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魯魯米。

[金光]早上和晚上

※廢物標題

※史家人的現代PARO

※史藏開車(。)



=正文開始=


‧ 早


羅碧見到小時候的史艷文,準確說,是他理應沒見過的小史艷文。

有幾分像史精忠那孩子,平時溫順如狗、必要時惡劣如貓。只有十來歲的史艷文勾住他脖子,笑著喊他小弟。

他說小弟我們去踢球吧,要不然看場戲怎麼樣。

羅碧覺得都很不怎樣。並且他還覺得那條橫在脖子上的手臂相當礙事、咽喉被人抵著的感覺也很差。史艷文的笑意和熱度就在耳邊,他伸手就要去拔對方手臂,卻發現不管怎樣都無法拔開,不僅如此,那力道甚至越縮越緊,緊得他無法扭頭去看史艷文,只能再使勁去拉。

喉頭裡的氣息越來越少、窒息感達到頂峰時羅碧猛地睜開眼睛。


闔得嚴嚴密密的窗簾透出朦朧微光,深色布料下端洩進來一點光線,照在羅碧肚子上……肚子上的黑頭毛小鬼上。

他動了動肩頸,眼睛往旁邊看,找到那怪夢的元凶了──雖不是史艷文,史艷文也難卸其責。羅碧將史艷文的小兒子拔離自己脖頸,年紀小小,手勁倒是了得。如果他不把自己當抱枕那樣死命摟住就更好了。

幼童史存孝滾了一圈,反手抱住不知道怎麼出現的乳牛毯毯拉到胸口,把自己捲成一團繼續睡。羅碧撐起上半身,從對面牆上的鏡子可以看見自己頭毛亂七八糟的樣子。


他掀開鼓起來的被子,小史仗義就趴在他肚子上,臉都睡歪了,壓在臉下的頭髮沾滿了流出來的口水;既然如此,腳上莫名奇妙的重量便是史精忠了,羅碧透過鏡子反射能看見那小混蛋枕著他的小腿熟睡,顯然把自己的小腿當作枕頭。

從鏡子旁邊的鐘,能看見現在時間是七點半,他想起無心似乎該喝奶了。還很混沌的腦袋空白了幾秒鐘才遲鈍想起,既然到現在還沒聽見無心哭,代表史艷文應該是餵完奶了。

不,他還是不放心。


羅碧正想把身上史艷文的兒子們都甩下去,好前往心肝女兒房間,就聽見門被輕敲的聲音。他轉頭,見到史艷文從根本沒有關上的房門後探頭進來,懷裡抱著的不正是他寶貝女兒。

「史狗、──」

「噓。」史艷文輕輕呼出一個音,音量壓得極低,「無心剛剛又睡著了。」

羅碧閉上嘴,試圖用怒視凌遲殺死站在門口的混蛋,還有混蛋生的小混蛋們。

渾身穿戴整齊的史艷文忽然嘆了口氣,羅碧正想問他又怎麼樣,隨後發現趴在自己身上的小鬼們窸窸窣窣動起來。

小史狗子們醒了。



‧ 晚


羅碧和門口保全打了招呼,打開副駕駛座鑽進去,熟練地繫上安全帶,他旁邊的史艷文也搖下車窗與保全道別。

「小弟,晚上想吃什麼?」

「不要火鍋。」羅碧板著臉先發制人。雖然他認為史艷文不會聽進去。

自從姚明月和他離婚之後,根本不知道怎麼帶小孩的羅碧前後找了千雪和溫皇,結果發現鳳蝶能平安長大是因為這孩子乃天縱奇才,而不是因為她那兩個父親多會養小孩。

看著端茶倒水伺候溫皇、又忙著替千雪上藥包紮的小女孩兒,羅碧對好友徹底放棄了。於是他只剩下一個地方能去。


他們首先去接被寄在姚金池家的無心。

姚明月的妹妹將頭頂還只有一搓毛的無心抱給羅碧,小女嬰口齒不清喊著疑似爸爸的字句。她已經這樣喊了約三四天,雖然羅碧面上不表示,但他高興死了。

他們將無心安置在後座的嬰兒專用椅上後,羅碧也跑到後座去。史艷文笑笑沒說什麼,向姚金池道謝後駛離黑水城社區。


史存孝向來是和劍無極一起回家的。他總是和劍無極同回東瀛社區,然後再由家長接回去。

羅碧個頭高,在庭院裡就看見他從繡球花叢外探進來的腦袋。神田朝院子裡玩得不可開交的兩個孩子喊了聲,沒聽見,他於是跳下去一手一個抓起小孩。

劍無極用力掙扎亂叫,非常不配合,但反正神田的目標也不是他。

史存孝落地後朝玄關跑過去,赤羽正和史艷文道別,小史存孝抓住父親的褲腳,向被神田拎在手裡的劍無極用力揮手。


接著他們去魔世社區接史仗義。

史艷文下車,站在工業風的屋子前,裡面傳來帝鬼的聲音,似乎是在交代什麼。他按了門鈴,立刻有人開門。曼邪音胸口的北半球露出來,史艷文只是對其笑笑,說我來接仗義了。魔族女子從風情萬種地哼了聲,讓開身體請他進來。

網中人在飯桌前吃雞腿。小史仗義看著他手裡的雞腿,但是一句話都沒說。等網中人吃掉半隻雞腿後發現這件事,就把剩下半隻分給他了。

帝鬼在講電話,似乎很忙。史艷文只好請熾閻天代為轉達每日小學放學後收留仗義的謝意。


最後一家是默蒼離先生家。

是冥醫杏花君來應的門,史艷文脫了鞋進去,看見小史精忠趴在客廳裡和另個小孩一起畫圖。紅衣服小孩似乎是更早被默蒼離先生收留的上官鴻信,史艷文只聽冥醫說過那孩子的父母連同周歲的小女嬰都直接「寄放」在這兒。

史精忠原本正和上官鴻信借蠟筆,聽見腳步聲抬頭,見了父親立即扔下蠟筆,撲到史艷文腳上抱住。後者稍微看了眼他們的大作,發現那根本不是什麼可愛的小鳥小魚圖畫,而是精細的九界地理地圖。

冥醫站在門口和史艷文父子道別,上官鴻信站在他旁邊,和小夥伴約好明天再繼續。


史艷文打開後車門讓大兒子上車,自己回到副駕駛座上。從接史存孝開始,車子就換羅碧開了。

小史存孝正拿著嬰兒搖鈴逗安全座椅上的無心,史精忠在和二弟解釋他(和上官鴻信)的九界地圖就要完成了,只要明天冥醫將粉紅色的蠟筆買回來,讓他們將妖界上色。不過史仗義看起來覺得很無聊。倆家長從後照鏡看見他轉而去找小弟攀談,史家大兒子也不惱,顯然沉浸在地圖即將完成的喜悅裡。

將四個孩子接完的此時此刻,天色慢慢暗下來,車窗外頭是逐漸亮起的萬家燈火。

「史狗子,晚餐吃什麼?」

「嗯、火鍋吧。」

……就知道他沒把話聽進去。


(完)



评论(19)
热度(51)

© 時間逆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