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魯魯米。

[金光]太初之道‧拾遺

2018 布可一世 無料釋出

完整載點

▲完整內文:太初之道‧拾遺

▲前文→狐狸精續‧狐狸精再續‧狐狸精又續‧狐狸精



※ ※ ※



默蒼離匆匆趕到風逍遙家時,暮春即將要結束。

他來的時間點不太湊巧,風逍遙和荻花題葉都不在家,只有玲瓏雪霏和無情葬月蹲在花圃裡,替二哥的植栽澆花除草及施肥。這四個外地人住所離杏花君家有小段距離,在靠近山邊的地方,院落裡有幾圃花卉與草藥,雖沒有大夫杏花君的藥草田那麼齊全,倒也兼具食用和實用。

盈曦本正和飛溟低著頭聊天,不想聽到腳步聲略為急切地靠近,她抬頭起來,見是借宿在杏花大夫家的青衫書生。對方面上毫無表情,呼吸卻有點兒急促。

姑...

[金光]葬禮

※雁俏 車

※原著背景

※承上,極為ooc


零零荒的交換文,過久沒開車產生了車禍。


正文


pivix

[金光]短篇數則

※綜合驚喜包,有車有糖有鈍刀有劇透

※各種筆力大死亡


=正文開始=


#俏雁 #原著向 #學步車

中原沒有元旦放煙花的習慣,與之比鄰的苗疆也沒有。可是羽國有。雁王同他說道。

不僅放煙花,還很盛大。羽國高地多山,一個個煙花炸在山巔之上,陰影同光一起籠罩整個山頭。

他說這些話的時候,指尖在俏如來背上抓撓。修得圓潤的指甲在白皙背脊上劃下紅痕,也不管是不是會被看到。俏如來端著他的腰一下一下頂著,雁王體內緊緻溫軟,耳畔是他的汗濕吐息和斷斷續續輕喘。

他說內戰還沒開始前,他和父王、小妹、師尊、冥醫去看過煙花。過去和未來都在那些光裡,過往逝、前日明。

俏...

[金光]琉璃樹師兄弟兩則

↑如標題↑


※原著向/假的哨嚮

※雁俏/俏雁無差


=正文開始=


有的時候,俏如來和雁王也未必是針鋒相對的。

劍無極抱著他的刀、邊啃包子邊看著面前平地上沙塵高高揚起,遠處設好的陣法炸起如狂潮般洶湧石塊,從那裡面摔出現任鉅子狼狽的身影。俏如來雪白色的僧衣多處破損,泥沙沾得整件衣服都是,然而他拿在手上的大佛珠卻因沾上了兩人份鮮血而光滑亮麗。

幾乎是在俏如來躍起瞬間,黑影猛然自上方下墜,一劍將原先俏如來摔倒的地方劈出條深深裂縫。

劍無極擅速,以他的眼力自然對這場勝負之爭毫無懸念,他只可惜雪山銀燕不在這裡,不能好好賭個一把。以笨牛耿直的性子,肯定不會押雁王勝利。...

[金光]孤枝3

※雁/俏無差

[金光]孤枝2續作

※依然摸魚

(不想寫作業使我高產(O)


=正文開始=


似曾相識的畫面。

俏如來手裡的墨狂還滴著血,一點一點沒進土壤裡,腥味蔓延散開在空氣中,緩緩侵蝕嗅覺。

那一年凰后踩著搖曳生姿的步伐,槍口絲絲飄著硝煙,風情萬種對他喚道師姪啊。師姪,你真不像鉅子。

既不能掌尚同會、也不能控尚賢宮,性格溫吞,不慍不火。能當好朋友,但不能當領導者。

『你和鉅子差得太遠了……』凰后輕輕柔柔的喟嘆鑽進耳縫裡,火石氣味的硝煙也從耳縫裡鑽進去,『和你的師兄,也差得太遠了。』

『……俏如來真意外。』

那一年的俏如來同樣渾身浴血,琉璃佛珠被染得鮮紅一片...

[金光]什錦蔬菜

※現代

※師兄弟

※室友系列


=正文開始=


外食族大抵都能體會,自己準備便當實在麻煩,飯食尤是,所以才選擇外食。史精忠看上去不是個怕麻煩的人,這點從他每天的便當就能看出來。

左上的玉米筍木耳拌秋葵及切片青椒,用黑胡椒鹽調味,左下是加了碎毛豆和玉米的蒸蛋,飯上還有灑著海苔跟芝麻。

他在地門實驗室幫忙的那段時間,萬雪夜每天看他的便當菜色花樣百出還一個月不重複,不禁興起了史精忠哪來時間做便當的疑問。


畢竟他那個對象,怎麼樣都很難想像對方在廚房裡煮飯調味試味道的畫面。不過她很快就自己理出頭緒。冥醫是史精忠教授的同居人,大約是冥醫照料的成果吧。

沒有人向史精忠提過便當菜色...

[金光]立冬

※俏雁

※立冬文


連結


起因是朋友說有些鳥夜盲,我就掛著遊戲大半夜寫了這個東西。

可見正確的時間、正確的地點、正確的氣氛(比如清完日常之後)還是很重要的。

[金光]魆妖31衍生

※劇透有

※含兔/獅注意


=防雷頁=


一、

未珊瑚帶著夢虯孫到海境縱橫家的根據地,那裡不比皇城輝煌、不比鰭鱗會破舊,只像個普通住所。她把夢虯孫放在屋子裡,自己去開機關。

夢虯孫剛才喝了太多茶想上廁所,找廁所的時候繞進一間芳香滿盈的房,裡面充盈胭脂水粉香氣及紙墨筆硯。

夢虯孫本想退出,結果在案上瞥見了幾個大字。秀麗端正的字跡用正楷寫在開頭,上書《海中紀》,後面還有數十行墨跡。

夢虯孫看了幾眼,越看越不對。他自然不喜欲星移,而後也不喜王城,但這描寫分明暗示著當今鱗王對欲星移的寵信是別有隱情……海境黑暗的英雄看得面紅耳赤。

身後傳來腳步聲,他一回頭,未珊瑚嫋嫋婷婷站在...

[金光]魆妖30衍生4.5則

※劇透有,注意

※多人


=防雷頁=


一、海境

修儒把乾糧和水從包裡拿出來,千雪正在觀察地上那個泥濘的怪腳印,他總覺得形狀很似他那理論上不該出現在海境邊的兄弟,而俏如來一個人躲在旁邊,偷偷摸摸不知道做什麼。

將午餐擺好的修儒裝作沒看見俏如來趁他轉身,從包裡偷了一塊餅;千雪故意走的遠了一點,裝作沒看見白髮青年手上捧著的東西。

那是一隻半乾半濕的紅色鳥兒。出現在海境又是紅色的鳥,這個組合讓千雪和修儒都頗為感冒,不過既然對方理論上最大的對頭就在這裡,且並未發作,他倆也不好說什麼。

就由著俏如來每天自以為偷偷摸摸的養那隻鳥。也不知道他整日把人家悶在袖子裡,鳥會不會憋掉幾...

[金光]楓紅時

※2017教師節短賀文

※琉璃樹師徒(有死人,注意)


=正文開始=


冥醫把落葉都掃在一起,烤了地瓜來吃。剛拿出來的地瓜鬆軟燙熱,他把地瓜從左手拋到右手,如此來回三四次,這才將地瓜剝開。軟綿綿的還有點甜,味道很不錯。他吃掉半個,剩下半個收進袖袍裡,往草屋方向走去。蕭蕭落葉在他身後紛飛撩亂,模糊了彼端的小徑。

他進屋正好看見默蒼離手上的書掉下來,顧不得袖袍中發著熱的半個地瓜,冥醫一個箭步上去,險險撈過落下的書。一抬眼,那人靠在椅背上,也許是方才闔上的眼又徐徐睜開,眼睫在光線照射下於眼底投出一片輕輕的陰影。

「你要睡覺就去裡面睡好不好啊,為什麼要在這裡睡,是有睡比較香喔?」...

1 / 3

© 時間逆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