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魯魯米。

[金光]萬聖節吃派

※內含物: 

軍兵、鱗魚、禪霞、觴淵、一點玄欣、一點默杏默、自由心證的……俏雁俏(。




=正文開始=


北冥觴極其快速地從口袋裡摸出手機舉起喀擦一聲拍下案發現場。他做這個舉動不過短短一秒半,蒼狼甚至還沒反應過來。

當然地板上那兩個人也沒反應過來。

客觀呈現眼前的狀況是上官鴻信衣衫不整──顯然很昂貴的襯衫只剩下一邊袖口套在正確位置上、衣襟大開、釦子被扯掉三顆──而史精忠則一手按在他師兄肩膀上、另外一手撐在對方臉頰邊,他的一隻膝蓋更介入上官鴻信雙腿之間,只差一吋就要抵到那個不太妙的地方。此時此刻這兩人齊齊望著門口的北冥觴和蒼狼,表情空白。

北冥觴迅速拍下照片後傳給飛淵,一系列動作頂多三秒鐘。

然後他對那兩個極其聰明、不過腦子還沒從突發狀況轉過來的室友嘖嘖搖頭,「你們逆了飛淵的CP。」

蒼狼轉頭看他,一臉茫然,「什麼CP?」

 

飛淵歡呼一聲,頓時笑得無比燦爛。

邊上常欣歪頭看她,玄狐學著她的動作也歪歪頭,然後被注意到這點的常欣輕輕瞪了一眼。她復又去看室友,「有什麼趣味的事情嗎?」

飛淵將北冥觴的照片傳上群組後,彷彿從興奮情緒中回神,意識到眼前人是常欣後突然變得有些扭捏,甚至把手機藏到身後,「啊這個不行、這個不能給你看!」

「嗯?是什麼東西不能讓我看?你以前都會和我分享的。」

飛淵堅定拒絕,「你不要看比較好。」

常欣想到底有什麼是她不能看的,北冥觴和蒼狼摟摟抱抱的照片、北冥觴和夢虯孫吃pocky的照片、甚至玄狐和史精忠喝醉抱在一起睡的照片她都看過了,還能有什麼別的嗎?

玄狐無聲無息繞到飛淵身後,輕輕奪走她的手機。

──如果說先前史精忠和玄狐抱在一起睡覺的畫面能夠讓人一笑置之,那麼史精忠和上官鴻信的這張照片顯然沒有如此簡單了。

 

白日無跡在會議中無意間點開那張照片,接著不著痕跡瞄了鐵驌求衣一眼,立即又把心思放回風逍遙的簡報上。會議結束後白日無跡收拾物品準備離開,忽然感覺一道陰影兜頭籠罩下來,他抬頭看見鐵驌求衣站在自己面前。

「過去一個半小時裡你看了我四次。有事嗎?」

面對上司驚人的壓迫力,白日無跡面不改色胡扯,「沒事。」

似乎鐵驌求衣還想繼續詢問,但很快被打斷。

「老大仔~」某人從外頭風一般捲進來,手裡兩杯咖啡端的好好的沒灑出來,「老大仔你的黑咖啡不加糖不加奶不加冰!」

「……我沒說要喝。」

「反正我都泡了你就喝囉,」風逍遙把咖啡塞過去,「你昨天熬夜太晚了,這樣會沒有精神。」

「你幾時看我沒精神過。」

「以防萬一嘛。」

鐵驌求衣很好的被轉移注意力了。白日無跡在心裡給風逍遙說了聲謝,然後舉起手機將兩人和兩杯咖啡的背影照起來。

會議室門關上的瞬間,鐵驌求衣回頭看了他一眼。

 

欲星移閒著無事上了另外一個帳號,然後對裡面新增的兩張照片發出恥笑。北冥封宇一臉莫名其妙看他。

「什麼事這麼好笑?」

「臣覺得,臣做人還挺成功的。」

看著欲星移故作姿態的謙遜,北冥封宇從善如流應和他,「這不是自然嗎?師相一直都挺成功的。」

「王這句話聽起來言不由衷啊。」

「本王是這種人?」

「王難道不是這種人?」

北冥封宇沒維持住正經的表情,失笑湊過去在對方臉頰上吻了一下──辦公室裡此刻除了他倆誰都不在,他不擔心──分離的時候他看見欲星移眼底不減反增的笑意,輕輕喚了聲「師相。」

回應他的是一雙攬過來的手。

錦煙霞摀著眼睛、拉著一步禪空默默從門口撤退的時候內心充滿憤怒。只是來接她下班的一步禪空沒什麼特別反應,他看著錦煙霞迅速將剛才拍下的景象發上群組,唸了聲佛號。

 

凰后看著群組裡的三張照片,極其嫵媚且唯恐天下不亂地笑了聲,順便就把它們都轉給鉅子。

然後動手打開新的文檔。

 

杏花君剛將出爐的南瓜派分裝好。

幽冥君和嬌姨最近正好在師妹茹琳那兒小住幾天,他平時忙得沒什麼時間去探視兩位老人家,準備晚些帶著禮物去看看他倆,順便也看看茹琳。另外一個盒子裡裝的是默蒼離兩位學生的份。

這時間該在家的修儒今天參加學校舉辦的萬聖節活動,這會兒應該到處跑來跑去要糖果吧──也不知道讓高中生去要糖果的學校在想什麼。

他才把最後一個裝進紙盒裡,就看見原來窩在沙發上看書的默蒼離慢悠悠靠過來。杏花君不解地看著他,「幹嘛?」

「杏花,我餓了。」

「不要叫我名字!廚房裡有完整的派,先吃點吧。晚餐等修儒回來再煮。」

「哪個是上官鴻信和史精忠的份?」

「這邊這個紅色的……啊喂、蒼離啊!」杏花君看著他毫不客氣拿起自己學生的派咬一口,邊緩慢咀嚼邊「你奈我何」的看過來,有些反應無能。默蒼離邊吃屬於學生的派,邊把IPAD遞給杏花君,上面便是他兩個不肖學生不成體統的照片。

杏花君第一個反應是他們跌倒了、第二個反應是合成照,然後才是第三個反應,「他們在交往?」

「想清楚再說一次。」

「跌倒了?」

「再細細回想一次。」

「我又不是你學生……好啦,不然是合成?」

「如果你是我的學生,現在就該自盡了。」

「好啊你這個默啊蒼離、晚餐還要不要吃了?」

 

此時師兄弟倆還不知道案發現場經由重重轉手,已經跑到敬愛的導師手上了。上官鴻信覺得這是史精忠的錯,然而他也知道他師弟肯定認為這是他的錯。而北冥觴認為這是欲星移的錯,蒼狼則覺得他想回家。

歸根究柢,如果不是風逍遙誤把酒心糖給了欲星移、欲星移把糖和百里聞香一起寄給北冥觴,史精忠就不會在翻冰箱的時候吃錯東西,而如果不是上官鴻信吃飽撐著去嘲諷他……。

 

當然在翌日上課前,默蒼離向他倆展示IPAD裡的照片時,一切都百口莫辯。

 

 

END

 

 















 

 

*女的是大大、男的是太太(6)*

流虹無影:萬聖節快樂,吃肉配糖果 喝咖啡跳舞.doc 已讀6 18:26

白練飛蹤:萬聖節快樂。謝謝糧食。 已讀6 18:27

郁劍須臾:\快樂^w^/ 太太好手速 _(:3 」ㄥ)_ 已讀6 18:27

百代風騷:動作真快~ 已讀6 18:27

無垢之間:大智慧發來賀電 已讀6 18:27

朔夜雪痕:謝謝糧食,以及樓上現在裡面是誰? 已讀6 18:27

無垢之間:這很重要嗎?看來這個帳號真是做人失敗啊。 已讀6 18:30

百代風騷:老三,你應該要習慣了。另外就生理角度而言,你和你家那位做人不可能成功。 已讀6 18:30

郁劍須臾:唉呀是碎肉!謝謝大大招待! 已讀6 18:31

 

 

 

TURE END





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WWWWWWW

據說10/31是萬聖夜、11/1才是萬聖節,就讓我標一下吧。

评论(14)
热度(59)

© 時間逆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