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魯魯米。

[金光]冬

※接[金光]四季遞嬗

※治癒向冬天



=正文開始=


‧冬

冬是萬物沉眠的季節。

俏如來已經連吃了一個月的火鍋,從藥膳鍋到麻辣鍋、從燒酒雞到羊肉爐,一整個月來簡直是火鍋展示大會,如果有火鍋種類比賽,正氣山莊的廚師志在必得吧。

儘管他頗有微詞,可是父親和小弟都喜歡,而且叔父這麼不能忍的人也還忍著──多半是因為還珠樓和孤雪千峰都收留不了他──因此他乖乖將遲疑和菜葉一起嚥了下去。

但佛也有三分火氣,第二個月第一天,俏如來痛定思痛決定戰略性撤退,他提著行囊站在門口,誠懇地向家人說明要去師尊處留宿,狠下心腸無視了叔父的怒目而視,連夜離開被火鍋占領的正氣山莊。

原來他是真打著要去師尊住處避風頭的想法,結果在半道上偶遇師兄。

「你怎會在這裡?」

「與你同樣。」

師兄這話說得委屈了。幾番言語交鋒後,俏如來確認了彼此都是連夜出逃犯。

在路邊涼亭裡,上官鴻信將冥醫那套飲食養生的說法一字不漏、連語助詞帶發語詞轉述給師弟聽,俏如來用輕便的小爐子煮著茶,聽完全程後覺得師兄還是幸運點兒,畢竟冥醫的手藝有目共睹,就算連吃一個月火鍋應也不是問題。

但人啊、就是這麼矛盾。困苦的時候吃樹皮都能活,安逸的時候連有得吃都要嫌。俏如來將煮好的熱茶遞給師兄,自己也拿了一杯在手上溫暖,想著自己經歷過的兵荒馬亂和上官鴻信走過的羽國內戰。

紛飛細雪已經停了好一段時間,涼亭外開著白梅,點點梅花落下倒也似雪。粉雪般的梅花雨間,他倆達成難得的共識。

那年冬天上官鴻信和俏如來在外流連,既沒回尚賢宮、也沒回正氣山莊。

這世上除了火鍋,還是有許多東西可吃的。俏如來領著他境外來的師兄四處跑,縱使他個性隨遇而安,品味上卻也還能信賴。兩人靠著前羽國之主的錢、現任尚同會盟主的行動力走遍整個中原,從南吃到北、從東玩到西。

初春雪霽時候他們在官道上分別,各回各家。

銀燕對大哥跑出去玩了整個冬天才回來沒有任何怨言,依舊很開心地迎回俏如來,說起他正考慮要去魔世探望小空的計畫;上官鴻信回到尚賢宮後被派了海量作業,冥醫在旁邊叨叨絮絮勸著現任鉅子,作業於是變成半海量。

萬物沉眠之後正是復甦時,外頭歲月靜好、現世安穩。



難得我真覺得自己需要反省(。

果然手稿要在正確的場合和氛圍裡寫,才會有好結局。


评论(35)
热度(40)

© 時間逆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