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魯魯米。

[金光]蒙陀山

※發想自老闆的圖

※魆妖記08劇透



=正文開始=



在蒙陀山神身邊時,風間烈不是風間烈,而是劍無極。

那日從朧三郎擁有異能的部屬手下脫逃後,蒙陀山神似乎就對他放下戒心了。從那之後,劍無極開始日日往蒙陀山跑,對夥伴們的說法是要調查鑄劍師,實際上卻是繞著蒙陀山神打轉。

今天也是這個樣子。風間烈大清早就離開東劍道,由於老東家和少東家之間的齟齬差不多傳遍東劍道上下了,因此竟也無人發出疑問,便任著他離開。

劍無極頂著初晨昏濛的光線爬上蒙陀山,信步走至他已經記下的地點,果然發現躺在平滑石塊上大睡特睡的蒙陀山神。疑似失去記憶的雪山銀燕不僅不認得他,整個人彷彿也拋卻了俗事枷鎖,睡得四仰八叉。

「哇靠,這樣睡會感冒吧?這個笨牛實在是……」

劍無極碎碎念著脫下外袍蓋住他,也不曉得銀燕現在的體質怎麼樣、功體是否還健在,要是感冒可就不妙了。


約莫中午的時候,蒙陀山神不曉得從哪拿了串葡萄遞給他。劍無極觀察數日,發現也許只剩下近乎本能行為的關係,蒙陀山的野生動物非常親近他,蔬果暫且不論,罕見的猛禽類或是猛獸也待他極好,甚或會將獵物分享給蒙陀山神,從魚類到小型動物如兔子等等皆有。

無論以前如何,現在有劍無極在,自然不會讓銀燕吃生食。於是在蒙陀山上這段期間,他煮食烤肉的技術大為精進。每當這種時候,蒙陀山神總是乖乖的坐在火堆對面,有時和小動物玩耍、有時就盯著火光不說話等吃。


好像應該跟小空說句銀燕其實沒死。

劍無極非常後知後覺的冒出這個念頭時,他的對面站著神田京一。

「聽說你最近行蹤詭秘,我才跟蹤你過來。」神田這話講得毫不羞愧,他目光盯著劍無極背後的大岩石,「那個長毛的野人就是你要找的鑄劍師嗎?」

「不是。」東劍道的少主垂著眼,「他是笨牛……是銀燕。」

神田京一的視線從大石頭上拉回來,瞠目瞪著他。劍無極解釋來龍去脈。

「那你不告訴霜嗎?」

「霜要是看到現在的笨牛,一定會很傷心吧。」小空也是。所以他誰都沒說。親眼見著銀燕變成這樣的痛苦,不需要讓太多人承受,不管那個人是霜,還是小空。「所以我沒有說,你也不要跟霜說。」

「我知道了。」神田忍不住又去看那塊石頭。

剛才他刻意拿捏腳步聲,為的是測試劍無極功力到哪了。殊不知不僅劍無極,他旁邊的長毛怪人亦是立即反應過來,一下子就消失在那塊大石頭後面了。

神田在心中提醒自己這得保密,不可以告訴紫、也不可以告訴軍師。但他眼一轉,發現劍無極好似有些悶悶不樂的模樣。

自東瀛重逢以來,這小子的成長令他徹底刮目相看,比之在中原還要穩重更多。但直面至交親友變成這個樣子,無論是誰都肯定難以釋懷吧。

他拍了拍劍無極的肩膀。

「別擔心。我是你的師兄,你是他的師兄,我相信你,所以你只要相信他就好了。」



评论(4)
热度(21)

© 時間逆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