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魯魯米。

[金光](隨便胡謅的)海境後日談

※東皇戰影40衍生,短

簡直日更吧我,也太勤勞。


=正文開始=


 你──是什麼時候和雁王搭上線的?

  

 北冥皇淵臨終前的嘶啞問題言猶在耳。三王之亂最後一個倖存者死死瞪著眼,目眥欲裂地倒下,成就捨身護太子的佳話,被永世流傳。

 海境宮內宮外,未珊瑚、北冥皇淵、狷螭狂、八泓穌浥、北冥異等等,在欲星移和北冥封宇倒下後,無數陰謀策劃如同壓低的風雨欲來的幽闇雲層般籠罩海境,誰與誰聯手、誰與誰謀劃、誰與誰合作、誰與誰……站在這張網的上方,垂眼看著底端的翻騰巨浪、魚群湧動。

 俏如來從沒和雁王搭上線。

 他們甚至沒見過面。

 沒有見過面,所以北冥皇淵抓不到雁王的破綻,進而相信了他,卻也成為犧牲品,成為海境的英雄;沒有見過面,因此未珊瑚與狷螭狂抓不到他的破綻,他們防他、防硯寒清,卻防不了雁王。

 縱橫家防他、防雁王,卻動不了他們任何一個。對誰出手,必須引起的騷動之大,都等於是暴露了自己的蹤跡。整個海境都在防他倆,但誰也沒有成功剷除他們。

 密密麻麻的網籠在海面上,有誰……與誰,在那邊上,隔著整面海洋對視、隔著整面海洋,聯手。

 俏如來與雁王不須見面。

 從北冥異的表情和語氣、從未珊瑚的動作及安排、從北冥皇淵的舉止與態度,簡直能夠看到絲線從那人的指尖延伸出來,於無數可能的走向中通往心下了然之路。

 畢竟他們師出同門、了解對方行事作風。

 也了解默蒼離和策天鳳會做的一切。

  

 「唉,俏如來,你在發呆嗎?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


 ──你是什麼時候開始,和雁王搭上線的?


 「你誤會我了。」俏如來笑意盈盈對上他不滿的神色,「我真的沒和雁王見過面。」

 俏如來與雁王根本,無需見面。

  




评论(14)
热度(29)

© 時間逆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