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魯魯米。

[金光]午睡


※尚賢宮幼稚園系列(?)

※吾友咕嚕必須負責(??)




=正文開始=


大概是在許久以前發生的事,那一年鉅子的兩個學生都還不足五歲,十分年幼。其餘人的學生就更小了。尚賢宮十傑首次帶自己相中的徒弟亮相,彼此之間的暗自較勁、暗潮洶湧自不必多談,但幼小的孩子走起路來尚搖搖晃晃,根本不明白大人之間的角力。

尚賢宮的墨者們不是很懂十傑在想什麼。比如二師者吧,他的學生甚至還只是個滿地爬的幼童;三師者的學生魚尾巴都還在,根本連化人腿都沒有,墨者們只好把他放到大水缸裡,海境來的小魚還皺著臉不太滿意;而五師者的學生走起路來半點聲音都無,不曉得嚇壞多少墨者;至於鉅子的學生,那倒是少見的安靜,只是他倆根本不能同處一室。


近午時分,管理灶房的墨者開始準備飯菜。十傑與他們的學生自然分開用餐,用過午膳後,成人們繼續開會流程,照顧那幾個孩童的墨者則一個個將幼童帶去午睡。

災難就是這個時候發生的。

最開始是棉被短少,上官鴻信與史精忠兩人都分外乖巧,於是照顧他們的墨者便給兩孩子蓋上同一條被,誰知道他倆睡到一半竟開始搶被子。那條繡著鴛鴦紋樣的被子讓他們兩個爭來奪去,最後鬧得兩人都醒了。

比師兄更年幼些的史精忠瞪著他師兄,小臉一皺猛然哇地放聲大哭,手裡還死抓著棉被不放手,照看的墨者還沒反應過來,小上官鴻信也跟著嚎啕哭起來,並且同他師弟一樣緊緊抓著被子。

這下連原本睡得安穩的墨雪都扭了扭身體,從嗚嗚噎噎變成哇哇大哭,他旁邊的東門朝日原本是個走路和話語一樣安靜的幼童,此時也加入了大哭陣勢,而且音量還不低。

四個幼童的哭聲還干擾到在水盆裡睡午覺的小鮫人硯寒清,等到那名墨者回過神,水盆裡已滿滿當當是細小珍珠了。


眾孩子的師者們接到消息趕到午睡房時,見到的就是這等大合唱般的畫面。

「怎麼回事。」

鉅子顯然是所有人裡最快反應過來、也是臉色最難看──竟然還能比平時面對其餘九算更難看──的人。

二師者走進去一把抄起嬰兒墨雪,黑著臉大步離開房間;三師者搖頭嘆氣地蹲到水盆邊,將音量放得無比低去和小鮫人講道理;五師者倒是沒前兩位反應那麼大,她只是揮手讓人來把小東門朝日抱起,隨後也扭腰旋身離開了。

房間裡剩下見了師尊後從嚎啕大哭變成小聲啜泣的師兄弟倆,與終於不再哭出珍珠的小硯寒清。

邊上早有墨者回稟鉅子事情緣由。

小上官鴻信和小史精忠還死抓著那條被子不放手,此時睜著哭得紅通通的雙眼和臉頰仰頭去看師尊。

鉅子低聲對那墨者說了些什麼,後者點點頭,走到兩個孩子中間,一掌將被子劈成兩半。

小鮫人硯寒清被驚得抱住師相衣袖。

「還鬧嗎。」

上官鴻信和史精忠這對小師兄弟狂搖頭,他們的師尊滿意了似的蹲下來,摸了摸兩人的腦袋。

小師兄弟因而倆決定要和好了。


(完)


评论(21)
热度(66)

© 時間逆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