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魯魯米。

[金光]徒如子

師如父的後續

※墨家師徒part.2

※特別感謝吾友咕嚕超可愛的師徒(´▽`ʃ♡ƪ)"




=正文開始=


 

和其他幾個被帶到尚賢宮的孩子不一樣,墨雪年紀太小了,即使看上去老成的嚇人,骨子裡也還是小孩兒。鐵驌求衣不能否認自己用教養軍人的方式在教養他,但適時讓孩童本性有所發揮也是很重要的。

──這就是為什麼,上官鴻信和俏如來路過後院裡那棵榕樹時,會看到鐵驌求衣高大的身形微微彎著,粗厚掌心裡托著一綹綹細柔黑髮,另外一隻手替墨雪梳頭,表情嚴肅得像是平時開會的原因。

而比他們都還要年幼得多的墨雪手裡抓著小帕子,正在擦鐵驌求衣那頂百戰頭盔。難怪二師叔的頭髮看起來比以前還要亂。

恍然大悟的上官鴻信和俏如來維持著看他倆的姿勢,彼此對視一眼達成共識、霎時撒腳跑進尚賢宮。

 

默蒼離從鉅子書房裡讓他倆一推一拉帶出,被拖出宮外後他眼神一掃,不動如山的九算老二與其弟子梳頭擦盔畫面映入眼裡,他立即知道兩個小孩兒想幹什麼了。

果然他才一轉眼,俏如來就搬了張小凳子出來,他的小師兄則是牽著自己到另外一棵樹下。兩個徒弟把他安置在椅子上,眼巴巴地望著面無表情的師尊。

「……隨你們吧。」默蒼離垂眼應了他們,並從袖子裡滑出銅鏡。

上官鴻信及俏如來眼神大亮,後者更是撲到他膝上,「師尊,讓俏如來替您擦墨狂吧。」

總令墨者們膽戰心驚的鉅子從善如流化出墨狂,他的小徒弟戰戰兢兢接過,將之放在不曉得打哪來的大塊布上,掏出小帕子開始擦;另外一端上官鴻信則是執起默蒼離的髮,也梳了起來。

「你哪裡來的梳子?」

俏如來的聲音解答了他,「是師兄的斷雲石。」

「胡說,」上官鴻信反駁他的師弟,語氣得意洋洋,「這是我從師弟桌上拿的。」

「……」

 

「……」

「師相……師叔他們在做什麼?」

欲星移不知道怎麼回答他的學生。老二在替小孩子梳頭髮、鉅子在陪小孩子過家家,尚賢宮這是進到老五的書中世界了?

「硯寒清。」

「是,師相?」

鱗族師相低頭望著他的學生,小硯寒清左手裡抱著用油紙包起來的地瓜,右手拿著一塊才吹涼的地瓜,嘴角還沾有地瓜碎屑。

「你千萬不要像他們那樣。」

「師相是說哪樣?我幫你梳頭,還是你幫我梳頭?」

「這個嘛──唉,我真是做人失敗。」

欲星移提起腳步繼續向前走,想要去確認下那份文件到底蓋章沒。小硯寒清抱著地瓜亦步亦趨跟在他旁邊,嗓音軟軟的,「師相不要擔心,你做魚成功就好了。」

「你從哪裡聽來這種話?」

「上個月,王不是這樣跟你說的嗎?」

「……」欲星移默然不語。實在他也不曉得要說什麼才好。但他的小徒弟大概是誤會了,硯寒清把油紙包換手拿,用乾淨那隻手去拉他師者鮫綃織成的衣衫下襬。

「怎樣了?」

硯寒清從他的油紙包裡拿出最後一個地瓜,雙眼直直看著他,「師相,啊──」

欲星移左右看看,沒有墨者經過、也沒有夭壽的師兄弟妹在附近躲藏。於是他蹲下來,啊地一口咬下去。


(完)









评论(48)
热度(134)

© 時間逆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