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魯魯米。

[金光]仙山直播鬼途奇行錄01

※為兔兔打CALL!!!!!!!!!!!!!

※極端OOC 慎入

※劇透有





=防雷頁=



那面青銅鏡子已經有段時間沒有這麼搶手了。默蒼離揀著草藥,漠然的臉上看不出什麼表情。

不離手的銅鏡此時正從撼天闕手上被奪走,顥穹孤鳴像個孩子一樣把銅鏡舉得極高,裡頭映著他那長大兒子頎長身影及凜然神色,顥穹孤鳴正感動得邊看兒子邊一腳踩在撼天闕臉上,緊接著鏡子脫手、戰兵衛臉上帶著些微抱歉的神色,巧勁一施便將鏡子收入指間,然後拋給不遠處的撼天闕。

『不用多言,孤王會護妳周全。』

從銅鏡中傳出來的聲音,令此三人停戰了一瞬間。


冥醫把揀好的藥草放到竹簍裡面。

雖然仙山這個特異空間裡,人已經不會再死了,但仍有不少人維持著以前的習慣。

比如他依舊揀著草藥,比如默蒼離手上總要有事做。


『記住,不管你們是什麼組織,有何目的,孤王遲早會讓你們知曉,在苗疆地界,是誰作主!』

「就是這樣啊!蒼狼、就是這樣!」撼天闕用力一拍大腿,氣勁透過他的皮肉肌理傳進地表,周圍的草木被氣勁一掃紛紛偃倒。

「不愧是吾的兒子、讓他們知道是誰作主!」顥穹孤鳴用力揮拳頭,才剛站起的草木再度被掃得倒下。

戰兵衛手拿鏡子,臉上帶著細微的欣慰表情,卡在那對死了都不願和睦的兄弟之間。


冥醫的草藥快要揀完了。

兩道翩翩飛浮的腳步從他們身邊走過去。

荻花題葉使了個小型的五鬼搬運術法,那面鏡子到他手上時,恰好是風逍遙將捕風捅進蒼狼體內的瞬間。

「大哥真帥。」

風花雪月的後兩位發出了相同感慨,然後與苗疆現任國主的已故親屬對上視線。


銅鏡內苗疆的發展越趨迷茫,撼天闕嘀咕著那個採蔘的此時不曉得在哪裡,顥穹孤鳴罕見地同意了他。

他們快跟荻花題葉及玲瓏雪霏打起來了。


在他們不遠處,帝鬼正和剛走進來的朧三郎寒暄。

他們有很多共通話題。

比如戮世摩羅和御魂笑光輝。

更遠點的地方,風間久護和他的影子舉杯慶賀兒子的成長,和那端惺惺相惜的畫面形成強烈對比。


默蒼離把最後一把藥草放進竹簍裡。

「第一天就這麼熱鬧啊。」冥醫將挑揀出來的雜草掃進畚箕內,隨口說道。

「……愚蠢的令人難以呼吸。」

「你現在又不用呼吸。」


评论(16)
热度(73)

© 時間逆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