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魯魯米。

[金光]無題一號

※現代趴囉

※這是一個我想看師兄弟(無差)帶孩子的故事,又因為懶得取名字所以直接拿群俠傳來用,敏感者請自行迴避。


※超級 OOC 超級 OOC※




=正文開始=



上官霓裳把四隻小鬼往她大哥家裡丟之前,已經把未來都規劃好了。包括暑假期間孩子們的暑期作業,個別孩子對食物的喜好,以及大哥不在時的情況等等。她唯一沒規劃到的,只有大哥傳聞中的男朋友史精忠竟然已經不是傳聞中了的這件事情。……不愧是大哥,下手真快……

「你誤會了。」

「你誤會了。」

史精忠和上官鴻信分不出是默契太好、還是感情太差地異口同聲道。上官霓裳眨眨眼,她什麼都還沒說呢。

「我只是來師兄家借住一周而已。」史精忠一臉正經。

「為了老師。」上官鴻信強調。

年輕女性左手邊數來第二個孩子轉眼去看沙發邊角那個沒收拾到的保險套,和他的兄弟們交換了眼色。上官霓裳很關心哥哥的感情生活,但現在不是時候,於是她將面前四個孩子往前推了推,氣勢毫無轉圜餘地。

「詳情我已寫在信裡了,這幾個孩子暫放大哥這裡幾天,我有要事無法照看他們。等我忙完就回來帶他們回羽國。」

史精忠盯著那四個面容幾乎一模一樣的孩子。又看看端著架子不肯答應的師兄,腦袋裡有了個荒謬的想法。而他也沒打算隱瞞這個念頭。史精忠將手裡已經拿了一段時間的檸檬水遞給師兄,望著對方滿臉誠懇。

「師兄,這是你的私生子?長的真像。」

「……」

「……」


咖啡廳的服務員思考起眼前這幾人的關係。

四胞胎雖罕見,也不是完全沒見過,但這麼好看的臉比四胞胎還要罕見吧。旁邊站著的那個年輕男性五官輪廓都和孩子很相似,說是太年輕的父親也能接受,既然如此,跟這張臉完全無關的另一人又該是誰呢……

孩子們抱著冰沙和聖代坐在椅子上,細細小腿從短褲裡伸出來,在空中晃晃蕩蕩。史精忠手邊擺著電腦,眼睛在看學校資料,耳中聽見那四個孩子自己聊得熱火朝天。


聽說是上官家某個親戚驟逝後遺留下來的孩子,目前由上官霓裳關照。他們自己家族裡的事情史精忠沒多問,只覺得基因真是可怕啊,那眉眼那臉,絕對就是小時候的上官鴻信吧。

雖然他這麼感嘆之後,就被師兄攻擊了史家人不可逆的遺傳性的鬢髮。

上官鴻信從裡面端著一個托盤出來,上頭擺滿了孩子們點的各種點心零食,種類多得幾乎要把整間店都買下來似的。他就不懂了,為什麼上官鴻信答應得這麼爽快。當然要是史精忠知道他刷得是親妹妹的卡,也許就不會有這疑問。

「斷雲的巧克力香草蛋糕、槍嘯的火腿起司可頌、裂羽你的水果派沒有了,我買了水果蛋塔和檸檬派、凰刃的藍姆酒蛋糕駁回,乖乖吃葡萄吐司。」

史精忠眼睜睜看他師兄萬分熟練按住抗議小鬼的腦袋,單手放下托盤後完美分派食物。

「師弟,你的咖啡。」

「多謝師兄。」他接過冰咖啡,眼神在五隻鳥身上游移。凰刃小朋友正因為沒有得到藍姆酒蛋糕,而開始往他兄弟的食物進攻。「羽國人取名字的品味真是詩情畫意。」他感嘆了一句。鴻信、霓裳、斷雲等等諸如此類名字,真是……裝模作樣的巔峰啊。

上官鴻信將自己擺著慕斯的盤子端高,不讓小鬼染指,斜斜遞來一眼,嘴角彎著似笑非笑的弧度,「自然是不如史家人取名來得實用。」

「……」史精忠伸長手去端他的盤子,放到凰刃小朋友面前。

大隻的鳥和其餘三隻小鳥對他露出了「史精忠,你真幼稚」的表情。


评论(29)
热度(60)

© 時間逆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