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魯魯米。

[金光]旅


※豪/藥無差

※17衍生

※要當18似乎也可以

※涉及劇透慎入






=防雷頁=




「別郎,你認為,我應該出手制止嗎?」

「詩兒,冷靜。你不認為這樣很好嗎?」

岳靈休和鴆罌粟都沒有聽到他們的談話,一者是沒聽見,一者則假裝聽不見。那個當下,天下第一豪正在逼藥神喝藥。

天上白雲飄飄、腳下輕舟搖搖,岳靈休手裡的碗中湯藥卻紋絲不動,滿到快要溢出來的紫黑液體彷彿就此凝固似的。

鴆罌粟滿船躲著他,面上嫌棄之情如同湯藥即將漫出那樣的溢於言表。以岳靈休的武功要追上他輕而易舉,但他偏不,就這樣端著碗滿船亦步亦趨隨在鴆罌粟身後。


他本就愛說話,這下更是沒完沒了,上到幽冥君的遺願下到修儒的交代,簡直把故友一門都搬出來。

鴆罌粟避著他四處跑,聽都不聽。兩人就這樣上竄下跳大半個早上,最後那碗藥還是沒有喝下去。

等到別小樓和李劍詩睡完午覺從船艙出來,正好見到他倆湊在一起研究地圖,上面標滿了草藥理該生長之處,還有各式各樣的美食情報。

這趟遠程從計畫初始到付諸實行,已經過去了五年。

閻王鬼途之亂好不容易平靜,岳靈休也救下來。然而前三年半鴆罌粟為了救醒他而四處奔波,少有閒時;等到他把人救醒了,自己也倒下了,於是後一年半反過來,是岳靈休忙著照護他。

甫從沉眠中醒來的岳靈休也休養了大半年。失覺症時他因為受創過重進入龜息狀態,絕命司卻是以奪舍的方式侵占腦部,肉體感知不到危險,又因輪戰數名高手而被透支,按照鴆罌粟講起來,就是他情願好友再進入一次龜息。


這話他是對別小樓和李劍詩說的,等到他能夠這麼輕鬆的抱怨,五年時光已經過了。但直到現在他們都還記的鴆罌粟在看見昏迷不醒的岳靈休時,臉上的表情。

沒有表情。

就好像是對任何事物都失去了執著、失去了想望,失去了一切。

但是他卻對面色擔憂的榕桂菲說沒有關係。

『沒有關係。』藥理之神淡淡地道,『我照顧他二十年,還可以再等二十年。』

從修儒處輾轉聽說了榕桂菲對此的反應。那個在鐵軍衛長大的年輕姑娘和她師父性子極像,心裡緊張著,嘴上卻是毫不留情,『那你最好保重自己,少再用向天搶時,否則也沒有太多二十年了。』


然後鴆罌粟又開始了才結束不久的生活。

不過等到岳靈休好了,卻換他倒下了。

這件事情讓所有的知情人都大感詫異。該說是天命好呢,還是運氣差呢。不過無論如何,二十年不到一半就能等來團圓,也是個好消息。

那邊岳靈休和鴆罌粟已經收起路線圖。算算時間,這會兒小舟該上岸了。早上是岳靈休追著鴆罌粟逼他吃藥,現在反倒過來是藥神強逼天下第一豪吃藥。

但岳靈休哪是能聽話的人,仗著自己武功高,幾乎是飛天遁地耍著鴆罌粟玩。那藥神也不惱,就這麼讓他耍著,彷彿也樂在其中。


其實別小樓和李劍詩看見這樣的他們還是很欣慰的。

那些事情都過去了,現在他們還活著,還能說笑還能玩鬧,沒什麼比這個更好了。

直到岳靈休以危險姿勢掛在船緣邊,向鴆罌粟說道小鴆,給你猜個謎題。題目是遙星,猜一道菜色。

鴆罌粟正閉目養神,答曰不知道。

天下第一豪嘿嘿一笑,說道答案是蔥燉蓮藕。

「詩兒,你認為,為夫該出手嗎?」

「別郎,冷靜,這樣不是很好嗎?」

天上白雲飄飄,腳下輕舟搖搖。

煙波瀲灩太平光。


(完)


评论(6)
热度(82)
  1. 芳菲阑珊時間逆流 转载了此文字

© 時間逆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