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魯魯米。

[金光]蝴蝶結

※現代同居養小孩系列(?)

※默/杏無差

梗來源是朋友的教授蝴蝶結髮飾

談戀愛從小抓起背景



=正文開始=


 上官鴻信和史精忠都還很小的時候,默蒼離在讀博士。第四個博士。

 那一年他做主收留上官鴻信兄妹,還是個嬰兒的上官妹妹睡在他隔壁,再隔壁是上官哥哥的房間,原本杏花君的睡房挪給了上官鴻信,他就搬來和自己睡。

 理論上來說,杏花君是醫生、默蒼離是博士生、上官鴻信是小學生,這個組合怎麼看都不會是醫生最悠哉,只是那時候杏花君因為某件醫療疏失正在自我放逐,每天在家掃地拖地、煮飯洗衣、外出買菜、投資股票,對比天天去尚賢宮文教學院虐待同事和學生的默蒼離,和也許根本不需要唸小學但也每天乖乖出門的上官鴻信,他待在家裡的時間多到令人髮指。

 所以,每天都很閒的杏花君把大量精力花在生活品味上。

 而默蒼離打從心底對他的品味不予置評、不敢苟同。尤其是某天當杏花君把手裡墨綠色花紋的蝴蝶結亮給同居人看的瞬間──「你看、這個是不是很可愛!」──他的不以為然終於上升到肉眼可見的狀態。


   小學生上官鴻信趴在他們旁邊的桌上寫數學作業,但不是學校的。學校作業他早就在杏花君車上寫完了,現在寫的是默蒼離另外給他的二元一次不等式題目卷。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小上官鴻信在心裡默唸守則,刷刷刷地把題目一一解開。


 「你讓我太失望了,杏花。」

 「嗯?不覺得很好看嗎?跟你的顏色很搭啊。」

 完全在裝傻的杏花君眼見對方被蠢到無法呼吸,便拿著那個綠色蝴蝶結放到默蒼離頭上比劃,像他在市場買豬肉時秤斤論兩一樣。不同於因為行醫所以保持短髮的杏花君,默蒼離教授的髮長及肩,而且隱隱有越來越長的趨勢。曾經有人問過他怎麼不剪,得到了因為時間寶貴、無法浪費在這種事情上的答案。

 默蒼離在外頭強悍是出了名的,雖然看上去只是文弱書生,但如果口辯能力是把槍,他已經該上通緝名單好幾輪,而且腳下屍橫遍野、血流成河了。但這樣子的默蒼離最後還是拗不過對方,只好在沙發上坐下,由著杏花君拿梳子在他頭髮上做文章。

 杏花君將那頭長髮梳順、挽起,用彈力繩紮了個馬尾,接著將髮圈綁上去,還喬了一下位置,讓蝴蝶結正面朝上。默蒼離在這整個過程中都低著頭滑平板,似乎已經放棄掙扎。


   二元一次不等式寫完了,然後是今天的日記。上官鴻信拿出上面有蠟筆太陽和蠟筆小花的日記本,開始記錄今日所見所聞。

 他在標示著「學校」的那一欄,將作業程度全都客氣抱怨過一遍,然後在「家庭」的那一欄裡寫上「跟平常一樣好」。


   墨綠色蝴蝶結底端還帶了個小裝飾,杏花君取來兩面鏡子,手法專業地一前一後擺放,讓同居人可以清晰看見自己頭上的髮飾。

 「你看,還不錯對吧?」

 馬尾紮起來後清爽多了,甚至還帶上返老還童的效果,以及冷漠度下降50%的buff。杏花君是挺滿意的,不過也只有他滿意。他的同居人沉默了整整十秒,覺得自己已經給足了面子後便動手把蝴蝶結拆下來了。

 「杏花,該煮飯了。已經五點半了。」

 「啊、哦。」


   從流理臺上的備料和炒菜傳出的香氣判斷,今晚吃的是宮保雞丁。

 小學生上官鴻信在日記本中「家庭」那欄補上晚餐菜色,然後合起來收進書包裡。蝴蝶結就擺在他手邊,他現在的監護人抱著平板坐在沙發上,幾乎是上官鴻信眼神剛從蝴蝶結移到自己身上的瞬間,他就立刻對上這孩子的視線。

 「呃、老師……」

 「你覺得杏花的品味怎麼樣?」

 上官鴻信愣住。

 然後他意識到這是此生以來最凶險的二選一。如果回答好,也許會得罪不喜歡蝴蝶結的老師;但如果回答不好,也還是會得罪喜歡著冥醫的老師。

 剛寫完作業的小孩子用了足足一分鐘來思考,然後小心翼翼地答道「老師喜歡比較重要。」

 接著默蒼離的評語就砸下來了「愚蠢。」

 「唔、」

 「把選擇權推給我只是在逃避問題,如果你連這個都理不清,那還不如別回答。」

 「……是。」

 唉,人生真艱難啊。




评论(21)
热度(113)

© 時間逆流 | Powered by LOFTER