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樹師徒粉。

[金光]我在鉅子門下的日記

白露為霜的平行世界

※短篇、徒弟視角

※兩個都標,薛丁格的攻受(?)



=正文開始=


春天從樹梢裡悄悄抽出枝椏與花苞時,他又一次見到那個人了。

當初在道域裡面對他伸出援手,為他綢繆復仇計畫、又親眼見著他走向墨家的人--雁王。

雁王的出現毫無預兆,如同以往每一次相同。似乎你轉個身,他就在那裡了。他無所不在,宛如天光和影子永遠相依相連。

斷玉良才剛看見他出現,師尊便從屋子裡頭轉出來。

俏如來站在門口梧桐樹下的影子裡,雁王站在漫天陽光灑落中。而他站在兩人之間,在光影交界之處。


「師兄這麼有閒心。」

「師弟有閒,吾當然有閒。」

斷玉良左右看看,師尊與雁王的語氣不算太過溫善,然也不至針鋒相對的程度。於是他很快判斷出雁王也許真是來敘舊……雖然以他手上的情報,倆人之舊事實在不是可以坐下來喝杯茶好好說話的那種。但雁王當真就這樣跟著俏如來進屋去了。

似乎他們是約好的。

斷玉良立在屋外暗忖。初春的輕微寒意從他手臂上劃過,來自道域的年輕人抬頭看了一眼枝頭上的嫩綠嫩紅,邁步也跟著進屋了。


屋子裡只有兩間房,一間師尊的,一間他的。現在兩人的身影都沒看見,那想必是進到師尊房間了吧。斷玉良走到桌邊,伸手給自己倒了杯茶。茶用茶包泡成,而茶包是修儒前輩送來的,據說裡面混合了好幾味寧神藥材,不過至今他與師尊都喝不出來。

桌面和他剛才出去時同樣只擺有一隻茶壺和一隻杯子,亦即師尊沒有端茶請人家喝。……考慮到那個人是雁王,他確實也想像不出師尊請對方喝茶的理由和畫面。


自數年前離開道域之後他便跟在現任鉅子身邊學習,師尊待他相當溫和,即使偶爾的嚴厲也是為了他好。斷玉良一直很尊敬這樣的師尊,直到幾個月前他遇見雁王為止。

那日他如以往相同在書房裡寫策論,月上梢頭時屋外傳來一陣細微腳步聲,他出外觀察,結果被忽然從黑夜中出現的雁王一頓痛揍。

斷玉良還記得他儘管打起全身戒備,卻依然被斷雲石及那人的拳腳功夫耍得團團轉。

約一個時辰後他感覺熟悉的氣息靠近此處。他轉過身去--與此同時雁王也停手了--看見從不遠處慢慢踱過來的師尊。

俏如來白色的僧衣在月光下彷彿會發光似的。墨家鉅子金色的眼珠在徒弟和師兄之間游移一趟,輕飄飄掠過他倆之間進屋去了,雁王則是不言不語轉身離開,就像是他來的時候那樣突然。

於是斷玉良一下子就明白了。

……就是師尊讓雁王來痛扁、不,測試自己的。


俏如來房裡傳來什麼東西撞上門板的聲音,他毫無所動,逕自喝茶。

師尊與師伯的事情,他不想管了。



標題:[求助]老師在他房間裡打砲我聽得見要怎麼辦


昨天被滿滿的大雁刷得心滿意足,暫時只有這種嗑藥般的OOC寫得出來了:3 唉師兄弟真萌。

评论(13)
热度(35)
© 時間逆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