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樹師徒粉。

[金光]口苗

※玩安價遊戲的劇情接續

原噗

※師兄弟+一點點軍兵


=0308=


俏如來手上的貓似乎很討厭他,那隻三色貓用力咬了口他的手指,發現此人無動於衷後開始放聲大叫,喵喵聲無比淒厲,彷彿遭遇殺父害母之仇般。

堂妹憶無心對動物很有辦法,對名字裡帶動物的更有辦法,怎麼自己就半點天賦也沒呢。

這番感慨俏如來全放在心裡,表面上不動聲色,嗯了聲,舉著張牙舞爪又叫聲悽慘的貓湊到雁王面前。

殊不知他這師兄只是裝模作樣地打量他,忽然開口問了句「你的耳朵呢。」

俏如來一聽,臉色黑了大半,想拿貓抓他臉。「扔了。」其實轟碎了,反正也差不多。

雁王點點頭,伸手接過那隻貓審視。說也奇怪,貓易主後竟不叫了,雖然也是如先前般掙扎胡鬧,叫聲卻不見多淒厲。

俏如來感覺有點委屈,又覺得好笑。鳥養貓,多趣味的畫面。

為了給雁王找隻貓,他花了一下午時間在苗疆山裡跑來跑去,幸得鐵軍衛半放任式地讓他亂跑,才沒有引起多大事情。

只是雁王實在難伺候,多少貓都不入他眼,這花色已經是最後能找著不重複的了。


旁邊瀑布轟鳴直響,俏如來神遊天外,想著這件破事結束後還有許多事情得做。

歡快的喵喵叫逐漸遠去打斷他的思考,俏如來回神,見他師兄不知道第幾次把貓放走,霎時感到渾身無力。

「雁王,我開始懷疑你真的想要貓了。」

「現在才思考到這步已經太慢了,師弟。」

俏如來已經懶了,「你就直說你的要求吧,否則恕俏如來不奉陪了。」

雁王走過來,從袖裡拿出他好整以暇藏了一下午的東西。可不是被俏如來毀滅的貓耳朵嗎。

他一下子從安坐的石頭上跳起來,「你、——」

「御兵韜給的。」雁王的音調友好的令人生氣。


他倆打起來的樹林數十里外,賣師姪求安寧的軍師御兵韜正餵著先前被判給年輕苗王的貓,這廂貓吃著食物、那廂軍長風逍遙倚著他的背正給自己灌酒,兩邊神色如出一轍。

墨家兼愛,大小師姪一視同仁。他已經決定拿這句來堵俏如來。

何況實際上他的判斷沒有錯。雁王也許不是真的想要一隻貓,他只是無聊的慌。

自己的師兄自己照顧。

 

评论(7)
热度(27)
© 時間逆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