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魯魯米。

[金光]吃甜甜圈

※內含物:默杏默、室友四人



=正文開始=



看來是不會有人承認了。

粉紅色兔子紙杯擺在客廳矮桌上,杯壁貼了張便條,上頭貼著列印出來的「TO蒼狼」幾字。環顧室內,上官鴻信和史精忠極為罕見地湊在一起、占據了張雙人沙發,倆人正積極研究筆電螢幕上的什麼東西;北冥觴被趕到史精忠的椅子上,同樣極為罕見地也抱著他的電腦,神色認真疑似在趕作業。

好了,看來真的不會有人承認了。蒼狼把杯蓋打開,兔子小巧的粉紅色耳朵握在手心裡,熱拿鐵的氣味一下子飄散到空氣裡,引得其餘三人抬頭看他。

還有看他的杯子。

史精忠起身離開沙發走進廚房,不一會兒提了個紙盒出來放到桌上,「差點忘了,這是甜甜圈和其他的點心,一起吃吧。」

甜甜圈是知名廠牌,粉紅色兔子杯也是同一家廠商。這下太好了,兇手範圍限縮到剩下兩個人,上官鴻信和史精忠──據了解,冥醫先生去參加萬濟醫會了,至少有一周不在家,於是修儒和默蒼離教授的飲食情況宛如放風一樣──他倆合謀機率最高。

蒼狼和北冥觴探頭看看盒子裡的甜食。抹茶甜甜圈、草莓香橙法蘭奇、醃漬櫻花草莓塔、牛奶布丁、畫了笑臉的優格甜甜圈、巧克力草莓派等等,如果夢虯孫在應該會挺開心的大量甜食。

「給默蒼離老師的?」

「他們吃剩的。」上官鴻信一本正經地回答蒼狼。

「物極必反,想必就是這個道理了。」北冥觴拿了塊甜甜圈道。


下午茶時間愉快展開了。只是除去蒼狼的粉紅色兔子拿鐵之外,其餘三人都是正常杯子。如果問是誰所送,一定沒人肯承認吧。但他已經有一個兔子杯了,是七巧上家政課送給他的,要是捨七巧的杯子接受這個來歷不明的杯子似乎也不太好。

蒼狼想想,決定試試看。

「你們兩個這時間還在家裡真少見,」他的視線在上官鴻信史精忠之間游移,「今天不用上課嗎?」

「老師調課了。」史精忠回答他,「這周都沒有課。」

他的語氣和上官鴻信的表情同樣,一點都不開心。能夠想見,默蒼離先生調課的話,表示他倆下周將會過截至目前為止最水深火熱的日子。

該走下一步了。

「這杯拿鐵,我要給你多少錢?」說這話時蒼狼沒有看著兩個嫌疑犯任何一個,他低頭去拿甜甜圈──巧克力那個。史精忠報了數字出來。

上官鴻信聽見他的回答後頓了下,直直盯著咬巧克力甜甜圈的蒼狼看。

後者對他笑笑,把錢拿給上官鴻信。

替默蒼離先生買點心又能夠同時買杯子的嫌疑犯有兩個人,即上官鴻信與史精忠,但史精忠答錯價格了。他回答的是原價。

千雪喜歡喝酒,自從收養七巧以後,他也開始買甜食回家投餵女兒。離這裡最近的一間直營店最近在打折,這是七巧告訴他的。

所以,兇手是上官鴻信。

「多謝你的杯子。」

「無須客氣。」

上官鴻信眼裡帶著不懷好意的笑意,他開口似乎還想說話,卻不是對著蒼狼,而是對著史精忠,後者立即塞了塊檸檬香橙派進上官鴻信嘴裡,阻止他開口。


北冥觴安安靜靜看他們三個暗潮洶湧、安安靜靜吃他的點心。

下午茶時間結束了,蒼狼搬著他的筆電回房間。上官鴻信與史精忠師兄弟占據了雙人沙發、北冥觴在史精忠慣用的椅子上,至於上官鴻信常用的那張椅子,被不知道什麼時候溜進來的貓占據了。

天鳳仔盯著蒼狼離去的背影,舔舔手,開始洗臉。

北冥觴和師兄弟倆人交換了個眼神。

「你們演技真好。」都趕得上他父親先前和欲星移合謀騙他回家的演技了。

「過獎了。」

比起史精忠這句謙虛的話,上官鴻信的反應只有一聲「哈。」

蒼狼從走道裡快步走過來,笑著勒住北冥觴的脖子。

「露出馬腳了吧。」

「你怎麼──、」他忽然明白了,「上官鴻信!」

「誰與誰聯手、誰與誰合謀,看清楚。」

「你一天不作怪很難過嗎?」史精忠又塞他一嘴甜甜圈,滿臉正氣凜然。渾然無視自己也是合謀者之一。



上官鴻信瞪著眼前的白色小雞杯子。他的師弟立在旁邊,面帶從容微笑,實則內心已經笑得四腳朝天吧。

冥醫正在掛他的大衣,邊說道那個杯子是他回來的時候路過直營店買的,「裡面的熱咖啡我倒給蒼離了,看那個杯子挺可愛的,剛好也是鳥,就問了史精忠你喜不喜歡。」

史精忠一本正經迎上上官鴻信的目光。

端著熱咖啡慢慢喝的默蒼離從旁邊丟過來一句「是我答應杏花的。」

「我……不討厭。」上官鴻信只能如是說。

他師弟垂在身側的手握成拳頭隱隱顫抖,「我也覺得師兄會喜歡。」

「你的聲音和手一樣在顫抖,師弟。」

「無礙。」

冥醫怎麼可能不知道他們師徒三人在幹嘛。

他慢條斯理掛好大衣、收拾桌子、給貓開罐頭。史精忠的壞水多半是衝著他師兄去的,也只有上官鴻信這孩子,會趁他不在的時候聽從默蒼離要求,買一堆有的沒的回來。

至於始作俑者蒼離和修儒……哼。


端著白色小雞杯子的上官鴻信和史精忠離開了。

門一關上,他倆就在外面扭打起來。冥醫從行李箱裡提出一盒抹茶餅,放到默蒼離面前讓他配咖啡,自己拿著報紙在旁邊坐下,若無其事看起來。

等到那兩個孩子的聲響遠去,默蒼離才好整以暇開口。

「你沒有生氣,杏花。」

「你再叫我名字我就會生氣了。」

「嗯……」

杏花君從報紙上面看他,「哼嗯?你今天怎麼這麼聽話?」

「認錯精神,我還是有的。」

杏花君有點哭笑不得。他也沒有那麼堅持非得吃健康食物,默蒼離這麼順從的認錯,反而讓他沒有藉口發揮。

「算啦。」他把報紙放下,「晚餐要吃什麼?」



甜甜圈真的好好吃啊,不過吃來吃去還是糖霜原味最好吃了。

明天要買到卡娜○拉杯!

评论(10)
热度(37)

© 時間逆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