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魯魯米。

[金光]中秋節又吃肉

※2017中秋節賀文

※室友系列,OOC

※雁俏無差


=正文開始=


中秋節燒肉店的位置不提前一個月訂,根本就不會有位置。

蒼狼端著冰沙,喚來侍者請他再上五盤梅花肉,他對面的上官鴻信離開座位去拿飲料,旁邊的史精忠在滑手機一一回覆今年還是聚不到一起的史家人。

據說史艷文和羅碧帶憶無心去度假了,因為小空本來就鮮少回家過節,史存孝則是找了個打工陪老闆去魔世出差,而史精忠被課業和研究折磨得不成人型,偶爾蒼狼半夜出來上廁所,還會看到他在沙發上跟上官鴻信毫無形象的睡姿。通常他會走過去看看,幫他們兩個蓋毯子,隔天早上再起個大早看那條毯子最後是誰搶贏。

「北冥觴還沒來嗎?」...

[金光]軟綿綿的

※雁/俏無差

※雙性轉注意

※沒頭沒尾注意


=防雷頁=


史精忠前所未見的震驚表情很好的娛樂了上官鴻信,以至於他直接忽略眼下詭異至極的情況。

他的好師弟眼睛瞪得極大,一張嘴張張合合,在答辯場中謙遜而銳利的口舌此刻彷彿失去作用,連串可能是質疑可能是探詢可能是驚慌的話語破碎在嘴裡,最後滾出來的只剩下無數個「你、你、你……」

「冷靜一點,師弟。」上官鴻信好整以暇拉拉棉被,胸口多出來的沉甸甸重量、腿間消失的某個部位、以及拔高些許的音調有些不習慣。他打量了下師弟,從那張變得稍小點的臉到窄小不少的肩膀,最後停在被垂落白髮蓋住的隆起胸口。

嗯,目測A罩杯。

意識到對...

[金光]歌手+你要貓還是要我

※第一屆俏雁俏群換糧會part.2

※交換:蟹蟹

#俏雁 #下戲趴囉 



北爛的劇情,今日的二更。

是該來養腎了。

PATR.1在這裡

[金光]地上霜

※給 五行不正 太太的生賀

※穿越有,注意

※鉅子俏(30-40)x仁王雁(19),注意


走這


標題意指在地上的既不是月光也不是霜。

它什麼也不是。


太太指定的仁王雁,肉不多不好吃,我盡力了(RY)

[金光]各種場合的師兄不高興

※魆妖19衍生

※只有一句台詞的劇透,介意者慎入

※師兄弟無差


=防雷頁=


【下戲師兄弟】


「別把我算進去,你的師兄會不高興。」

最近史精忠很常聽到這個句子。尤其在拍攝魆妖紀劇情時,終於來到最高點。

他一把抓住喊卡之後要離開的硯寒清,帶著一臉微笑將對方逼進角落,「硯仔,我們這麼多年交情,你一定會告訴我實情,對吧?」

「呃嗯……當然……不會。」硯寒清很困擾似的打槍他,直接伸手把人撥開,「你如果這麼在意,何不直接問他本人呢?」

「當然是因為我信任你啊,硯仔。」

「千萬別這麼說,我不想得罪你師兄。」

硯寒清很是誠懇這麼說,然後就走掉了。離...

[金光]廚師+內褲不見了

※第一屆俏雁俏群換糧會

※交換:小老闆

#雁俏 #現代架空 #R18


車走此

[金光]下戲

※雁/俏無差

※下戲趴囉


=防雷頁=


01.

史精忠第一次見到上官鴻信,約莫是在劍影魔蹤快要完結的時候。

那時默蒼離準備要下戲了,史精忠正和對方聊著往後的方向,突然想起劇內戰五渣的默蒼離,其實還兼任劇組的武術指導這回事。

「不知道之後會是誰來擔任這個位置。」史精忠原本只是隨口提起罷了,畢竟他對人事沒什麼決定權。

誰知默蒼離一如劇中那樣無所不知,「明天,你就會看到了。」

隔日,史精忠真的看到對方了。當時他對新來的武術指導愣了好半天,終於懂了昨日默蒼離去卸妝之前那個意味不明的淺笑。但也不只他,劇組的人都對著新的武術指導發愣,包...

[金光]無題五之三號

※現代趴囉

※師兄弟帶孩子,完

前一集


=防雷頁=


理所當然並且毫無商量餘地的,既然上官鴻信煮了飯,史精忠的任務就是洗碗。

理論上是隔壁屋的屋主默蒼離端著IPAD坐在沙發上,四個孩子圍著他看遊戲畫面,那個專注認真的模樣,還真有幾分自家師兄對付論文的影子;上官霓裳和冥醫正有說有笑切著水果,史精忠一面洗碗一面看著他倆手底下不停跑出來的星形楊桃、蘋果兔、雕花鳳梨、芒果盅、奇異果與火龍果拼盤等等,覺得上官鴻信的妹妹著實深不可測。

他不喜歡議論是非八卦,不過他們的確該是情敵吧。

「你太天真了。」上官鴻信拿過他洗好的碗擦乾晾著,隨口堵了一句回去,但就此毫無下文了。

史精忠沒惱他...

[金光]

※魆妖16衍生但並無劇透

※羽國捏造

※ONLY大雁


=防雷頁=


人未至氣息先至,上官鴻信一把將掌心裡的血抹在玄黑衣袍上,艷紅鮮血瞬間沒入黑夜般融進布料中。而後角落裡便轉出後頭跟著女侍的霓裳公主。

那年羽國梅花開得正茂,霓裳公主娉婷的身姿在紛飛梅花瓣中顯款款而來。

他的小妹抬眼將練武場整個打量過,又看了看兄長,眼裡浮出無奈,「皇兄,你是不是受傷了?」

「……沒有啊。」上官鴻信負著手面不改色撒謊,在他的旁邊,刀槍劍戟棍棒錘等兵器在架上排成一列。

霓裳公主靠近他,伸手從兄長背後的手裡接過雙叉。缺口甚多的雙叉刃明顯可見經常使用的痕跡,以及握柄上刺目得讓上官鴻信略感羞窘的血...

[金光]不知年

※原作向背景改寫/系列作最後一篇

※前作:「和平」

 

 

=正文開始=

1.

某年的夏季,十傑學生們又在尚賢宮重聚。

那日下了雨,少年俏如來外面走進屋裡時渾身泛著雨水的氣味,他伸手將那枝凋謝晚了的梨花插進石桌上瓷瓶裡,梨花上如珍珠般滴落漣漣雨水,引得一整桌埋頭寫策論的同門抬頭看他。

「你這是去哪裡淋了這一身濕?」上官鴻信看他渾身水氣,連桌子也因為伸手過來的關係而滴了一路雨水,有些意外地開口。

墨雪不沾衣從懷裡抽出帕子擦拭桌上的水,朝還沒回答上官鴻信的俏如來說了句「先換身衣服吧。」

鉅子的小徒弟點點頭,旁邊離門最近的硯寒清站起來,脫下自己的外袍給他。俏如...

1 / 3

© 時間逆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