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魯魯米。

[金光]立冬

※俏雁

※立冬文


連結


起因是朋友說有些鳥夜盲,我就掛著遊戲大半夜寫了這個東西。

可見正確的時間、正確的地點、正確的氣氛(比如清完日常之後)還是很重要的。

[金光]魆妖31衍生

※劇透有

※含兔/獅注意


=防雷頁=


一、

未珊瑚帶著夢虯孫到海境縱橫家的根據地,那裡不比皇城輝煌、不比鰭鱗會破舊,只像個普通住所。她把夢虯孫放在屋子裡,自己去開機關。

夢虯孫剛才喝了太多茶想上廁所,找廁所的時候繞進一間芳香滿盈的房,裡面充盈胭脂水粉香氣及紙墨筆硯。

夢虯孫本想退出,結果在案上瞥見了幾個大字。秀麗端正的字跡用正楷寫在開頭,上書《海中紀》,後面還有數十行墨跡。

夢虯孫看了幾眼,越看越不對。他自然不喜欲星移,而後也不喜王城,但這描寫分明暗示著當今鱗王對欲星移的寵信是別有隱情……海境黑暗的英雄看得面紅耳赤。

身後傳來腳步聲,他一回頭,未珊瑚嫋嫋婷婷站在...

[金光]魆妖30衍生4.5則

※劇透有,注意

※多人


=防雷頁=


一、海境

修儒把乾糧和水從包裡拿出來,千雪正在觀察地上那個泥濘的怪腳印,他總覺得形狀很似他那理論上不該出現在海境邊的兄弟,而俏如來一個人躲在旁邊,偷偷摸摸不知道做什麼。

將午餐擺好的修儒裝作沒看見俏如來趁他轉身,從包裡偷了一塊餅;千雪故意走的遠了一點,裝作沒看見白髮青年手上捧著的東西。

那是一隻半乾半濕的紅色鳥兒。出現在海境又是紅色的鳥,這個組合讓千雪和修儒都頗為感冒,不過既然對方理論上最大的對頭就在這裡,且並未發作,他倆也不好說什麼。

就由著俏如來每天自以為偷偷摸摸的養那隻鳥。也不知道他整日把人家悶在袖子裡,鳥會不會憋掉幾...

[金光]楓紅時

※2017教師節短賀文

※琉璃樹師徒(有死人,注意)


=正文開始=


冥醫把落葉都掃在一起,烤了地瓜來吃。剛拿出來的地瓜鬆軟燙熱,他把地瓜從左手拋到右手,如此來回三四次,這才將地瓜剝開。軟綿綿的還有點甜,味道很不錯。他吃掉半個,剩下半個收進袖袍裡,往草屋方向走去。蕭蕭落葉在他身後紛飛撩亂,模糊了彼端的小徑。

他進屋正好看見默蒼離手上的書掉下來,顧不得袖袍中發著熱的半個地瓜,冥醫一個箭步上去,險險撈過落下的書。一抬眼,那人靠在椅背上,也許是方才闔上的眼又徐徐睜開,眼睫在光線照射下於眼底投出一片輕輕的陰影。

「你要睡覺就去裡面睡好不好啊,為什麼要在這裡睡,是有睡比較香喔?」...

[金光]他等一下就來了

※雁/俏師兄弟無差

※第三人稱視角

#OOC #意識流 #死亡


=防雷頁=


「雁王在哪裡?」

「他等一下就來了。」

現任鉅子每日出門前,總是要回上這麼一句話。

他的師尊端坐蒲團上,大殿裡的枷樓羅香裊繞盤旋,將佛像與師尊的臉模糊成煙白氤氳。那串水晶佛珠無聲捻動。是不是數完一零八顆珠子,罪孽就能因此清淨。

俏如來嗯了一聲,輕輕迴盪在大殿裡如宏鐘暮響。

他於是闔上門扉,將師尊留在裡面。


前任鉅子第一次問他這句話時,他還沒有反應過來。

等到他反應過來了,傳說中的雁王的掌已經襲到眼前、帶著崩山裂海的氣勢與勁道,他後頸的汗毛直直豎起來...

[金光]師生戀+百靈油

※第一屆俏雁俏群換糧會part.4

※交換:季珣

#俏雁 #正劇背景 #R18

作曲家+節拍器(雁俏)的後續。


連結


最後一篇解禁,謝謝大家(下臺一鞠躬)

[金光]相去復幾許

※美國時間七夕賀!

※師兄弟無差,薛丁格的攻受

※原著背景


我覺得可能會被吞所以上連結保險一點

可愛死了我何德何能(大哭)

ʕ •ᴥ•ʔ:

(终于赶上了!!)

设定来自 @時間逆流 太太这篇超可爱的文!! http://kao1205.lofter.com/post/3388a7_10d94379 

p1 尾巴软软的大狐狸苍离&呼呼大睡的杏花 

附带:迷迷糊糊中被师兄压着尾巴的俏球x1 好像不小心踩到师尊的毛茸茸陷阱里了的雁球x1

p2:这个冥医杏花君好像是个不得了的人类?!

p3:超大只的健壮狐狸军长!好想被他的尾巴扫脸啊(脸大概会肿吧哈哈)


感谢太太的授权!祝大家和自...

[金光]作曲家+節拍器

※第一屆俏雁俏群換糧會

※交換:零零荒

#雁俏 #原著背景 #R18


走這


對,這麼現代化的題目,我拿來寫了原著向。

嘖嘖。

[金光]狐狸精

※快樂的森林動物小劇場

※含不太像默杏的默杏


=防雷頁=


01.

寒冬大雪重新自天上落下來覆蓋萬物之時,尚賢宮裡的狐狸群們已經死的差不多了。那年冬天太冷,許多狐狸都沒能活下來。

凰后是少數活下來的尚賢宮狐狸之一。大雪停止後,她從尚賢宮破敗的門口探頭出來,松樹上的積雪因風吹過而簌簌落下,她機靈地跳開避過天災,但避不了地上濺起的雪沫,飛雪還是潑了她一臉。

鐵驌求衣是第二個探頭出來的狐狸。他是隻大狐狸,四肢健壯修長,牙齒銳利、跑得也飛快。他出來的時候凰后正在舔被雪沫沾濕的毛,貴氣的暗紫色毛皮濕漉漉,鐵驌求衣看了一會兒,甩甩尾巴過去,也跟著舔起凰后的毛。

第三個出來的...

1 / 3

© 時間逆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