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魯魯米。

[金光]機關盒

※原著向

※鱗魚


=我沒有在日更,沒有=


北冥封宇屋子裡有個精巧的木製盒子。

四四方方的形狀鑲嵌著水色珠石,邊角打磨過因此不至於扎手,細看還能發現盒子上許多紋路交錯縱橫。他曾試著打開盒子卻沒成功,分明上頭有個蓋子,卻怎麼也打不開。

他其實忘記那盒子很多年了,某日忽然又想起來,饒富興致地去擺弄那個盒子。

即使放置許多年,盒子依舊不見褪色。他在從前的玄玉府舊址庭園中撥弄,一連玩了好幾日都沒能打開那個盒子。

多半上頭是有機關的。北冥封宇那種閒散的態度,毋寧會令別的魚有所誤會,以為他不是真的想打開盒子。


有一次北冥縝和北冥華兄弟連袂拜訪,那時北冥封宇招呼他們在庭...

[金光]假日吃披薩

※內含物:鱗魚、觴淵、一筆帶過的撼夙/默杏默/玄欣


時間在[金光]約會[金光]跨年倒數中之間。


=正文開始=


週日的下午,廚房裡北冥觴和蒼狼兩顆腦袋湊在一起,與砧板上那條躺平的魚面面相覷。佐料都已經備好在旁邊了,現在還有一個問題──魚鱗,要怎麼刮?

「我以為,你應該知道。」蒼狼看著他鱗族的友人。

「真是太巧了,我也以為你知道。」北冥觴把手裡的刀子放下,和那條魚對視。蒼狼見狀猜他大概是放棄了,於是把那條瞪大眼睛的魚和佐料又塞回冷藏庫裡。

他邊洗手邊問一起擠在廚房裡的友人,「你為什麼突然想做菜?」

「因為──」

蒼狼打斷他的拖長音,「因為欲...

[金光]大魚大夢

※摘要:一條兩世都做人失敗的魚。


=正文開始=


僧侶緩慢睜開眼睛。

他是被雨水的冰冷給喚醒。彼時他正靠著草屋的泥牆睡著,從破舊屋頂覆蓋著的茅草中,漣漣雨水不停落下,從他光裸的頭頂滑到臉頰。擺在手邊的紫金缽中蓄滿了雨水,袈裟受了些水氣變重不少,踏著草履的腳也已浸泡在水中。似乎是邊上池塘的池水漫漶出池,僧侶邊想著,起身振了振袈裟。抖下的雨珠斷線佛珠似的灑落一地。

他執起靠在腳邊的紙傘撐開,步出暫歇的草屋走入雨中。

然後又走回來。

僧侶在灌木叢邊蹲下。紮入土中的枝幹邊有一水窪,裡面有條魚正苦苦掙扎,似乎是被池水帶出來的。「阿彌陀佛。」他用缽撈起那條魚,放到眼前仔細觀看。魚...

© 時間逆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