的抹茶便會流出來,配上甜湯後味道中和穠纖合度。

當然平時他才沒有那個閒工夫搞這種東西,但默蒼離有,而與以往不同的是,現在他們正式住在一起了。冥醫值班時,默蒼離和修儒可清閒了。

「我以為默蒼離先生……嗯……十指不沾陽春水?」

「所以,元宵修儒作的。」史精忠冷靜地回答蒼狼。

「哦。」他應了聲,覺得沒有什麼異樣。


02.

冥醫回到家時已經過了晚上十一點。能在這時間回來實屬萬幸,他很滿足了。

開放式廚房裡修儒舉著湯勺攪動元宵,甜湯味道學得他七八分像了。

有子如此,夫復何求。冥醫放下包,把自己摔在沙發上。貓團在他旁邊,任他如何讓沙發晃動都沒有移動分毫的意思。冥醫看了牠一眼,湊過去把手塞到貓肚子下面。

暖熱的體溫立即讓凍僵的手舒服許多,筋血都輸通活絡了似的。冥醫把臉埋到貓背上,覺得這溫度真是舒適極了,他忍不住喊了聲「天鳳仔」。

「有什麼事情嗎?」默蒼離的聲音從他頭上清冷傳來。

冥醫嚇了一跳、「嚇啊──!」

貓被他的動作擾著,無聲無息站起來,另覓他處去了。大隻天鳳理所當然坐到小隻天鳳的位置上,側過頭,眼也不轉地看著冥醫。

明明是沒有什麼起伏的聲線,他卻硬生生聽出一絲調侃,「人就在這裡,你抱著貓是什麼意思?杏花。」


03.

兩鍋抹茶元宵端放在桌子上。

沒有什麼意外,手工元宵以五比零的懸殊票數勝出。蒼狼和北冥觴摸摸鼻子,乖乖去收拾善後。

修儒趴在桌上寫作業,上官鴻信在他的那張椅子上與小妹視訊通話,史精忠坐在少年旁邊,邊和父親傳訊息、邊指導對方作業。

他偏頭去問認真寫作業的修儒,「你今天要睡在我們這裡嗎?」

對方咬著筆桿想了想,「你和上官大哥睡一間,會覺得不方便嗎?」

──這下可尷尬了。

蒼狼和北冥觴在廚房裡偷笑,上官鴻信原本壓低聲音、帶著耳麥和小妹說話,突然整個人安靜下來。

修儒笑起來,「開玩笑的。多謝好意,我可以去睡默蒼離老師的那間,現在我有他家的鑰匙了。」

上官鴻信隔空和史精忠交換了個眼神。

後者咳了兩聲,音調隱約不太自然,「沒什麼不方便,你如果想直接睡我房間也可以。」

廚房裡的北冥觴和蒼狼不幹了。修儒還未成年啊!

他倆擦了手跑出來,一人一邊拉住修儒,「我們三個今天都外宿吧。」

史精忠大笑,而上官鴻信低頭繼續和小妹通話。顯然惡整成功讓他們心情都不錯。


04.

硯寒清覺得那座藍色鯊魚的花燈簡直不能見人。

他把過小的貝殼與藍色鯊魚拍下來,原本是要發給欲星移讓他注意影響,結果錯發到史精忠強行加他進去的群組。

幾秒鐘之後,一連串的已讀紛紛顯示,還有幾個嘲弄欲星移的發言一併跳出。他敏銳發現到在許多已讀裡面,還有一個人未讀。不過,這種事情猜對了也沒什麼獎品,硯寒清收起手機。

誤芭蕉提著小花燈,和北冥縝一塊兒從不遠處走來,硯寒清迎上去,決定還是安靜看他的花燈就好。至於發錯群組會讓欲星移有什麼難處,之後再說吧。

並不只是硯寒清。整個群組裡的人都發現有個人未讀。

是誰也不難推測。

每次有訊息出來必定有人一秒已讀,這次晚了幾秒才跳出顯示。猜猜那個每次都一秒已讀的人是誰?


(完)


最近隨便寫寫的段子也越來越長了,唉(

评论(14)
热度(36)

© 時間逆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