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魯魯米。

[金光]就從十五樓跳下去吧

標題是他們的結局(。

大睡六小時的後果就是這時候睡不著覺。

希望發洩精力之後能睡ry

緣起是看見對方穿西裝被帥到,獸性大發。

以及順便跟了吾友風開提問區,有興趣可以看一下(*´ω`)人(´ω`*)


=0308=


錦煙霞發現史精忠換了一條褲子。

雖然白色褲子不太明顯,不過仔細看還是能發現的。她如實照著自己的疑惑去問對方,旁邊蒼狼沒等史精忠答話就回答她了。

「哦,是上官鴻信不小心把酒潑上去,只好讓他換一條了。」

「又吵架了?」

史精忠只能心虛地點點頭。

「這種場合,你們收斂一點吧。」錦煙霞好意勸告,全然不知這話在知情人耳中聽來有多困窘。蒼狼瞥了他的室友一眼,恰好史精忠也看著他,兩人相視而笑--史精忠是尷尬的、蒼狼是氣的。

這輪敬酒由上官鴻信和北冥異搭檔出去了,事主之一不在現場,就算要責備也沒什麼效率。



欲星移盯著上官鴻信的脖子,腦袋裡跑過一千種向默蒼離告狀的方法。然後順手將北冥封宇手上那杯酒端走自己喝掉,再讓這個樂得暈陶陶的竹馬喝酒,散場時他將會獲得一條醉魚。

飛淵淺紅色的婚紗在地上拖曳,上頭的碎鑽反射燈光,照得人眼睛亮晃晃。即使如此,上官鴻信脖子上的痕跡也沒能很好掩飾掉。

替北冥封宇喝掉第五杯酒後,欲星移找來硯寒清,要他去後頭看看有什麼需要幫忙沒有。

「什麼忙?」被拉過來的硯寒清滿臉茫然,他剛才也正替北冥縝擋酒。要替新郎擋酒的伴郎自己酒量也差,看得他都不好意思不出手。

「也許沒有,也許有。你去了不就知道了嗎?」



硯寒清到了後面才知道發生過那樣的事情。

當然是猜出來的。為了要讓北冥觴婚禮順利,蒼狼大概從來沒有這麼絞盡腦汁過吧。千雪孤鳴在海境時稍微提過他兄嫂早逝的事情,約莫是這件事情給了苗疆年輕繼承人某種程度上的強迫症。


硯寒清觀察了下,發現沒有自己能幫上忙的事情便打算回到宴會廳。

不想還沒踏出半步,兩側肩膀就被按著了。

一回頭,上官鴻信和史精忠各抓住他一邊肩膀。

誤芭蕉看見她表哥出現在伴郎群裡時毋寧是驚訝的。

不過也沒驚訝太久。海境人多半不善飲酒,抓幾隻替死鬼實屬正常。她倒是發現了混在人群裡的史精忠,手上其實是烏龍茶的這件事。



在蒼狼(和倒楣的硯寒清)努力下,婚禮總算平安落幕。



飛淵卸妝時北冥觴正對著最後新人與儐相的大合照沉思。

「阿觴,怎麼了?」

「史精忠是不是換褲子了?」

「啊?」

「……啊。」那一瞬間,北冥觴什麼都想通了。他迎上飛淵疑惑的眼,霎那間立即改口,「沒有,沒事。」

「哦。」飛淵又回去照鏡子。


北冥觴帶著調侃和謝意的簡訊傳到時,蒼狼正端著桂花蜜窩在飯店房間的小沙發上。

他的隔壁房間,和隔壁的隔壁房間,分別是另外兩個室友。

『他們兩個在做什麼?』

「跟默蒼離教授出去了。」

『哈。』

手機的兩端,北冥觴和蒼狼如釋重負地同聲笑出來。



(完)



评论(17)
热度(36)

© 時間逆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