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樹師徒粉。

[金光]兩個奇怪的師兄弟腦洞

※十分腦包的兩個短篇

※極端OOC 慎

※有子情節注意

※〈一〉和〈二〉毫無關聯


=防雷頁=


〈一〉

出於許多考量和綢繆,雁王和俏如來姑且達成協議,住在同一棟屋子裡。此屋位在中苗交界某山的西南處,半山腰人跡罕至、環境清幽秀麗,山腳下有個不大不小的聚落,姑且算是生活不虞。

建屋委託了風間始,但傢俱採買則苦於無人答應幫忙,兩人只得自己下山動手採買。有時會來看他們的劍無極和風逍遙偶然碰見他倆,見其相處模式後對此嘖嘖稱奇,某個面生的採蔘客更是三天兩頭跑過來,直到面生變成面熟。


譬如說,碗。

雁王吃飯那隻碗是俏如來挑選的,看著是普通白瓷碗,上頭以簡單...

[金光]早餐

※現代趴囉

※甜膩膩師兄弟 無差


=防雷頁=


上官鴻信很擅於挑撥離間,這是個沒人能否認的本事。他甚至作這事的時候比平時還要誠懇,字字句句都帶著真心似的。也許正是因為這樣,與平時的他有差別,史精忠打從認識以後就很少被騙。某些地方能夠物理性的體現上官鴻信這特質,比如說作早餐。

熬夜做完翻譯的史精忠抱著昨天夾娃娃夾到的巨大憤怒鳥抱枕,黑眼圈窩在沙發上,聽上官鴻信在廚房裡用鍋碗瓢盆發出聲音。

端上來的早餐盛在繪有紅色小花圖案的餐盤上。

漂亮完整的太陽蛋、捲成玫瑰狀的煎培根被青花菜簇擁著、切片番茄上撒著碎起司和黑胡椒、還有一球用薄荷葉點綴的香草冰淇淋。

史精忠一眼就看出來了,這...

[金光]星河迢迢

※今年的七夕賀

※師兄弟無差

※原著背景

※與去年七夕賀文些微相關


=防雷頁=


以前有一次,雁王告訴過俏如來羽國流傳的七夕,那是與中原傳說相似卻又完全不同的故事。為何在這種關頭想起昔年的事情,也許是因為飛淵正難以置信地望著他,那雙眼裡充滿不可置信和錯愕。

「武林盟主的真面目原來是這樣。」

俏如來在一大片熠熠閃耀的火光中瞇起眼,滿地屍身發出撲鼻血腥味,衝擊著在場眾人。連續殺人事件已在修真院持續了七天,依照俏如來布局,今夜本該在詩琴別院捕獲兇手,卻不想眾人直奔詩書別院,亦即此處,而後竟看見俏如來站在滿地屍體中央,手指上的佛珠滴著腥紅液體,一滴一滴落入草鞋所踏著的血海中...

[金光]天階夜色涼如水

#原著背景

#雁俏雁無差


=正文開始=


策天鳳帶著個白衣小孩走入庭院時,季夏的翠綠葉片紛紛隨風落下,遮掩了那個孩子白髮的模樣。他對上官鴻信說,這是俏如來,往後便是你的師弟,好生教導他。

然後策天鳳就走了,留下兩個初次見面的孩子大眼瞪小眼。天頂的葉片還在掉,年幼的上官鴻信不是首度當人兄長,但當人師兄倒是第一次。

他拍拍面上表情有些拘謹的小師弟肩膀,微微鼓起胸膛,說道我是上官鴻信,你喊我師兄即可,有甚麼問題都可以問。

小小的俏如來好像不太習慣這種親密,但還是點點頭,乖巧地喊了聲脆生生的師兄。


師徒三人的生活單調樸素,一日三餐由住在附近的師尊...

[金光]紙鳶

※原著向

※雁俏雁無差

※一個甜膩膩的師兄弟


=正文開始=


『你想死是不是!』

修儒終於暴怒的那句話讓人傳回尚賢宮,雁王坐在椅上聽,嘴角彎著嘲弄的弧度。至今他們已將尚賢宮一分為二宛如共治,如他們或許本該便是一體。

再怎麼好脾氣的大夫也無法心平氣和對待俏如來,數年前也許還行,現在俏如來和修儒已經太熟了,熟得那個鉅子原形畢露。不過這麼說也許有失公允,俏如來只是不再他面前偽裝了。

墨者告訴他,鉅子在海境以身犯險,孤身突入敵人大本營談判,為防止鉅子的請君入甕之計,敵人對他下了三日必死之毒,唯有成功說服他們才能獲得解藥。

雁王指尖輕輕敲打石椅扶手,嗯了聲,墨者繼續回報...

[金光]葬禮

※雁俏 車

※原著背景

※承上,極為ooc


零零荒的交換文,過久沒開車產生了車禍。


正文


pivix

[金光]短篇數則

※綜合驚喜包,有車有糖有鈍刀有劇透

※各種筆力大死亡


=正文開始=


#俏雁 #原著向 #學步車

中原沒有元旦放煙花的習慣,與之比鄰的苗疆也沒有。可是羽國有。雁王同他說道。

不僅放煙花,還很盛大。羽國高地多山,一個個煙花炸在山巔之上,陰影同光一起籠罩整個山頭。

他說這些話的時候,指尖在俏如來背上抓撓。修得圓潤的指甲在白皙背脊上劃下紅痕,也不管是不是會被看到。俏如來端著他的腰一下一下頂著,雁王體內緊緻溫軟,耳畔是他的汗濕吐息和斷斷續續輕喘。

他說內戰還沒開始前,他和父王、小妹、師尊、冥醫去看過煙花。過去和未來都在那些光裡,過往逝、前日明。

俏...

[金光]琉璃樹師兄弟兩則

↑如標題↑


※原著向/假的哨嚮

※雁俏/俏雁無差


=正文開始=


有的時候,俏如來和雁王也未必是針鋒相對的。

劍無極抱著他的刀、邊啃包子邊看著面前平地上沙塵高高揚起,遠處設好的陣法炸起如狂潮般洶湧石塊,從那裡面摔出現任鉅子狼狽的身影。俏如來雪白色的僧衣多處破損,泥沙沾得整件衣服都是,然而他拿在手上的大佛珠卻因沾上了兩人份鮮血而光滑亮麗。

幾乎是在俏如來躍起瞬間,黑影猛然自上方下墜,一劍將原先俏如來摔倒的地方劈出條深深裂縫。

劍無極擅速,以他的眼力自然對這場勝負之爭毫無懸念,他只可惜雪山銀燕不在這裡,不能好好賭個一把。以笨牛耿直的性子,肯定不會押雁王勝利。...

[金光]他等一下就來了

※雁/俏師兄弟無差

※第三人稱視角

#OOC #意識流 #死亡


=防雷頁=


「雁王在哪裡?」

「他等一下就來了。」

現任鉅子每日出門前,總是要回上這麼一句話。

他的師尊端坐蒲團上,大殿裡的枷樓羅香裊繞盤旋,將佛像與師尊的臉模糊成煙白氤氳。那串水晶佛珠無聲捻動。是不是數完一零八顆珠子,罪孽就能因此清淨。

俏如來嗯了一聲,輕輕迴盪在大殿裡如宏鐘暮響。

他於是闔上門扉,將師尊留在裡面。


前任鉅子第一次問他這句話時,他還沒有反應過來。

等到他反應過來了,傳說中的雁王的掌已經襲到眼前、帶著崩山裂海的氣勢與勁道,他後頸的汗毛直直豎起來...

[金光]相去復幾許

※美國時間七夕賀!

※師兄弟無差,薛丁格的攻受

※原著背景


我覺得可能會被吞所以上連結保險一點

1 2 3 4 5
© 時間逆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