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魯魯米。

[鐵血]接龍活動

@太阳黄鱼的基地 


沒怎麼玩過接龍所以不知道第一棒該注意什麼,我就寫我想寫的了。

只是最近進度實在鬱……


=正文開始=

 

把南瓜洗乾淨切掉頂部,挖去南瓜籽和些許果肉好騰出空間。豬肉剁碎混入玉米和紅蘿蔔碎塊,再拌入調味料,鹽、醬油、太白粉,然後一股腦通通塞進挖空的南瓜裡面,蓋上剛才切掉的蓋子,最後拿去蒸。

阿特拉小小地呼了一口氣,抹抹額上的汗水。一轉頭、三日月坐在餐廳椅子上目不轉睛看她的畫面猛然躍進眼中,令她嚇了一跳。

「三日月!」她洗了手從料理區跑出去,近了看才發現三日月面前還攤著從庫德莉亞那裡借來的農業專書,「你在看書啊?」

「嗯,」他將視線移到書上,「我在想這次要種什麼比較好。之前種的都死掉了。」

「唔……南瓜怎麼樣?」阿特拉想起鍋子裡的食物,靈機一動,「南瓜很容易存活喔,而且又很營養。」

「南瓜嗎?」三日月探手翻動書頁,很快翻到南瓜那一頁。確實,如果照著描述來看的話,似乎可行。不過話說回來,每一次他照著書上去種的農作物,看起來都是可行的。

他還在想,阿特拉忽然想到什麼似的開口,「對了三日月,你可以在這裡等一下嗎?」

「嗯?有事嗎?」

 

有點奇異的厚實敲門聲響起時,梅莉比特從報表中拉出思緒,看了一眼還埋首在工作中的奧爾加,正準備起身去替他開門,門就從外部打開了。三日月的腦袋從外頭探進來,視線越過梅莉比特,準確落到辦公桌後面那人身上。

「奧爾加。」

「嗯?」鐵華團長從文件中抬頭,「三日,你怎麼來了?」

「阿特拉找你喔。」

「啊?」

「她說有東西要給你。」

奧爾加明顯動搖了,任誰高強度工作了這麼久都會動搖的。他有些掙扎地看了看手裡的文件,「可是我這裡還抽不開身。」

梅莉比特在三日月開口之前,終於還是站起來了。她朝年輕的團長笑笑,「偷懶一下子不會怎麼樣的,這些東西我來就行了。」

三日月首度望向梅莉比特,接著又回到奧爾加身上,「要走嗎,奧爾加?」

鐵華團的團長視線在他倆之間游移,最後落到三日月看似面無表情的臉上。他鬆了口氣、輕鬆地閉起一隻眼睛,「嗯,走吧。」

阿特拉用整顆櫻婆婆送的南瓜做了頓簡單餐點。

他們進廚房的時候少女已經不在那裡了。

「阿特拉呢?」

「阿特拉說要送成品去給櫻。」三日月把湯匙遞給奧爾加,拉開他對面的椅子坐下來。

奧爾加握著湯匙,看著面前的南瓜,將移問的視線投過去。

「她讓我監督你吃完。」

 

『雖然團長餓了就會來吃飯,可是他吃的都是剩菜,營養不均衡。所以呢,三日月這次一定要盯著團長吃完喔!』

 

「阿特拉這麼說喔。」三日月完整複述阿特拉的話,而後就不再說話了,只盯著他。奧爾加舉起雙手做了個投降的姿勢,「我明白了。」

三日月面前還是擺著那本農業專書。書本再過去一些,奧爾加一匙一匙挖著南瓜和絞肉吃,表情似乎和以前吃飯時不太相同。他的記憶和阿特拉沒有相差多少,奧爾加吃飯只是必要的攝取身體所需熱量,對於美味與否一點都不在意。

但是這次好像不太一樣。

「好吃嗎?」三日月看著南瓜。

「唔?」

「奧爾加這次吃飯的感覺不太一樣。」

三日月的目光好像那個南瓜並不是南瓜似的,只是奧爾加本人完全不知道有哪裡不一樣。他想了想,挖了塊南瓜遞到三日月面前。那雙藍眼睛眨了眨。

「吃嗎?」

三日月不知怎地回想起奧爾加拒絕他的椰棗的事情。但現在那個人坐在對面,單手撐著臉頰、另一手探到自己面前。三日月張口吃掉了那口南瓜。

「你覺得有什麼不一樣嗎?」奧爾加問他。

「很好吃。」除此之外就沒了。

三日月和奧爾加互相對視,兩個人同時笑了起來。

於是最後他還是決定種南瓜了。

只是不怎麼成功。再更後來,唯一成功那次,明明阿特拉用同樣的方法烹煮,吃起來卻沒有那個下午好吃。



评论(2)
热度(23)

© 時間逆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