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魯魯米。

[金光]師如父

※原著背景

※墨家幼稚園

※超絕OOC



=正文開始=



01.

欲星移在那扇壓根沒關好的木門上虛敲兩下,手裡拿著一份文件走進鉅子書房,然後給眼前畫面狠狠愣住。

房間裡和往常一樣收拾的乾淨,甚至有種過於清冷的味道。但和以往不同的是,默蒼離正安座於某個老舊蒲團上,手裡拿著本同樣泛黃古老的舊書,而衣衫一紅一白兩名孩童各自趴在那令無數墨者(尤其與他同期九算)聞風喪膽的鉅子腿上──顯然將此腿當做枕頭──大睡特睡。

紅衣那個是上官鴻信、白衣那個是俏如來。

不足十歲的兩個孩子睡到嘴角流涎……畢竟、默蒼離膝上那兩團黑影,很顯然不會是衣服沒洗乾淨的汙漬。

撇除這點,那倆小孩的睡姿實在奔放,尤其上官鴻信睡到上衣微微掀開、一小截肚子露了出來;俏如來睡姿也沒比他的小師兄好多少,不知怎麼睡的,鞋子都踢掉了。並且兩個孩子臉上還有墨水痕漬,一大兩小四周則是凌亂許多字帖毛筆等物。

「鉅子、你──」

默蒼離抬眼看他,眼神嚴厲,其中警告意味很明顯。欲星移覺得自己接到暗示了,所以立即改口,「你要注意他們的保暖,肚子著涼會受寒。」

而後他拿著那份文件靜靜退出去,留下默蒼離和他的兩個年幼學生在屋子裡。被兩個孩子壓著膝蓋的鉅子,要怎麼拿毯子給他倆蓋上,真可惜無法親眼見到。

 

02.

他回到自己那間屋子去的時候,年幼的硯寒清正抱著一大疊書,搖搖晃晃從房間東側走到西側去,見他回來便喊了聲「師相」,然後繼續他的「旅程」。

欲星移隨手把那份文件放到矮桌上,走過去替他取過大部分的書,瞥了書封一眼發現是詩經,「你拿這許多書,是要做什麼?」

「讀啊。」硯寒清自己手上剩兩三本,他將最上面那本亮給欲星移看,上頭寫著周易兩個字,「千字文看完了,這裡又沒有別的東西可以打發時間。」

這種爭勝心態有些要不得,但欲星移仍然揉揉他的腦袋,覺得比起睡到四腳朝天的鉅子學生們,還是自己學生有出息多了。硯寒清似是不太喜歡被揉腦袋,小臉皺成一團,但也沒出聲反對。

他把那疊書通通放在欲星移書桌左側,與師者疊在右側的艱澀書籍涇渭分明。「師相,你還要在這裡待很久嗎?我想回去了。」

「你不喜歡這裡?」欲星移隨手抽了其中一本硯寒清選的書,這次是本算術相關的。

小硯寒清拿過他手上的書,然後點點頭,嗓音奶聲奶氣,「不喜歡。我喜歡海境,我們什麼時候回去?」

「就快了。」欲星移於是放他繼續在裡頭看書,起身拿起那份文件又出門去了。硯寒清確認他走遠了,才從欲星移抽走的那本書下面拉出另外一本。

儼然,是本食譜。

 

03.

鐵驌求衣從欲星移手上接過原本要給鉅子過目的文件,兩人針對默蒼離這種推諉工作的行為,進行了一番指桑罵槐的抱怨和譴責。

老三離開之後鐵驌求衣轉過身,墨雪正在蹲馬步。小孩兒神色認真,一襲黑白兩色的衣衫半點污漬都沒有,當然抱怨更是沒有。他於是忍不住覺得,比起欲星移那個天天老往廚房鑽的學生,還是自己這個更好些。起碼安靜、聽話,而且勤勞。

那份文件只能暫且擱下了,鉅子不蓋章,他們也拿它沒辦法。鐵驌求衣想著如果再延個兩天回苗疆的可行性,便叫他那個安安份份的學生打斷了。

「師父。」

「嗯?」

「我要洗澡。」墨雪顯然結束了他安排的課程,一雙黑漆漆大眼睛盯著自己,衣衫卻分明沒有半點沾濕的模樣。

「你沒流汗。」

「可是我想洗澡。」

……好吧。鐵驌求衣覺得這也沒什麼,於是答應了。

尚賢宮自然有許多墨者能夠代勞,不過依他性子,倒不會讓別人來做替小孩子提水洗澡這種事情。

小墨雪尾巴似的跟在他後面,一本正經看著自己師父從井邊打水。到底還是個不滿十歲的孩子,眼神飄啊飄的,飄到井邊那株果樹上。

果實和花朵從枝頭垂落,幾乎要碰到鐵驌求衣的腦袋,墨雪走了兩步上前,拉拉他師父的下襬。

「怎樣了?」

「那個。」

苗疆軍長抬頭,果樹的繁茂盛況躍入眼底。他看看頭頂上的樹,又低頭看看大眼睛閃閃發光的墨雪,沉吟了會兒彎下腰,把小孩兒抱起來扛到肩上。

墨雪騎在師父肩膀上伸手去摘,果實和花朵一塊兒被他摘到手裡。以孩子而言總是太過嚴肅的面龐上露出微笑。

 

04.

默蒼離帶著兩個學生出來時,見到在偏僻處的老二師徒。上官鴻信和俏如來牽著他的手,倆孩子也正順著他視線方向看過去。

作風強勢且一板一眼的鐵驌求衣正扛著他的小徒弟,墨雪嘴裡啃著果子,另外一隻手正偷偷將那白花插到苗疆軍長那頭雄獅鬃毛似的亂髮上。

「你們可別像他那樣。」

「知曉了,師尊。」兩個孩子異口同聲,乖的不得了。

還是自己的學生最有出息了。

默蒼離面無表情地想。


(完)



评论(30)
热度(101)

© 時間逆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