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魯魯米。

[金光]消暑

※現代趴囉

※小朋友系列




=正文開始=



(一)


兩個小孩子不肯從開著冷氣的冥醫車裡下來。

上官鴻信和史精忠看著外面扭曲的熱空氣,堅定堅持絕對不要離開有冷氣的地方。「溫度太高會融化。」上官鴻表情嚴肅地道。

「對,而且還會蒸發。」史精忠附和他的戰友。

兩個孩子隔著開了一條縫隙的車窗,與站在外面的冥醫對峙,絲毫不退讓。聽見這話,冥醫忍不住抽了抽嘴角。你們是兩塊奶油嗎?

「但是你們總不能一直在車裡吧?」

兩個孩子思考了會兒,低頭窸窸窣窣交談,最後得出結論「等涼一點我們就出去了。」

車子被霸占的冥醫無可奈何,只好把他們兩個扔在裡頭,自己進屋去了。車裡開著冷氣,不會悶著他們,而且停車位正好對著客廳,他就在裡頭,有事也能及時反應。


今天沒去學校的默蒼離難得沒在他的書房。杏花君剛把鑰匙丟進盒子裡,就看見他的同居人端了兩隻馬克杯走出來,杯緣還沾附著凝結的水珠。默蒼離把其中一杯遞給他。

「謝、……嗯?」杏花君看著杯子裡的顏色,「你煮了麥茶?」

「太熱了。」果然還是普通人類的默蒼離淡淡道,舉著裝有冰麥茶的馬克杯喝了口。杏花君邊喝麥茶邊若有所思的看著對方黏在脖子上的長髮。

「蒼離啊,我幫你把頭髮綁起來好不?」

「我不熱。」

「可是我覺得很礙眼。」

「……」


史精忠把最後一題作業寫完,將簿子收進書包裡,接著躺成像上官鴻信那樣呈大字型的姿勢,務求最大面積接受冷氣吹拂。

「你覺得,如果我們乖乖下車,老師會讓我們開冷氣嗎?」

「不會。」上官鴻信篤定地回答他,「不過有可能會有挫冰。」

「……我想吃剉冰。」

「叛徒。」他的戰友翻過去呈趴姿,換邊接受冷氣。年幼些的史精忠也跟著像是煎魚一樣趴過去。

車窗被敲響,兩個孩子齊齊抬頭,冷不防看見默蒼離站在外頭,嚇得他倆連忙扭開車鎖。冥醫和默蒼離鑽進前座,上官鴻信及史精忠忍著不要去看老師頭髮上的蝴蝶結。

「喏、」駕駛座上的冥醫從袋子裡拿出保溫瓶和冰棒,「蒼離煮的麥茶和買的冰棒,小心別弄到我車裡了哦。」

兩個孩子看著副駕駛座上的默蒼離──沒有看蝴蝶結,絕對沒有──只見那人也邊拆冰棒邊說道「吃完就下去吧。」

「好~」上官鴻信和史精忠歡天喜地的拆起冰棒。

看來連老師也抵抗不了大熱天啊。

 

(二)


帝鬼去學校了,熾閻天在廚房裡不曉得在忙什麼,不過那也不太重要。蕩神滅、曼邪音、網中人、小小的史仗義在客廳裡熱成一灘泥。人世沒什麼不好,就是天氣熱到不像話。

「好熱啊,網中人。」中午放學的史仗義躺在地板上大聲抱怨。

「閉嘴,小子。」而網中人倚著沙發靠在他旁邊,也貪著木質地板的涼爽。

同樣躺在地上的曼邪音及蕩神滅不想說話。

於是,熾閻天從廚房裡端著檸檬冰沙出來時看見的,就是彷彿融化奶油般的三大一小。他把托盤舉高,靈巧閃過那四個熱昏頭而衝上來的傢伙,等他們都冷靜了,才把檸檬冰沙放到桌上。

史仗義仗著身子矮小率先搶了兩杯,一杯轉手遞給網中人。檸檬冰沙上還裝飾著一小片薄荷葉,看著就一股清涼感撲面而來。

「我要去帝尊的辦公室送東西,」他取來自己的包,將保溫瓶、保溫餐盒以及文件夾放進去,然後遲疑了下,對著四個坐在地板上吃冰沙的傢伙道「如果還是很熱,跟我一起去帝尊學校。他們有游泳池。」


熾閻天這名字光看就很熱,也許是因為如此,他的耐熱度相當不得了。至少在蕩神滅和曼邪音熱到理智斷線後,他都還能保持理智。

大學部游泳池裡人非常多,簡直可以用人山人海來形容。當然這裡的人指的是種族方面。

曼邪音一襲金色比基尼走到哪、男性目光就跟到哪,她本人相當享受這待遇,而蕩神滅一入場便立即進去泳池裡游起來,至於小史仗義則跟在網中人旁邊,堅持不去兒童池。

「你這個身高,一下子就會被成人池淹沒。」

「那邊才是成人池。」史仗義絲毫沒有被騙。非兒童池的泳池分成兩部分,一部分更淺些。「兒童池裡都是會在裡面尿尿的噁心小鬼,我才不要去。」

網中人拿他沒辦法,他也不知道為什麼這孩子如此黏自己,但也不能就這樣真的把人丟在成人池。魔世來的青年左右張望,忽然有了好主意。


熾閻天將檸檬冰沙、水果三明治和文件交給帝鬼,又和梁皇無忌打了招呼,便去游泳池接其他人。

泳池內的曼邪音和蕩神滅看著悠哉浮於水上的網中人,陷入深深沉默。網中人手腕上繫了條繩子,繩子那端在氯水裡浮浮沉沉,終點連到史仗義身上。史家第二個兒子腰上綁著彈力繩,正在不知死活地試圖去踩成人池池底,網中人拉了一下繩子,小鬼就被扯回來。

「是在遛狗嗎……」

「算了吧。」曼邪音嗤道,「反正臭小子看起來很高興。」

不,這才是問題所在啊。蕩神滅覺得自己太不懂人類了。

 


(三)

 

把窗簾拉起來隔絕外面過於刺眼的陽光、把窗戶和門都關起來、把冷氣開到最低溫度、把爆米花跟可樂擺好,各就各位。

劍無極抱著等身高的恐龍抱枕、史存孝也抱著同樣高的螃蟹抱枕,兩個孩子坐在沙發上蓄勢待發,神田京一裝好了播放器,滴地一聲打開電源。血淋淋的字體緩緩從一片黑暗中浮現。

「劍無極,你開始怕了嗎?」

「蛤~誰會怕啊!」抱著抱枕的小劍無極怒視神田,覺得這人太討厭了,屁股又往史存孝那邊挪了兩下。

故事是一群試膽年輕人跑進真正的鬼屋,被裡面的鬼魂糾纏,一個又一個的同伴悽慘死去,團隊在壓力下開始內鬨,霎時間鬼影幢幢、人心惶惑。

神田把爆米花吃得喀擦喀擦響,在不知道第幾分鐘裡正好和螢幕中鬼影嚼食的聲音重疊起來,嚇得劍無極幾乎要把恐龍脖子扭斷,眼眶裡淚水都要衝出來了,卻又硬是忍下去,不願在討厭鬼神田面前哭出來。

神田注意到旁邊小鬼的反應,於是又把爆米花咬得更大聲。他倒是不認為有多可怕,只覺得這個故事太奇怪了。為什麼所有人都很堅持要去開上面寫著「別開」的門?只要不開不就沒事了。

 

宮本總司難得在這時間從學校回來,他告訴衣川紫晚上和天宮伊織有約,順口問起理應在家的神田京一、劍無極和史存孝。

「他們在看鬼片。」衣川紫將冰涼的花草茶遞給對方,「劍無極和史存孝嫌熱,京一說要降溫最好的方法就是受驚嚇,所以帶著他們兩個去放映室了。」

「這樣啊。」

 

影片播完後,劍無極憋得眼睛鼻頭都紅了,連聲音都一抽一抽得哽咽著,只有眼淚半滴沒流出來。神田也覺得自己做得過分了點,他就不該在最高潮的時候發出大喝聲來嚇人。於是自知有愧的神田到外頭去買冰回來賠罪。

宮本總司摸了摸劍無極的頭,溫聲安慰他那些都是假的,不是真的。史存孝站在他旁邊,左手拖著螃蟹抱枕、右手牽著劍無極,不時還配合宮本總司的話點頭附和。

神田把冰淇淋買回來了,連宮本總司與衣川紫的份也有買,每個人都分到一盒,邪馬台笑、天海光流、夜叉瞳、出雲能火、天宮伊織的那幾盒冰進冰箱,等他們回來吃。

衣川紫邊吃冰邊小聲問一臉坦然的史存孝「你不會怕嗎?」

「怕什麼?」

「當然是鬼片。劍無極嚇成那樣,你都不會怕啊?」

「唔……」史存孝咬著湯匙,搖搖頭,「可能是因為我一直在看角落裡的大姊姊,所以都沒有注意到影片吧。」

「……」

「……」

史存孝的螃蟹抱枕橫在他腿上,這孩子眨著大眼睛問道「為什麼那個大姊姊要一直站在那裡?」

神田京一和衣川紫的湯匙一下子掉到地上。

 

(完)

评论(28)
热度(59)

© 時間逆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