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魯魯米。

[金光]聖誕節遊樂園之外


接續[金光]聖誕節遊樂園這篇。



※內含物:鱗魚、軍兵



=正文開始=


北冥封宇拿抹布擦桌子,一邊欲星移正在煮新的茶。

他們都很有默契不去提剛才發生的事情,只有正好進來的硯寒清目睹這一幕。當時他臉上出現介於「為什麼要讓我看到這種畫面」與「不我無知生活正在破碎」兩者之間的表情。北冥封宇趕在欲星移說話之前打發了硯寒清。

一方面固然因為他並不清楚硯寒清的才能,另外一方面他卻很清楚有些人天生只想離麻煩遠一點。

等到那壺茶煮好,北冥封宇才好整以暇地開口,「現在,你要說了嗎?剛才看到了什麼?很久沒有看到你這麼大的反應了。」

「是臣失態了。」欲星移道,「只是覺得,鐵樹未嘗不能開花。」

「唔,這話深奧了啊。」他斟了杯茶遞給欲星移,自己也拿了一杯在他對面坐下。這茶不如百里聞香,但是對節日還得在辦公室加班的倆人而言,聊勝於無。

「對了,本王今天聽到夢虯孫說了件事情。」

「哦?是何事?」

「你堂弟問本王,浪辰臺何時才能重建好。」

欲星移嗯了聲,繼續喝他的茶,裝傻意味濃厚的不下百里聞香之苦。北冥封宇笑了笑,也端起自己的茶杯。

       

 

夢虯孫的室友都不在,他和北冥觴、飛淵、蒼狼三人買了速食店的炸雞套餐,這會兒正在北冥觴和蒼狼的屋子裡大吃特吃──當然,這邊指的是夢虯孫。

丟在桌上的發票明白顯示出他們只有四個人,卻買了十人份的套餐。

「北冥觴,問你一件事情。」

「什麼事情?」

「你知道浪辰臺什麼時候才會重建好嗎?」

北冥觴差點把雞翅的小骨頭吞進去。他扭頭去看叼著雞腿的夢虯孫,對方竟滿臉無知地和另外二人一起看回來。

「你現在又不住那裡,問浪辰臺做什麼?」

「我看欲星移每天都在你家打擾,才想到這件事情啊。」他三兩下把骨頭吐掉,又抓了新的雞腿,「雖然他跟王一起上班下班很方便,但是這樣一直住在別人家也不太好吧。」

飛淵……飛淵的反應大家都很清楚了。少女動作意外優雅地拿著雞翅小口啃著,臉色和衣衫一般粉紅。

「浪辰臺發生了什麼嗎?」蒼狼問他。

要不是雙手油膩,北冥觴真想摀住臉逃避這句純良的問話。

 

浪辰臺炸了。

挺久之前的一件事情。好像是地下水管破裂還是什麼別的原因,夢虯孫不太清楚,反正等他收到消息,堂哥的住處已經成為廢墟般的地方了。所幸那段時間欲星移不在家而是在公司,屋主本人倒是安然無恙。

知曉這件事情之後北冥封宇便和欲星移商量,反正連北冥異也去外地唸書之後,家裡大得冷清,乾脆就讓欲星移搬進去住。離公司更近、也方便倆人就近關照對方。

 

蒼狼盯著雞塊思考了一下。

這模式相當熟悉啊──然後他終於想起撼天闕大伯和夙舅舅。

「這是同居吧。」他用過來人的口吻說道。

北冥觴面無表情點點頭。並且鄙夷地看著大驚失色的夢虯孫。並且,違背良知忽視了飛淵紅撲撲的小臉。

 

 

欲星移把最後一份文件放進檔案夾裡時,公司裡除了他們所在樓層,已經一個人都沒有了,連未珊瑚都在半小時前打卡離開。

北冥封宇還在收東西,他才剛關了電腦,欲星移的手機就湊到面前來。

畫面上是一段直播的影片,台上兩名年輕女性在致詞,但整段影片裡聲音最大的卻是男人的聲音。

「這便是臣剛才看的東西。」

「嗯?為何突然願意給本王看了?」

「臣應教導過您,娛樂當然安排在工作結束之後。」

北冥封宇欣然受教──如同以往每一次。

他倆湊在一起看那段影片,欲星移把進度條拉到最前面。開頭是帝鬼和默蒼離的即興表演,看到默蒼離扶著額、面無表情唸道「啊,我要窒息了。」時溫厚如北冥封宇也忍俊不住。

「沒想到默蒼離先生是如此風趣的人。」

欲星移抖落一身雞皮疙瘩,口是心非地連連稱是。

後來似乎是錄影忘了關,致詞時出現了另外一道男人的聲音。欲星移在旁邊給他解釋這是默蒼離的摯友──冥醫杏花君。

他終於聽到那段求婚台詞。

北冥封宇看了眼欲星移群組內的眾人發言,顯然這些高智商人士都被嚇得不輕。

 

 

「所以說,浪辰臺到底建得怎麼樣了?」夢虯孫把手伸向第六桶雞塊。

「其實……浪辰臺已經重建完畢了。」

「哈?那為什麼臭墨魚還繼續住在你家?」

「欲星移說,新建的浪辰臺太小,父親搞錯設計圖了。」

在場只有飛淵聽出來北冥觴話中有話。

夢虯孫正在大聲嫌棄他的堂哥要求特別多。末了又補上一句,「他一個人住是要多大間房子?」

「不是一個人吧。」蒼狼往杯子裡倒飲料,神態自若,「應該是兩個人才對。」

「我又沒有要跟他一起住。」

夢虯孫在很多地方其實相當精明,醒悟得也快。北冥觴不曉得他怎能在這件事情上如此遲鈍。

「父親會去欲星移家過夜。」他用極快的、破罐子破摔的速度說完這句。

「──啥!?」夢虯孫手上的雞腿掉回紙桶裡。

 

 

和保全打過招呼後,北冥封宇鑽進副駕駛座,欲星移便將車駛出停車場。

「師相今晚有什麼計畫嗎?」

「唔……」欲星移故作思考,「臣還是覺得,就這樣把最後那口百里聞香噴出去實在可惜。」

「那我們就回家吧。」北冥封宇輕鬆道。

「好。回家。」

 

 

 

 

 

榕桂菲將「已打烊」的牌子翻過來,又一次檢查確認沒有東西漏掉收拾,便拉下鐵門,踩著她新買的靴子去搭乘大眾交通工具。「十里芳草」做為一間酒吧,聖誕節當日早早打烊確實很怪,不過她是有苦衷的。

 

目的地門口的警衛熟門熟路把榕桂菲放進去,她提著包包和紙袋熟練地走過廊道,在最深處的辦公室前停下來,伸手敲了敲門。

風逍遙打開辦公室的門,猛然看見老大仔的妹妹笑意盈盈站在門口,把手裡的紙袋舉得高高的,「風大哥,聖誕快樂!」

「是你啊,榕桂菲。」他讓過身體,將眼前的女性迎進辦公室。

鐵驌求衣坐在辦公桌後批閱文件,見了妹妹也只是頷首示意,便又埋頭進文件中了。榕桂菲也不在意,把手裡的紙袋放到桌上。藍紫色紙袋下方畫著綿軟的白雪,上頭則是鋁箔和金粉繪製而成的星空。

「這是給你們的聖誕禮物。」榕桂菲將物品從紙袋裡取出,是同色款的紙盒,她將盒子遞給風逍遙,示意對方打開。

那是個巧克力禮盒。各種花朵與幾何形狀的巧克力排排放置在格子裡,被雪白的雕花烘焙紙襯得更加鮮明。

「我認得這個顏色和味道,」風逍遙覺得口水正在快速分泌,「這不是上次那個用風月無邊做得酒心巧克力嗎!」

「風大哥還是這麼靈敏。」榕桂菲掩著嘴微笑,證實了他的話,「這次請不要再不小心將它寄給別人了喔。這種特製的巧克力耗工時長,我倒是沒有關係,只是風大哥要再等下一批出爐可就得等上許久了。」

「放心、這次絕對不會再亂寄了~」風逍遙用力拍胸口保證,下一刻就捏起一塊丟進嘴裡吃了起來,邊吃邊道「現在吃完就不可能再寄錯啦~」

鐵驌求衣從辦公桌後面扔出一句「胡鬧。」

白日無跡敲了門走進來,將新的文件放到鐵驌求衣面前桌上。

「孤血鬥場的案子有進展了,」他道,「孤鳴家的歲無償同意跟我們合作辦案,明天會有新的資料給我們。」

「為何等到明天?」

「這幾天孤鳴家在籌辦新年晚宴,他沒有太多時間能抽出來。」

「我知道了。」鐵驌求衣翻了翻文件,瀏覽過後將它疊到已經搖搖欲墜的案件山上。

旁邊風逍遙已經把那盒巧克力吃光了一層,這才感覺酒癮稍解。

榕桂菲很自覺的去泡了咖啡過來,把它擺到鐵驌求衣手邊。後者一抬頭,正對上小妹甜甜的笑臉,「大哥,休息一下如何?」

 

酒吧老闆娘榕桂菲帶了幾乎一整桌子的菜過來,烤鵝肉、生菜沙拉、炸雞塊、地瓜薯條、杯子蛋糕、各種甜派鹹派。窮千秋搭著小七的肩膀假哭道他願意為了這桌菜嫁給榕桂菲,結果迎面看見鐵驌求衣走來,連忙立正站好。旁邊小七誤會他在說自己,支支吾吾解釋他喜歡的另有其人,被白日無跡一通掀底常欣喜歡的也另有其人。

那端吵吵鬧鬧,這端風逍遙抱著他的酒心糖吃得不亦樂乎,菜沒怎麼碰,倒是替別人倒了不少汽水。

鐵驌求衣站到他旁邊,手裡端著杯咖啡。風逍遙看了他一眼,笑嘻嘻道,「老大仔你不跟他們一起玩啊?」

「你都沒去玩,我更不能了。」

「可是我有這個啊。」他把自己的巧克力舉到上司面前,「老大仔你要不要吃?你小妹的手藝真~的很好,風月無邊的味道都有保留下來。」

「我知道。」

鐵驌求衣瞥了眼湊到眼前的下屬,吃到眼睛都瞇起來了,顯然對於上回不小心把風月無邊巧克力錯寄給欲星移遺憾萬分。說起那件事情的後續,他也沒少被默蒼離和欲星移擠兌。

榕桂菲從自己的包包裡──先前拿出菜餚的那個,她的包大概通往四次元口袋吧──拿出給所有人的聖誕禮物。

白日無跡收到一枝新鋼筆、小七收到頂新的帽子、窮千秋與其他人也分別收到來自榕桂菲的聖誕禮物。

鐵驌求衣把咖啡喝個精光,拿去洗手間清洗時突然被人從後面偷襲。他熟練地反手將人制伏,果然看見風逍遙嘿嘿衝著他笑。

「幹什麼?」

「老大仔你一點都沒有過節的氣氛。」

風逍遙從他的壓制裡脫身,從身後神奇地變出他的聖誕禮物。

四乘四的雙層巧克力已經被吃到剩下八個,他抓了一塊塞進嘴裡,又把其餘湊到上司面前,睜著怎麼看怎麼無辜的眼看他,嘴裡含糊問道「真的不嘗嘗你小妹的手藝?」

鐵驌求衣一把抓住他的衣領,直接吻上去。

 

榕桂菲對拿著小本本的白日無跡坦承,風月無邊巧克力是大哥特意請她做的。

不同於一般酒心巧克力要吃到醉,可能會先由於巧克力吃太多而送醫,榕桂菲花了很大力氣讓她的巧克力呈現一吃就會醉的狀態。

值班時不能喝酒,風逍遙為此不曉得翹班過多少次,也無數次被鐵驌求衣逮到。有感這樣下去不是辦法,他才特別請擅長釀酒與廚藝的小妹研發這種東西。

不能喝酒,就吃巧克力吧。

「大哥真的很疼愛風大哥呢。」

「我也這樣認為。」白日無跡似是感慨般地附和她,然後揮手讓所有人都不准接近一樓的洗手間,要上廁所只准去二樓──至少在鐵驌求衣和風逍遙出來之前。

榕桂菲笑著舉起汽水,和白日無跡碰杯。

「為大哥和風大哥,乾杯。」

「乾杯。」

整個局的人都靠過來乾了這一杯。

 

(完)


補上我的懸念。

這次真的沒有啦。




评论(4)
热度(42)

© 時間逆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