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魯魯米。

[金光]玄狐遊記

※又名:十個常欣壓玄狐

※標題改寫自格列佛遊記

梗來自灰夜ㄉㄉ的圖

(如果看不見的話我可以概述一下就是十隻小常欣壓在一臉???玄狐上面,可愛的要我死(不是浮誇)

灰夜ㄉㄉ放圖了!再表白一次可愛!超可愛!




=正文開始=


 

 率先映入玄狐眼底的,是滿目滿世界蕭蕭落下的枯黃葉片。還有身上窸窸窣窣的細小動靜。他往胸口抓了一把,指尖碰到某種柔軟的觸感,玄狐坐起來,葉片自他頭上紛紛掉落。

 「玄狐。」細細軟軟的嗓音從掌心裡傳出來,他低下頭,被抓在手裡的是常欣。小小的、只有他巴掌那麼大的常欣;「玄狐。」從旁邊也傳來同樣的小小聲音,玄狐轉頭,發現周身全是小小的常欣。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總共有十個常欣,或趴或坐或站在他身上各處。

 「常欣……」常欣變小了,還變多了。玄狐歪著腦袋困惑不解。

 手心裡的常欣抱住他的手指晃晃兩下引起注意,「玄狐,我們去金雷村吧。」

 「──好。」

 於是他站起來,發現十個常欣有點多,無法用兩隻手盛載。不過她們很從容地各自在玄狐身上找了地方安坐。

 左肩與右肩各坐著兩隻姿勢端正的常欣、頭上坐著一隻抓住他帽子的常欣、還有兩隻常欣攀在他胸口的掛墜上頭、剩下三隻常欣讓玄狐捧在手掌裡。他一步步朝金雷村走去,十隻常欣便用細軟的聲音和他談話。

 「玄狐,你走慢一點,頭上那個我要掉下去了。」胸口的常欣仰著頭說道。

 「好。」於是他放慢腳步。

 「多謝你,玄狐。」用力抓住帽緣的常欣聲音從頭頂傳來。

 玄狐沒答話,在他左肩的常欣又開口了,「玄狐,你要說免客氣,這樣別人才不會尷尬。」

 「你不是別人。」他道,「你是常欣。」

 十個常欣一起露出有點困擾的笑容。

  

 他們進了金雷村,還是和平常一樣的純樸簡單。

 左端胸口的常欣想去看村長,於是玄狐帶著十隻常欣走到村長家門口。他沒有靠得太近,村長正舉著掃把在掃落葉。以前那是常欣的工作。

 「阿公……」十個常欣似乎都很難過。胸口那個常欣抬頭仰望玄狐面無表情的臉,「玄狐,我想過去。」

 「好。」他於是蹲下來,左邊掛墜上的常欣嘿咻一聲滑到地上,賣著小短腿向村長跑去。

 「玄狐,我很擔心封嬸,我們去看看她好嗎?」九個常欣齊聲說道。

 因此玄狐直起身,轉頭向金雷村另外一端走去。

  

 右肩的常欣也離開了,她跑向瘋瘋癲癲的封嬸,抓住對方的衣袖,吃力地爬上去,但又被甩下來。

 玄狐把手心裡的常欣暫且放到一邊,將地上那個不知所措的常欣拎起來,輕巧地放到封嬸肩上。成功登陸封嬸的小小常欣對他露出感激的笑容。

  

 後來他們又去看了清伯。清伯佝僂著腰在屋子前面揀菜,常欣以前說過清伯雖然嗓門大看起來很硬朗,其實已經有些老花了。

 第三個常欣直直向清伯跑過去,她爬上那條長凳,在清伯旁邊坐下,小聲指出哪條菜已經太老了、哪些菜還是鮮嫩的。

  

 接著又去看了小七。小七還拖著他的大布袋,氣喘吁吁、滿頭大汗地走過大半個村莊,日頭在地上拉出又深又重的影子。

 第四個常欣是帽子上的常欣。她要過去比其他常欣困難得多,於是玄狐只得頂著她靠過去,趁小七不注意時讓常欣跳到布袋上。騎在袋子上的常欣朝他和其他常欣們揮揮手,轉頭便給小七打起氣來。

  

 錦煙霞、飛淵、夢虯孫、劍無極、冰劍也都是常欣所掛念的人。

 玄狐身上的常欣越來越少。她掛念著的人有那麼多、那麼多,整個金雷村、她的朋友,她都擔憂著。玄狐便也依著她的指示四處跑,將常欣們安置在她所掛念之人身上。

 最後留下來的常欣是他手心裡那個,也是最初被他拎起來、抱著他手指那個。僅存的常欣倚在玄狐手指上,模樣像靠著樹幹,喃喃說著其他人都走了,稍微有點寂寞呢。

 「寂寞……」

 「玄狐,你知道什麼是寂寞嗎?」

 「……知道。」

 寂寞就是常欣的朋友離開金雷村時她臉上的表情、寂寞就是望著龍涎口的錦煙霞,寂寞就是──喝醉酒的俏如來。

 掌心內的常欣彷彿與他心意相通似的抬起頭,那雙大眼純淨澄澈,「我們去看看俏如來,好嗎?」

 「好。」

  

 只有巴掌大的常欣攀上睡著的俏如來衣衫,而後哇地一聲不慎失足掉進僧帽裡。玄狐有些緊張地站在旁邊,小小常欣從帽子裡探出腦袋,朝他揮揮手。是了,這是道別的信號了。

 玄狐沉沉地嗯了一聲,仿若粗鐵碰撞。

 他伸手將俏如來的僧帽拉起,蓋住那頭雪白髮絲,常欣隨著這舉動趴到俏如來腦袋上,伸手摸摸他的頭。鐵精邁步離開趴在桌上,並靠著墨狂的俏如來。

 他身上已經一個常欣都沒有了,但是沒有關係。

 玄狐重新回到最初甦醒的地方,少女墳前的樹仍蕭蕭落著枯黃葉片。他的常欣揚著微笑站在樹下。沒有血污和傷痕、沒有淚水與憂愁,只有他最喜歡的那個笑容。

 「走吧,玄狐。」

 「嗯。走。」

  

 (完)


评论(15)
热度(27)

© 時間逆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